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偷吃要擦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五百八十一章——偷吃要擦嘴

    等翟南快把晚餐做好的时候,韩夏终于匆匆归来了。身上还是穿着那身演出服,显然是连妆都没卸,就直接回家了。

    一家人看见宛若仙女一般的韩夏,也都是惊艳不已,一个个都赞不绝口。

    宋静欢笑着说道:“姐,你好漂亮啊!真的就好像仙女似的,太美了!”

    宋宁则说道:“总说女神女神的,今天才见识到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女神!”

    韩夏姑妈大声笑道:“这也就是咱们家夏夏,这要是换了个人,谁还撑得起这身衣服啊!”

    韩母则说道:“累坏了吧,快点坐下歇会儿。”

    韩夏却笑道:“不累,我没事儿的,翟南呢?”

    众人闻言,都是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韩父则是缓缓摇头,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失落地苦笑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韩夏娇嗔道:“爸,你说什么呢!”

    韩夏舅妈笑着走了过来,说道:“小南还在厨房给你准备晚餐,你快点过去吧!”说着,就推拉着韩夏,把她推向了厨房的方向。

    王大壮这死孩子看着欲拒还迎的韩夏,忍不住说道:“两情若再长久时,必然一地狗血,满嘴狗粮啊!”

    王大壮此言一出,一家人都是一愣,纷纷无奈摇头,这孩子的脑回路,还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而韩夏压根就没听王大壮的话,而是悄然打开了厨房,正好看见翟南正在认真地烹制着晚餐。

    火爆的炒菜声音,掩盖住了韩夏进屋的声音。而韩夏也是一言不发,就那么悄然看着忙碌的翟南。

    在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说认真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现在的翟南,就是一个认真,而具有魅力的男人。

    他一丝不苟地烹制着锅内的菜肴,小心地控制着火候,不敢有丁点的马虎大意。

    等到翟南这一道菜做完了,装好盘之后,便大声说道:“做好喽!”说着,才转过身来。

    而就在翟南转过身的一刹那,正好看见堵在门口的韩夏,正脸色羞红地看着他。

    翟南第一个感觉,就是……擦,吓了老子一跳,这什么时候进来的。

    不过下一刻,翟南的脑海中,就只有两个字了,那就是‘好美!’

    韩夏看着翟南被自己吓了一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还是这么不着调,刚才还是那么认真,那么帅,一扭头就又跟个小孩似的。

    韩夏如此想着的时候,翟南已经冲了上来,一把揽住韩夏的腰肢,缓缓说道:“今晚,你好美!”

    韩夏娇羞地嗔怪道:“平时就不美吗?”

    翟南笑道:“也美,但是今晚特别的美,美的让人窒息。”

    韩夏闻言,脸色越加红润。而此刻两人近在咫尺,呼吸可闻,鼻息相交,空气中顿时蔓延起了暧昧旖旎。

    翟南情不自禁地用力抱住了韩夏,将她越来越近。而韩夏也没有反抗,似乎在等待着翟南的到来。

    此刻的一秒钟,仿佛被无限地延长了一般,每一秒都好像是一个世纪那么的漫长。

    翟南只觉得自己仿佛经过了几个世纪的等待,终于碰触到了一片温润,如兰草芬芳的气息,在他的唇齿间蔓延开来。

    而韩夏只觉得嘴唇上,好似印上了一株沉香,沉稳有力,又带着丝丝温度和点点芬芳。

    这个狭小的厨房,在这一瞬间,仿佛成为了两人的天堂一般,让人位置沉浸。

    可就在两人都享受着短暂的欢愉时,厨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欠揍的声音说道:“小南,菜做好了怎么不端!端!端!什么时候端都行啊!”

    翟南与韩夏顿时被吓了一跳,韩夏连忙推开翟南,而翟南则是咬牙切齿,愤恨地说道:“小叔!”

    而小叔韩锋早就跑没影了,这是非之地,再多留片刻,恐有性命之忧啊!

    韩夏则是低着头说道:“我帮你端出去!”

    翟南连忙说道:“不用了,你出去等着吃就好了,我自己就行。”说着,就把韩夏喊了出去。

    韩夏则是满脸娇羞,一直不敢抬头,就这么任由翟南把她推出了厨房。

    翟南也连忙端起了刚做好的菜,立刻端出了厨房。不过他刚走出厨房的是,只见一家人都坐在餐厅,一个个坏笑地看着他。

    翟南瞄了一眼小叔韩锋,肯定是这个老不正经的,又把刚才的事儿说出去了。

    翟南想到此处,不禁偷偷地瞪了他一眼,可小叔韩锋却做了一个无辜的手势。

    等到翟南把菜都端上来了,坐在了餐桌旁,一家人还是满脸古怪地看着他。

    翟南疑惑地说道:“吃饭啊!都看着我干嘛啊!我脸上又画吗?”

    宋静点头说道:“嗯,有画,这画就叫做天使的吻痕!”

    翟南顿时一愣,韩夏也是一怔,随即看向翟南,顿时脸色变得更红了。

    翟南则是皱眉,“什么意思?”

    小叔韩锋在旁递上了餐巾纸,说道:“小子,这可不是我爆料,你偷吃不擦嘴,这属于自爆啊!”

    翟南顿时一愣,连忙把纸巾印在了嘴唇上。再看看纸巾上,果然有一道红色的口红印记。

    这下连翟南这个厚脸皮,也是觉得脸上一阵发烫了。

    韩父见状,随即说道:“好了,好了,不要闹了,快点吃饭了!夏夏都忙了一天了,还等着休息呢。”

    王大壮这死孩子居然嘿嘿一笑,说道:“我看姐夫可没有想休息的意思!”

    王大壮此言一出,翟南差点没被噎死。韩夏姑妈也是格外地尴尬,抓着王大壮捶打了一番,说道:“你个死小子,乱说什么啊!大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地方!”

    王大壮居然还一脸无辜的样子,说道:“我就是说实话嘛!”

    韩夏姑妈怒道:“说个屁实话!你个小毛孩子懂什么!吃饭,不许说话!”

    韩父见状,便呵斥道:“好了,别说大壮了,童言无忌,吃饭吧!”

    小叔韩锋在旁边,笑呵呵地说道:“我哥这是真着急抱孙子了!”

    翟南在旁听到这话,顿时就跟受了内伤似的,分分钟都想要吐血三升啊!

    都说外甥像舅,今儿算是真见识到了。

    王大壮这熊孩子,也都是跟小叔韩锋学坏的。

    翟南看着两人,也知道是自己该出手的时候了,咱也不能总让他们欺负者不是!

    翟南随即说道:“来,我敬小叔一杯,祝小叔早日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女朋友,成家立业,为韩家传宗接代啊!”

    韩父随即说道:“是啊!小锋,你也差不多该找一个了!”

    韩母:“小锋年纪也不小了!”

    韩夏姑妈:“在过年了能不能生都不知道了!”

    韩夏姑父:“也是时候该收收心了。”

    韩夏舅舅:“成家立业都是早晚的事儿,也试试该办了。”

    韩夏舅妈:“我们单位就有个女老师,我看挺不错的。”

    小叔韩锋顿时一瞪眼,仿佛在跟翟南说:“你小子够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