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家族传统-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56章 ——家族传统

    翟南拿着红包,还嫌弃钱少的时候,却看见刚才死在他隔壁的那位仁兄的手里,居然只有五块钱。

    翟南可是清楚地记得,刚才这哥们的演出也是十分抢镜,一口血浆喷的都快赶上喷泉了,居然才给五块钱。

    翟南左右看了看,几个演死人领红包的,也都是几块钱。

    翟南能分到一百,简直就可以说是巨款了。

    搞了半天,一百都已经是顶配的红包了,这群演也太不容易了。

    那这么说的话,当初演皇帝的时候,给我的红包,也是韩夏安排好的?

    说好了不吃软饭了,搞了半天,又被喂了一口。

    还让我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吞了下去。

    这臭娘们真是……心疼她老公啊!

    翟南想到这里,也是觉得心中一暖。自从他父母死后,基本上就是处于无人管理的散养状态。

    毕业后租房子,认识了房东大姐蒋暮云,才找回了一点家庭温暖。现在又遇上了韩夏,虽然结婚的事儿,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

    但是从目前来看,韩夏也不是那么冷酷的人,至少并不像表面那么冰冷。虽然有时候喜欢动手动脚的,不过俗话说得好,打是亲,骂是爱,爱的不够用脚踹嘛!

    虽然每次看见韩夏,都免不了腰疼,当然这不是肾虚,而是被掐的。但是翟南的心里,总是觉得美滋滋的。难怪有人说,恋爱就是两个人互相犯贱的过程。

    时不时地闹点小脾气,然后再哭爹喊娘,山盟海誓地来互相示爱。看的旁人掉了一地鸡皮疙瘩,两人还互相腻歪个没完。

    哪怕是块百炼钢,一谈上恋爱,也都变成绕指柔了。

    难怪王大壮总是说他和韩夏撒狗粮,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只不过这先结婚,后恋爱的事儿,却怎么想怎么别扭。

    翟南胡思乱想了一阵之后,也换好了衣服。将演戏赚来的一万零一,小心放好后,这才走出了更衣室。

    只见魏老师和张老师,也都换好了衣服,都在等着翟南,看样子还想仔细聊一聊翟南的唱法。

    不过翟南始终不是专业的,连个票友都算不上,也就是小时候听的多了,会哼唧两句而已。

    现在魏老师和张老师想要跟他详谈,翟南可就没有那么多的知识储备,跟他们俩人聊下去了。

    翟南看着两人,连忙笑道:“两位老师还没走呢?”

    魏老师笑着说道:“我们可都在等你呢。”

    “等我?”翟南故作不知的样子,问道:“等我干什么啊?我就是个临时演员。”

    张老师说道:“我对你的唱法挺感兴趣的,看你能不能跟我们去戏曲学校,再找几个扮小生的老师,咱们一起聊一聊。”

    翟南听了这话,也是一阵为难,“这……张老师,魏老师,不是我不愿意去。只是我之前答应了一个朋友,晚上还有点事儿呢。”

    魏老师想了想,说道:“既然你晚上还有事儿,我们也就不强求了。不过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到我们戏曲学校来。”

    “一定,一定。”

    翟南满口答应着,终于把两位老师给送走了。

    回头再去找张大胡子,只见他还在里里外外地忙活着呢。翟南这边的戏虽然完事儿了,但是前台的戏还没有完全结束。

    还有几个演员,还要安装血包,这可都是张大胡子的事儿了。

    而念念则是乖乖地坐在一旁,竟然津津有味地看着剧本。

    翟南见状,坐在了念念旁边,问道:“你认识字吗?就看剧本。”

    念念头也不抬,直接答道:“不认识啊!”

    翟南听到这话,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你不认识字,你看什么呢?”

    念念却答道:“装给我爸看的,他看见我在这儿坐着,他才能安心。”

    翟南听到念念这么说,也是为之动容,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居然还有这份心思。恐怕张大胡子也没有想到,原来一直在付出的,并不是只有他。

    翟南抱着念念,说道:“走,叔叔带你玩去吧。”

    念念抬头,看着翟南嘿嘿一笑,“你挨打没够啊?”

    翟南此刻真的很想吐血。

    这孩子说话怎么这么像韩夏,句句都是带着刀子的。

    翟南缓了口气,说道:“你放心吧。之前那个混球,现在还在医院呢。现在咱俩出去玩,没人敢动咱们了。”

    念念想了想之后,当即点了点头。

    翟南笑了笑,对着张大胡子,说道:“张哥,我先带着念念出去完了,等会儿你收工了,记得打电话。”

    张大胡子看是翟南说的这话,也是放心地点了点头。

    随后,翟南跟赵芊芊和孙导打了声招呼,便准备带着念念先走了。

    不过副导演去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要了翟南的联系方式,准备到后期录音的时候,在找他过来。

    翟南也没有多说废话,留下了电话,就带着念念离开了。

    不过对于影视城,翟南可没有念念这么熟悉。说是翟南带着念念玩,还不如说是念念带着翟南来玩了。

    一直到晚上六点多,张大胡子才终于收工了,两人约好了在影视城门口见面。

    等了十几分钟,才看见张大胡子远远地走了过来。

    念念看见张大胡子,便挣脱了翟南的怀抱,朝着张大胡子扑了过去。

    翟南笑着打了声招呼,也跟着走了过去。

    张大胡子抱着念念,对着翟南笑道:“让你久等了。本来说好就是白天的戏,没想到拍到这么晚。”

    翟南笑道:“我还嫌不够长呢,你再多拍会儿,我还能跟念念多玩会儿。”

    张大胡子闻言轻笑,“你可得了吧,她我还不知道。”说着,便刮了一下念念的小鼻子。

    念念轻哼一声,“才不是呢!”

    张大胡子宠溺地笑了笑,“好,你最乖好了吧。”说完,看向翟南,“走,哥们请你吃饭,想吃什么,任选。”

    翟南可不好意思,对着张大胡子这拖家带口的下手,便说道:“张哥,这边我也不熟,还是你领路吧。”

    张大胡子也是个豪爽之人,直接说道:“那成,就去街头的烧烤摊,他家我最熟了,肯定是货真价实的。”说着,三人便离开了影视城。

    到了烧烤店,张大胡子也是跟老板十分熟悉,不但给打了折,还给赠了两凉菜。

    不过翟南可不好意思让张大胡子花钱,借着尿遁的功夫,就先给老板压了五百块钱,顺道也把死人红包花了出去。

    老板也是知道张大胡子的情况,所以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就把钱收下了。

    这边烧烤还没上来,张大胡子就已经喝了大半瓶的啤酒。看见翟南回来,便笑着调侃道:“这怎么没开喝,就先去厕所了,是不是肾亏啊!”

    翟南先是一愣,随即就笑了出来。

    总算知道念念这句句带刀的习惯从哪儿来的了。

    敢情这是女承父业,人家的家族传统啊!

    就是没想到张大胡子,这个工作起来认真严肃的人,私底下也是个补刀小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