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你就是个老污婆!-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63章 ——你就是个老污婆!

    蒋暮云瞄了一眼翟南,又问道:“不是很熟是什么意思?你是怎么跟他来的?”

    念念敢要说话,翟南便立马抢着说道:“云姐,你别听她胡说了。事情是这样的,他爸要去外地工作,所以就让她暂时住在我这儿。等她爸回来,我就得把她送回去了。”

    翟南一口气说完了这么多话,也是累得够呛。

    可蒋暮云却瞪了一眼,说道:“谁问你了!”说完,又看向念念,“小妹妹,他说的对吗?”

    念念微微点头,说道:“差不多吧。不过我爸让他好好照顾我,他却不给我饭吃。”

    蒋暮云顿时瞪了翟南一眼,质问道:“不给饭吃?”

    翟南欲哭无泪,“她还不给我菜吃呢。”

    念念却接话道:“你在车上说的,蛋炒饭是你的晚饭,不让我跟你抢。我现在不跟你抢了,你却反过来跟我抢。”

    话说到这儿,蒋暮云也总算是把事情捋清楚了。应该就是像翟南说的一样,这孩子就是过来暂住几天的。

    只是这孩子太机灵了,竟然把她和翟南都耍的团团转。

    蒋暮云看了看念念,又问道:“小妹妹,你妈妈呢?”

    翟南听到这话,顿时轻咳了一声,对念念说道:“念念,去给你爸打个电话,跟他报个平安。”

    念念竟然出奇地没有反驳,而是乖乖地拿着手机,走到了远处,给张大胡子打电话去了。

    蒋暮云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便对翟南低声问道:“什么情况?”

    翟南也是小声地回答道:“这孩子她妈妈早就过世了,现在跟他爸爸一起生活。不过你别把她当一般小孩,她可聪明着呢。”

    蒋暮云点了点头,说道:“看得出来。对了,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翟南答道:“张念,你叫她念念就行。”

    这时候,念念正拿着手机,跟张大胡子说道:“对,就是那个阿姨给翟南做的饭。”

    “那个阿姨挺漂亮的,跟着翟南有点可惜了。不过他俩愿意,我也懒得去管。”

    “行,我知道了,多帮翟南说点好话。”

    “嗯,放心吧,晚安。”

    聊完之后,念念便转身走了回来。

    与此同时,翟南和蒋暮云听着念念的话,也是脸色阵阵发红。

    蒋暮云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对着念念问道:“念念,你误会我和翟南的关系了,我们俩不是你想的那样。”

    念念夹了一口香菇,含糊地说道“我知道。”

    听到了念念这话,翟南和蒋暮云竟然都莫名地松了口气。

    可是当念念吃完了香菇之后,却继续说道:“不过翟南也挺好的。虽然人长得丑了一点,邋遢了一点,笨了一点,穷了一点,脾气也大了一点之外,都挺好的。”

    翟南哭笑不得地说道:“你这是夸我那么?”

    念念一脸认真地说道:“我已经尽力了。”

    蒋暮云则是掩口轻笑,看着念念更是喜爱至极。本来看着念念这么一个瓷娃娃似的小姑娘,就觉得惹人喜爱。现在知道了念念的身世,顿时就有点母爱爆发了。

    蒋暮云看着念念用筷子别扭,便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说道:“来,阿姨喂你,想吃那个告诉阿姨。”

    念念也不怕生,被蒋暮云抱在怀中,也没有丝毫的抵触,反而指挥着蒋暮云给她加菜。

    翟南看在眼中,又是一阵羡慕嫉妒恨。

    等到念念吃饱了,蒋暮云有悉心地给她擦了擦嘴。随后,说道:“念念,等会儿到阿姨那屋去睡呗?”

    念念扭头看了一眼翟南,又看了看翟南那张从来没有叠过的被子,点头说道:“好!”

    翟南沉着脸,说道:“这么快就叛变了。真是太没节操了。”

    不等念念说话,蒋暮云就拍了翟南一巴掌,说道:“少废话。你看你这屋,那是人住的。”

    翟南撇嘴道:“我不是人吗?”

    蒋暮云直接说道:“你是半鬼半人,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想照顾人家的孩子。我看着都不放心,念念以后就跟我住了。”

    念念轻声一笑,趴在蒋暮云的身上,各种卖萌示好。

    翟南看着念念趴在蒋暮云的胸口,各种蹭啊蹭啊蹭的,看的翟南恨不得……恨不得再多看会儿。

    这时,蒋暮云抱着念念,说道:“走,去阿姨那边,先给你洗个澡,然后咱们一起睡觉了。”

    翟南则是望眼欲穿,但却只能在心里默默念道:“我也想去啊!”

    目送着两人离开之后,翟南便化悲愤为食量,风卷残云地把剩下的菜全都给吃了。

    随便刷了刷牙,便脱光了衣服,准备上床睡觉了。

    可就当他刚躺在床上,还没来得及关灯的时候,门却突然打开了。

    蒋暮云站在门口,顿时一愣。

    翟南也是一惊,立马用被子裹紧了自己,略显惊慌地问道:“你干什么?”

    蒋暮云看着翟南紧张的样子,轻笑一声,“害羞什么,又不是没见过。”

    翟南咧嘴,“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别调戏我。”

    蒋暮云哼了一声,说道:“我过来就是问你,念念在哪儿上幼儿园。刚才我问她,她还不告诉我,说什么她从来就没上过学。”

    翟南点头说道:“她没骗你,是真的没上过幼儿园,一直跟着她爸在影视城瞎混来着。”

    蒋暮云皱着眉头,说道:“这不是胡闹吗?明天我就把她送到胡同口的幼儿园去。”

    翟南微微一怔,随即说道:“你要送她去幼儿园也不是不行,不过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你可得承担后果。”

    蒋暮云轻哼一声,“放心吧。谁要是敢欺负念念,我……我不打小孩,专揍家长。”

    翟南咧嘴一笑,“您自求多福吧。我可是警告过你了。”

    蒋暮云也没有多想,便关门离开了。

    翟南看着蒋暮云走了,便立马下床,想把门给锁上,防着蒋暮云再进来。

    可是翟南刚下床走了两步,房门竟然有一次打开了。

    蒋暮云再次出门在了门口,看着只穿着内裤的翟南,也是一愣。

    翟南更是吓了一跳,立马捂着要害,几乎嘶吼着喊道:“你还来干嘛啊!”

    蒋暮云却无所谓地说道:“又不是第一次了,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就是过来拿念念的换洗衣服。”说着,便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直接拿起了念念的粉红色背包。

    翟南无比尴尬地站在原地,躲回床上也不是,站在原地也不是,只能催促道:“你老还有什么事儿,一次全办完了好不好?”

    蒋暮云背着背包,摆手道:“没事儿了,没事儿了,你抓紧时间睡觉吧。大晚上的,就别遛鸟了。”说完,就关门走了。

    翟南却站在房间里,哭喊道:“你就是个老污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