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张大胡子的家事-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57章 ——张大胡子的家事

    翟南坐回了座位上,笑着说道:“张哥,你看我龙精虎猛的样子,那里像是肾虚了。”

    张大胡子随手开了一瓶啤酒,说道:“不是肾虚就快喝,我这都快喝没一瓶了。”

    翟南眨了眨眼睛,只见桌子上现在就俩菜,一个五香毛豆,一个盐爆花生米。

    就这都能喝了快一瓶了,你这是把啤酒当凉白开了吧。

    翟南此刻似乎已经预料到,吃完这顿饭之后,自己绝对会死的很惨。就他这点酒量,跟张大胡子这种把啤酒当凉水喝的人一起吃饭,根本就是过来送人头的。

    张大胡子看翟南没动,便催促道:“你倒是喝啊!”

    翟南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干了一杯。随后,才说道:“张哥,你也少喝点吧。念念还在这儿呢,喝多了还怎么回家了。”

    张大胡子笑着摸了一下念念的小脑袋,说道:“没事儿,我家离着近,念念自己都能回去。再说了,我也不会喝多的。”

    翟南苦笑。

    你家离得近,我家离得远啊!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啊!

    翟南连忙扒了几个毛豆,塞进嘴里,边吃边说道:“嫂子呢,你喝多了,嫂子还不得收拾你。”

    张大胡子却叹了口气,说道:“不说她了,喝酒吧。”

    翟南为之一愣。

    看张大胡子的样子,似乎也是个夫妻生活不和谐的人,所以才不愿意提起他老婆来。

    这时候,烧烤店老板已经将烤好的肉串送了过来。

    只见这肉串肥瘦相间,肥肉还在滋滋冒油,瘦肉颜色金黄,火候恰到好处。吃上一口,香气四溢,瘦肉不柴,肥肉不腻,十分美味。

    两人就这么吃着,喝着,聊着,没多久的时间,翟南也逐渐有点迷糊了。张大胡子也是脸色发红,略显醉态。

    翟南看了一眼已经趴桌子上睡着的念念,不禁说道:“张哥,念念都已经困了,要不咱俩就喝到这儿吧。”

    张大胡子看了一眼念念,把外套裹在了念念的身上,随后说道:“没事儿的,念念早就习惯了。”

    翟南为难地说道:“都这时候了,还不回家,你就不怕嫂子着急啊。”

    张大胡子微微一怔,长长地叹了口气,沉吟许久,才缓缓说道:“其实念念他妈早就没了。”

    翟南喝得迷糊,还继续问道:“嗯,去哪儿了?”

    张大胡子苦笑道:“过世了,都已经两年多了。从那以后念念就一直跟着我混剧组,我们俩到哪儿,那儿就是我们俩的家。”

    翟南顿时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

    于是,翟南连忙说道:“张哥,我不知道……”

    张大胡子却摆手道:“没事儿,影视城的人大部分都知道,只是很少有人说起过。”

    翟南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念念一直在影视城里厮混,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疼爱念念,因为这个孩子太可怜了。

    而张大胡子虽然看起来,对念念似乎有些冷漠,一直对她放任不管。但实际上他比任何人都心疼念念,比任何人都了解念念更需要什么。

    念念需要的就是有个家,能够时时刻刻都看见他的爸爸。如果张大胡子真把念念送到了幼儿园,那才是真的对她残忍。

    现在的张大胡子虽然看上去很好,是剧组的道具老师。但实际上,他的工作不分昼夜,时常黑白颠倒,根本没有时间来照顾念念。

    所以他能做到的,就是把念念带在身边。就像张大胡子说的一样,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那才是他们的家。

    这就是他这个父亲对女儿的爱,看似冷漠,却又无比的深邃。

    正在翟南沉默的时候,张大胡子却笑道:“发什么呆,继续喝吧。”

    翟南也没说话,直接就干了一杯。

    只不过翟南一时冲动,这一口酒喝急了,顿时就觉得有些头晕。

    张大胡子见状,不禁笑道:“得了,看你这样也是喝不下去了,我去结账。”

    翟南虽然有些迷糊,但还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了。听到张大胡子说要去结账,翟南便喊道:“不用去了,我已经结完帐了。”

    张大胡子顿时扳起了脸,说道:“那怎么能行,都已经说好的,今天我请客。”

    翟南却说道:“张哥,你可别坑我。我可是用演死人的红包结的账,要是这钱花不出去,倒霉的可是我了。你要真想请客,下次!下次,我不演死人了,不着急花红包的钱了,肯定狠宰你一顿。”

    张大胡子也是不拘小节,只是笑了笑,说道:“那也行,不过下次你小子可别想再背着我结账了。”

    翟南点头道:“那是肯定的!”

    这时候烧烤摊的老板却走了过来,跟他们二人说道:“那这次呢?预付了五百,现在还剩下三百呢。”

    翟南直接说道:“当是预存了,下次不管我俩谁来,都可以用着钱。”说完,看了一眼念念,“还有她。”

    张大胡子却反对道:“这可不行,怎么能都用你的。”

    翟南当即呸了一口,说道:“你想得美,我是给念念的,你就是跟着借光的。”

    烧烤摊老板见状,当即说道:“那好,我给你记到账上。”

    翟南摇头,“不行,我不一定总过来,别记我账上。嗯……”说着,扭头看向还在熟睡的念念,“记在她的账上。”

    张大胡子见状一笑,“你这不是胡闹吗?”

    烧烤摊老板也是跟着笑了笑,直接说道:“成,那就记在念念的账上了。”

    张大胡子无奈地看了一眼烧烤老板,“这都行?”

    烧烤老板点头说道:“遇见喝多了的,他说什么你都得顺着他的来,要不然他就没完没了地跟你纠缠。反正大家都是朋友,记在谁的账上都一样,肯定不会亏了你们就是了。”

    张大胡子苦笑,“那成吧。你忙着,我先带人走了。”说着,便抱起了念念,又搀起了喝多了的翟南。

    张大胡子看着翟南,说道:“兄弟,你喝多了,要不然今晚去我家吧。”

    翟南却摆手道:“没事儿,我能回家,你别管我,先送念念回去。”

    张大胡子看着翟南的样子,也是不放心,便说道:“那我先送你上车,行吧。”

    翟南迷迷糊糊地说道:“不用,我自己行!”

    张大胡子苦笑,“你行什么行啊!”说着,便栏停了一辆出租车,把翟南塞了进去。

    好在翟南现在还没彻底迷糊过去,还能勉强地说出他家住在哪儿。

    那司机师傅看着翟南,也是不太情愿。不过张大胡子已经把翟南塞进车里了,他也是没办法。

    翟南在后面躺了一会儿之后,便猛地坐了起来,对司机说道:“司机师傅,你知道我看见你的时候,想到了什么吗?”

    司机不禁一愣,下意识地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翟南吐出一口酒气,说道:“我想到大海了。”

    “大海?”

    “嗯,我晕船,看见大海,就想……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