第五百四十九章——内劲初成-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五百四十九章——内劲初成

    这要是平时,翟南是肯定不会这么做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满屋子人,都等着呢,这得怎么遮掩过去啊!

    翟南看着满怀期望的徐老,一脸热切的秦洪信,不置可否的秦堂,面带微笑的云阳道长。

    翟南知道,自己这一劫是躲不过去了。

    得,躲不过去,就躲不过去吧!

    最多疼俩小时而已,忍忍也就过去了。

    翟南眨了眨眼睛,随即拿过另一块砖头,缓缓放在桌子上。然后,翟南深呼了一口气,运力于指掌之间,然后猛地朝着砖头拍落了下去。

    而就在翟南手掌落下的那一刹那,翟南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似乎体内又迸发出了一股力量。就在手掌与转头接触的一瞬间,这股力量覆盖在了掌心之中,将他的手掌保护起来。

    不过还没等翟南摸清楚这股力量的来源,手掌就已经拍在了砖头上,砖头应声碎裂。而那股力量,又奇妙的消失了,仿佛从来都不做在一般。

    但最让翟南惊讶的,就是自己的手掌,居然一点也不疼。拍板砖的感觉,也就跟拍豆腐差不多。

    这时,秦洪信看着已经成碎渣的砖头,惊愕地看着翟南,不禁说道:“师傅,你功夫这么厉害啊!”

    翟南也是一脸错愕,看着徐老,问道:“师傅,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徐老看着翟南反倒一愣,“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翟南随即解释道:“以前开砖什么的,还会感觉有点疼,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感觉跟拍豆腐似的。”

    秦洪信担心地说道:“师傅,你不会是得偏瘫了吧?”

    翟南挥手道:“滚滚滚,你才偏瘫了呢,老子好着呢。”

    云阳道长则是笑道:“恭喜了,小南,你这是实力又精进了。”

    徐老显得有点紧张地问道:“是不是开砖的时候,感觉有一股奇妙的力量突然出现,保护了你的手掌。”

    翟南点了点头,“对,就这个感觉。”

    徐老笑道:“不到三十岁,就已经修出了内劲,估计整个江湖都没有这样的奇才了吧。”

    翟南听到这话,也是惊喜地说道:“师傅,你是说我炼出了内劲!”

    徐老点了点头,“错不了,只要修成内劲之后,便会有内劲护体。所以在你开砖的时候,才不会感到疼痛。”

    云阳道长则说道:“不过你内劲初成,尚不能收放自如。以后有人交手,切记手下留情,小心伤了人命。”

    翟南连连点头,“嗯,以后尽量都不动手!”

    徐老则说道:“这些日子,你也要勤快些,多多练功,争取早日控制好这股内劲。”

    翟南也是连忙答应着。

    秦洪信虽然不明所以,但是看徐老和云阳道长,也是猜得出,这内劲很厉害。

    秦洪信不禁说道:“师傅,你这个内劲,啥时候能教教我啊!”

    翟南说道:“以后教你练拳,你好好跟着学就行了,早晚会炼成的。”

    秦洪信忍不住问道:“那要多久才成啊!”

    云阳道长笑道:“一般拳师,少年练拳,四十岁有劲感,五十岁内劲初成,六十岁可称之为内劲高手。”

    徐老也是得意地说道:“小南天资卓绝,不到三十岁,就已经内劲初成。这份资质,老头子我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

    秦洪信暗暗咋舌,“少年练拳,五十岁才能内劲初成。我这岁数开始练拳,得多大岁数才能炼成啊!”

    云阳道长说道:“小秦资质还算不错,虽然年纪大了一点,只要调教得当,五十岁的时候并不是没有机会。”

    秦洪信听到这话,不禁砸吧砸吧嘴,说道:“跟师傅一比,我这跟一头猪没什么差别啊!”

    徐老笑道:“别跟你师傅比,跟他比咱们谁都没脸活着了。他呀,就是个怪胎,不能以常理论之。”

    秦洪信瞄着翟南,嘿嘿一笑,“怪胎!”

    翟南敲着桌子说道:“规矩,规矩,小心家法伺候!”

    众人看着这师徒俩闹着玩的样子,也是一时觉得好笑,都纷纷笑了出来。

    又是闲聊了一会儿,徐老爷子就开始赶人了。他要在青云观小住,翟南也不可能陪着,现在就只能开车回家了。

    不过等翟南,秦堂,秦洪信到了道观门口的时候,秦堂突然说道:“翟先生,不如跟我坐一辆车,我送您回去。”

    翟南还客气地说道:“不用了,我也开车过来的,自己回去就成了。”

    秦洪信闻言,一阵对翟南挤眉弄眼的,说道:“师傅,就跟我们一起吧。我让秘书把车给你开回去,你就多陪我待会儿。”

    翟南见状,知道这秦家父子总算是要说正事了,便点头说道:“那好吧。”

    其实翟南也挺佩服秦堂的,他过来找翟南,肯定是就是为了魔都地产的事儿。可刚才那么半天,就是一点没说。

    反而时不时地恭维翟南和徐老,云阳道长几人两句,完全一副配角的架势。

    不说其他,单是这份气度,就够翟南学习的了。

    等上了秦堂的车,翟南不禁再次感慨了一遍,“有钱真好啊!”

    之前翟南坐过最好的车,也不过时唐国勋接他去紫云山庄的那辆加长旗帜。而秦堂这辆车,翟南虽然不认识这么什么牌子,但也是一辆加长的车,内部的装饰也是低调奢华,简单大气。

    从外到内,都能把唐国勋的那辆加长旗帜,甩出几十条街。

    等到众人上车坐稳之后,秦堂又跟着翟南闲扯了两句,然后在转了个弯说道:“早就挺洪信说,翟先生是位神人,今天总算是开眼界了。”

    翟南连连摆手,“这可不敢当。”

    秦堂随即笑道:“听说,翟先生对于地产行业,也是颇有建树,不知道能不能也指点一二。”

    翟南闻言,就知道正题来了。但翟南也没有直说,而是笑着说道:“我这儿那算是什么建树,就是顺嘴胡说罢了。”

    秦堂则说道:“大家闲聊而已,我也想听听翟先生的意见。”

    翟南正要说话,秦洪信却在旁说道:“得了,得了,都是自己人,说话还绕什么圈子啊!师傅,我爸就想问你,魔都下只角和地标的事儿,你都跟他说说就完事了,省的我在这儿听着都闹心。”

    翟南和秦堂听到这话,不禁都相视一笑。

    翟南随即看向秦堂,问道:“秦先生信得过我吗?”

    秦堂眼神肯定,点头说道:“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