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辕门射戟【加更在此】-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69章 ——辕门射戟【加更在此】

    “好个屁!”

    翟南闻言,顿时一愣。

    这老爷子什么情况,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刚还配合我呢,怎么转眼就开骂?

    旁边魏金良也是一愣,随即问道:“徐老,这有什么问题吗?”

    徐老朝着翟南看来,“你小子就会这一段呀?怎么翻来覆去地唱,敢不敢换一段!”

    翟南听了这话,也就只能苦笑了。

    他的确是会的不多,这段还是小时候他爷爷听广播,他顺便听了一耳朵。

    要说别的嘛!

    别的也有,可就只是会几句而已,根本唱不下来。

    所以翟南才一直不敢跟这些专业京剧艺人照面,就是把被一下子打回原形。

    翟南无奈地挠挠头,说道:“徐老,我也是半吊子水平,就是小时候跟公园晨练的大爷学过两天,你让我再想想。”

    徐老骤起眉头,问道:“你说的晨练老头都交给你什么了?”

    翟南想了想,瞎编道:“什么都有,东一下,西一下的,全看他心情。”

    徐老叹了口气,问道:“八大锤会吗?”

    翟南摇头。

    “奇双会呢?”

    翟南又是摇头。

    “四郎探母,罗成叫关,辕门射戟?你说你会哪个?”

    翟南想了想说道:“都会,但是都唱不全,最多一两段而已。”

    徐老嗯了一声,说道:“那就辕门射戟吧。”

    翟南回忆了一下,把脑海之中辕门射戟的选段想了想,便清了清嗓子,随即开始唱道:“哪里是腹中无酒量,分明有事在心旁。一个好似出山虎,一个好似奎木狼。二人相争阵头上,狼必受伤虎必遭殃。方天戟搭至在辕门上。”

    翟南唱到这里,徐老突然轻咦了一声。

    翟南微微一愣,便停了下来。

    徐老看着翟南,说道:“你这小子原来真的没学过!”

    翟南听到这话,也是微微一惊。

    他这段一样是用大嗓唱的,只不过吕布的大嗓唱法,他却没有听过。所以只能依靠自己歌神级的嗓子,用大嗓唱了出来。

    虽然唱腔依旧很好,但是有些细微的地方,还是有些不足。对于外行而言,自然听不出来其中的问题,甚至已经京剧艺人也是难以分辨。

    但是徐老可是京剧界的活字典,一对耳朵可灵着呢。就连魏金良都没发现的问题,却被徐老给听出来了。

    翟南嘿嘿一笑,说道:“我本来没学过,之前也都是跟公园晨练大爷学的,都是一知半解。”

    翟南这话说完,马导演突然插话道:“徐老,你这也看到了,不是我不……”

    不等马导演说完,徐老便打断了他的话,直接说道:“不是没有机会。翟南的嗓子不错,我看大小嗓都没问题,只是有些地方需要微调一下。三天吧,跟我调整三天,把几个细微的地方修改过来,就可以上台了。”

    翟南听到这话都愣了,学三天京剧就敢上台,这跟谁说,谁都不能信啊。

    马导演也跟吃了苍蝇似的,一脸的猪肝色,沉默了半晌说道:“徐老,你这也太为难我了。”

    徐老却说道:“你别跟我打官腔。一般晚会上的都是京剧联唱,一个演员多说也就一分多钟,你给他留三十秒就成了。”

    马导演一脸为难,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翟南也是觉得尴尬,便说道:“徐老,我也不是专业的京剧艺人,我看实在不行,就算了吧。”

    徐老却摆手道:“这怎么能行!我让你上台,又不是要捧你,而是捧大嗓小生。现在京剧圈的认知太狭隘了,将老一辈的技艺也都丢的差不多了。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一个,我可不能就让这门断了。”

    听到徐老这话,翟南也不敢多说什么了。毕竟老爷子都八十了,要是那句话不顺气了,再气出个好歹来,那可就不好收场了。

    而京城卫视的马导演估计也是这个心思,现在整个京剧圈就这么一个老太爷了。虽说徐老现在还能唱,但是这把年纪,谁又能说的准了。

    马导演沉默片刻,说道:“成,我再给挤出一分钟的时间。不过徐老,您答应我的事儿,可千万别忘了。”

    徐老摆手道:“放心吧,到时候我压阵,绝对出不了大问题。”

    “那成。”马导演点了点头,说道:“等到彩排的时候,我再派人来接您。”

    徐老却说道:“我又不是老的走不动道了,到时候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

    马导演也没有反驳,随后跟翟南要了电话号,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等到马导演走了之后,徐老才对翟南问道:“小子,你说你这个大嗓小生,是跟公园晨练的大爷学的,你知道那人叫什么吗?”

    翟南微微一愣。

    我哪儿知道晨练大爷叫什么,都是我瞎掰的。

    这个世界的大嗓小生早就断了传承,也就您老人家还记着这事儿。

    回顾前世记忆,大嗓小生的流派之中,最为杰出的便是麟派小生的创始人周信芳先生。

    想到这里,翟南便瞎掰道:“我记得他好像跟我说过,他姓周,是个南方人。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其实我跟他也不是太熟。就是偶然遇到了,说我适合学他的唱腔,我就跟他混了几个月,后来上学太忙了,就没再去过。”

    徐老爷子听到这里,便叹了口气,说道:“那真是可惜了。对了,你说的公园是哪个?”

    翟南听到这话,就有点发懵了。

    这老爷子不会是当真事儿了吧?

    八十多岁了还想来把穿越?

    翟南摇了摇头,说道:“徐老,您也别想了。我认识周老爷子那年,他都八十多了,而我才上初中。您现在就算去找他,估计也找不到了。”

    徐老听了这话,又是一声叹息,“可惜,真是可惜。”

    魏金良见状,连忙说道:“太爷,您也别可惜了。现在不是还有翟南嘛,这门也不算是断了。”

    徐老看了看翟南,却摇头叹道:“有的练了!”

    哎,您这什么态度,刚才还不是说三天就行了吗?

    敢情你都是忽悠人家马导演呢?

    不对,你这是忽悠我啊。

    翟南只好试探着问道:“真有那么差吗?”

    徐老悠悠地说道:“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你跟真正的京剧艺人差远了!过来,先跟我进屋吧。”说着,便带着翟南和魏金良,进了厢房里。

    这厢房已经被徐老改造成了练功房,房间里还有一个留声机。

    徐老拿出一张胶片,放在了留声机上,随后才说道:“听好了,这才是真正的大嗓小生。”

    只听这留声机中播放的,正是辕门射戟这场戏。小生的唱腔清亮挺拔,又不失婉转细腻,刚中有柔,的确要胜过翟南许多倍。

    翟南听了两句,便忍不住说了一句,“牛!”

    没错,我就是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