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第730章 ——审讯白鸿飞【二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730.第730章 ——审讯白鸿飞【二更】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警方便把白鸿飞抓捕归案。

    当白鸿飞被带进警局的一刹那,翟南也和李文化正好走出接待室,正好看见白鸿飞被押进来的一幕。

    白鸿飞看着翟南,当即便是目疵欲裂,大声嘶嚎道:“你为什么没死!我要杀了你!”说着,便想要冲向翟南。

    而押解白鸿飞的警察,也是毫不客气,直接照着白鸿飞腿弯就是一脚,直接放到了白鸿飞。

    “老实点!”

    “到了警局还敢动手,你还真是胆儿大啊!”

    “当我们都是空气吗?”

    “真是能作死啊!”

    在几个警察的押解下,白鸿飞虽然还在嘶声怒吼,但却已经被关押了起来。

    经侦队长精神抖索,看着翟南说道:“抓捕很成功,几乎可以说毫不费力,他根本不知道夜鹰失手的事儿,居然还在家看新闻呢。”

    其实经侦队长不知道,白鸿飞是在找翟南被杀的新闻。只可惜找了一天,也没有找到任何相关新闻,直到警察过来敲门。

    翟南也是略显激动地问道:“队长,能让我在监控室看看审讯情况吗?”

    经侦队长有些犹豫地说道:“一会儿还会有大领导过来,这恐怕……”

    正说到这儿的时候,宋定国还有王副局就一起过来了。

    宋定国直接说道:“没问题,小南也是事主,在监控室看看无所谓的。”

    王副局微微一愣,随即也跟着说道:“没事儿,就是看一眼,别插话就好了。”

    翟南看见宋定国,便连忙上前,跟宋定国还有王副局打了声招呼。

    宋定国笑道:“听说审问王信,你也出力不小啊!”

    翟南笑了笑,说道:“凑巧了。”

    王副局则激动地说道:“这可是牵扯出一个大案啊!要是能打掉这个杀手组织,我肯定给你颁一个好市民奖!”

    翟南笑了笑,“好市民奖就不需要了,能还我清白就好。”

    宋定国笑道:“抓到了白鸿飞,肯定就能了结了洗钱案。毕竟也就只有白家,有这个实力了。如果不是他的话,我真想不到还能有谁可以做到了。”

    这时,经侦队长走了过来,说道:“领导,都安排好了,几位现在过去吗?”

    宋定国点头说道:“走,现在过去看看。”说着,几人就到了监控室。

    而经侦队长亲自上阵,开始审问白鸿飞。

    此刻的白鸿飞被戴上手铐,就像只斗败了的公鸡,瘫坐在椅子上。

    经侦队长落座之后,按照程序问道:“姓名,年龄,性别!”

    白鸿飞抬眼看了看经侦队长,寒声说道:“你瞎啊!不知道我是谁,还特么敢抓我!”

    经侦队长也不客气,直接说道:“白鸿飞,你最好合作点,我们已经掌握了你买凶杀人的证据。跟你合作的王信,已经被我们抓到了。他的手里有你完整的买凶记录,通过这些记录,就直接可以给你判刑了。现在跟你说这些,也不过是走个程序罢了。既然你这么不配合,那就等着判刑好了。”说完,经侦队长就有要直接走的意思。

    白鸿飞顿时一阵哆嗦,连忙抬头看向经侦队长,问道:“我会被判多久?”

    经侦队长冷哼一声,“跟国际杀手组织合作,你还想着判多久?知不知道谋杀的最高量刑是死刑?还判多久,真是天真!”说完,已经站起身来了。

    白鸿飞听到这话,顿时如遭雷击,全身上下,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而跟着经侦队长一起进去做笔录的老警察,则一把拉住经侦队长,说道:“队长,别着急啊!这孩子还这么年轻,要是直接判了死刑就可惜了。还是再给他个机会吧。”

    经侦队长翻手说道:“给什么机会,这么不配合,我还管他干什么!”

    白鸿飞闻言,当即问道:“我要是配合你们的话,可以给我减刑吗?”

    老警察说道:“你别这么害怕,现在翟南没事儿,你要是足够合作的话,未必就一定会被判死刑。有些案子里,雇主也就被判了四五年而已。”

    白鸿飞听到这话,连连点头说道:“我配合,我配合,千万别判我死刑啊!”

    经侦队长皱眉说道:“真是麻烦!”说着,又坐了回去,“说说吧,你跟翟南是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要买凶杀人!”

    白鸿飞也是被吓怕了,当即就从最开始他偷窥陈颖儿,被翟南发现开始说了起来。

    翟南在监控室,听着白鸿飞的话,也是满脸的惊骇之色。没想到白鸿飞的气量如此狭小,居然从那时候就开始怀恨在心。

    要不是翟南给了他一片霉运乌云,估计白鸿飞早就已经动手了。

    而白鸿飞虽然把自己跟翟南的过节全都交代了,但是关于他大爷爷帮他布局的事儿,却是只字未提。

    他现在虽然怕的要死,但却不是个傻瓜。他知道只要他大爷爷在外面,就有机会帮他出来。可要是连他大爷爷都供了出来,那他们白家可就彻底完了。

    白鸿飞虽然没有说,但是这满屋子的警察,可都不是傻瓜。从白鸿飞的证词来看,明显出现了两个空白期。

    以白鸿飞这种睚眦必报的个性,肯定不会沉得住气,只要有机会肯定就会对翟南出手的。

    第一个空白期,就是白鸿飞第一次受伤。但是出院之后,白鸿飞没有立刻报复翟南,而是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

    然后便出现了金赞奖黑幕,在这之后,白鸿飞出了车祸,出现了第二次空白期。而这段空白期,虽然也是白鸿飞受伤,但是伤愈之后,也沉寂了很久,才对翟南买凶杀人的。

    从白鸿飞的性格角度来看,他不可能隐忍这么久的时间,除非是有人在压制他。如果把这件事儿,跟洗钱案结合在一起的话。

    事情就会变得明了一些,一定是有人在这段时间压制白鸿飞,不让他用那些小手段。而这个人则是从大局上,想要一举挫败翟南。很显然这个人已经成功了,翟南已经被封杀,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如果不是白鸿飞自作主张,买凶杀人的话,恐怕谁都不会查到这件事儿。

    只是现在白鸿飞避重就轻,就是不说这个人,也不提洗钱案的事儿,这就让人很难办了。

    而一直在监控室看着审讯的翟南,真是恨不得能再有一个诚实豆沙包,直接塞进白鸿飞的嘴里去。

    只可惜,翟南觉得这东西没大用,就没有购买商城权限。而唯一一个诚实豆沙包,也给王信吃了。

    虽然找到了幕后的黑手,却没能钓到后面的大鳄。

    就在翟南忍不住叹气的时候,突然一个警察闯了进来,紧促地说道:“局长,白家的白老爷子亲自过来了,还带了一个律师团队,要立刻就见白鸿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