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第719章 ——是条小鱼【一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719.第719章 ——是条小鱼【一更】

    翟南听到此处,也是再也听不下去了。这俩小丫头在说一会儿,自己肯定要被送到神经病院了。

    翟南直接推门,探出头问道:“嘿,你俩小丫头回来了不去休息,在我屋外蹲什么墙根啊!”

    翟南突然出现,顿时把这俩小姑娘下了个跳。她俩也真是双胞胎,心有灵犀,直接全都坐地上了。

    宋静随即说道:“姐夫,你吓死我了!”

    翟南沉着脸,“叫表哥!等会儿院里人就都回来了!”

    宋宁则说道:“表哥,你知道你刚才怎么了吗?”

    翟南装作不知地说道:“刚才……睡觉啊!就是做了个噩梦,就被吓醒了,想出来透口气,就看见你们俩了!”

    宋静闻言,立刻拽着宋宁的袖口,“姐姐姐姐,你看我说的吧!姐夫,不是,表哥这是鬼压床啊!”

    宋宁脸色有点难看,“表哥,你说真的?”

    翟南重重地点头,说道:“梦里可吓死我了,我看见了一个,不,是两个!两个调皮鬼,在我窗口趴着呢。”

    翟南此言一出,宁静姐妹便是一愣。

    宋静随即娇嗔道:“啊,表哥,你耍我们!”

    宋宁也是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表哥,你刚才到底怎么了。我们看你坐在床上,对着空气比划了半天,真的好吓人啊!”

    翟南笑道:“我是练功呢。”

    “练功?”宋静皱眉,“你还会功夫?”

    翟南点头说道:“你们表哥我,可是武学宗师,厉害的不得了。”说着,还比划了两下。

    宋静撇嘴道:“哪有在床上练功的武学宗师啊!”

    翟南轻哼一声,“我不是受伤了吗?腿脚不方便,不信你们看!”说着,往上一拉短裤,就露出了腿上的伤口。

    宋静皱眉道:“伤口也不是很深嘛,看样子也不是很严重啊!”

    宋宁则说道:“不过看起来伤口挺长的。”

    翟南皱眉,疑惑地低头一看。原本还是鲜红色的伤口,现在已经变成了暗红色,上面也都是发白的结痂了。

    看这样子,根本不像是早上受的伤,看上去就像是快好恢复好了的伤口一样。

    翟南也是一愣,没想到冰肌玉骨膏的效果这么好,这才多久的时间,这伤口都快要好了。

    翟南伸了伸腿,随即说道:“你看看,多练功还是有好处的吧,瞧我这恢复的多快!”

    翟南正说的时候,院门口张哥正好回来,看见正在跟宁静姐妹扯皮的翟南,当即一愣,“小南!”

    翟南闻言,抬头说道:“张哥,今儿个回来的挺早啊!”

    张哥摆手道:“不是,你不是出车祸了吗?我这刚才还打电话跟你嫂子商量,等会儿要去医院看你呢。你这怎么就回来了?你这能行吗?没说在医院住一宿,别出什么事儿啊!”

    翟南连忙挥手说道:“张哥,不用担心我,我这就是擦伤,没什么大事儿。不信你看看,我这都快好了。”

    张哥闻言上前,看了看翟南身上。倒是不少小伤口,但看样子也都快好了。

    张哥不禁笑道:“还是年轻好,恢复的快啊!我上个星期摔了一下,就擦破了点皮,到现在还没好呢。”

    翟南随即说道:“张哥,我这有药,大夫给我配的,专门治疗外伤的,效果可好了。你等会儿,我给你拿去。”

    张哥则说道:“不用了,我这也都快好了。”

    翟南却说道:“没事儿,我这一大瓶呢。这外国进口的特效药,好得快。”说着,就进屋了。

    不过翟南进屋之后,一转身就拿出了冰肌玉骨膏,便转身回来了。给张哥擦了点之后,张哥也是一愣,随即说道:“这外国药还真厉害,抹一点就清清凉凉的,感觉也没那么疼了。”

    正说话的功夫,院里的其他人也都回来了。全都围着翟南一圈,给翟南全身上下瞧了个遍,确认没事儿之后,这才放开了翟南。

    张嫂则说道:“你这虽然没受什么大伤,不过也得好好补补。等会儿嫂子去菜市场,给你买只小母鸡炖汤,给你好好补补。”

    翟南连连摆手,“不用,不用!”

    这边还没说完,孙嫂也说道:“我去给你买几个猪蹄,我们单位的人说了,有那个什么蛋,能让伤口愈合的快点。”

    翟南连忙推辞,但却是盛情难去。

    说话间,院里的人都围着翟南忙碌了起来。虽然都不是一家人,但是相处的却比一家人还要亲近。

    就在众人都忙碌着的时候,蒋暮雪也终于回来了。

    蒋暮雪看着翟南,不禁笑道:“我就知道你一点事儿都没有。”

    翟南挑眉,“你还会算命啊!”

    蒋暮雪摇头说道:“算命我到不会,不过常听人说祸害活千年。我就知道你肯定没事儿。”

    翟南闻言,顿时脸色一沉。

    宋静则笑道:“小雪姐姐说的没错!表哥就是个祸害!”

    翟南摇头,“女生外向啊!”

    蒋暮雪也是笑了笑,便回到她的房间,先把衣服换了。然后又到了翟南这边,说道:“翟南,你过来一下,有点事要跟你说。”

    翟南微微一怔,但也跟了过来。

    到了屋里之后,翟南直接问道:“到底什么事儿?”

    蒋暮雪叹了口气,说道:“我听同事们说,那个宋翔可能要不行了。”

    翟南撇嘴,“他比我更是个祸害,肯定死不了。”

    蒋暮雪却摆手道:“他情况很严重,医生说就算救回来,可能也是个植物人。”

    “植物人!”翟南顿时一愣,“他成植物人了,案子怎么办?”

    蒋暮雪叹气道:“那就难办了!”

    翟南苦着脸说:“这下可就惨了,我还等着他澄清事实,给我洗白呢。”

    蒋暮雪却说道:“翟南,我觉得宋翔跟洗钱案没有关系。他可能只是因为其他的事情,所以才找你麻烦。宋翔这个人,我们也调查过,他虽然犯过诈骗罪。但是洗钱案牵涉很大,根本不是他这个层次能做到的。所以我觉得洗钱案另有真凶,但肯定不是宋翔。”

    翟南闻言,双眼精光一闪,“这么说我还是有机会翻身的!”

    蒋暮雪为难地摇头说道:“很渺茫,现在只要是个人,都看得出你们的钓鱼计划。结果捞到了宋翔这条小鱼,洗钱案的大鱼,肯定会更加小心的。所以你想洗白,恐怕还要再等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