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4.第744章 ——装不知道【六更结束】-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744.第744章 ——装不知道【六更结束】

    三天之后,又是《那兔》在华视播出的时间。尽管大家都觉得《那兔》很可能会被禁播,但是却依旧有无数的人,守在电视机前,期待着《那兔》能如约播出。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电视上还在播放着广告,不少人都已经是发出了一声长叹。

    “爷爷,今天《那兔》可能不播了。”

    “怎么不播了,这么好的动画片?”

    “因为……唉!”

    ……

    “爸,你还是看球赛吧!”

    “看什么球赛啊!今天《那兔》播出,你是不是傻了!”

    “今天《那兔》可能播不了了。”

    “播不了了,为什么?”

    “因为……唉!”

    ……

    “老公,你带着孩子出去玩吧!”

    “出去干什么?我还等着看《那兔》呢,难得有一部动画,我喜欢,儿子也喜欢的。”

    “对,我要跟爸爸一起看动画片!”

    “今天《那兔》可能播不了了。”

    “不播了?什么意思?”

    “因为……唉!”

    在无数个家庭里,想起了无数声叹息。

    这样好的一部动画,这样一部让所有华国人都会产生情感共鸣的动画,居然不能播出了。

    这对今天所有守候在电视机前的观众来说,都是最遗憾的事情。

    而《那兔》没能播出的原因,却又无从解释,最后却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可就在这一声叹息结束之后,电视机上,那熟悉的画面,却意外地出现了。那外形可爱,却又满心热血的小兔子,竟然再次出现在了电视机里。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是愣了一下,随后便对华视挑起了大拇指。

    “华视牛掰啊!这是要硬刚广电啊!”

    “不愧是华视,果然够硬气!”

    “这华视是打算力挺翟老师了!”

    “有魄力,我喜欢!”

    “看来敢跟广电硬刚的,也就只能是华视了。”

    “居然这么给翟老师面子,华视够霸气!”

    “像兔子一样的勇敢,不服不行啊!”

    而天元众人自然知道《那兔》还会在华视照常播出,因为广电根本就没有下发禁播的文件。

    大家提心吊胆地过了三天,都以为会广电领导会发怒,从而禁播《那兔》。可是大家担心了三天,广电依旧一句话都没说,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李文化看着电视说道:“真是奇了怪了,广电这次居然一句话都没说。”

    易新笑道:“还是没说好,他不说,咱们就能继续播。”

    文雅也是疑惑地说道:“广电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呢?”

    陈颖儿笑道:“可能是知道洗钱案有新的进展了,打算给咱们解封了吧。”

    吴昊天激动地说道:“最好立刻解封,我都快等不及了。”

    王远则说道:“现在还不着急,《那兔》没被禁,这就是个好兆头。早晚大家都会被解封的。”

    陈峰则忍不住笑道:“广电也真是有意思,居然真的当作什么都没看见,就这么让《那兔》继续播出了。”

    秦洪信挑眉说道:“没准他们真不知道,广电连官微都没有,或许真没有在乎微薄上发生的事儿。”

    苏薇则摇头,“这不可能,就算没有官微,他们的人也有自己的微薄,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的。”

    陈丹皱眉问道:“他们既然都知道了,居然会一句话也不说,连警告什么的都没有。”

    李文化笑道:“我看他们是真的在装作不知道。这样也好,大家就按照这个套路玩,他当做没看见,咱们也当作没这回事儿,该干嘛干嘛。”

    周胖子激动地说道:“这样最好,我们就可以把《那兔》制作完成,呈献给所有人了。”

    就在天元公司内部一片激动时,在广电中心也有人很激动。

    在一间办公室内,一个年轻的科长,对他的领导说道:“领导,华视又播《那兔》了。”

    而这位老爷子坐在椅子上,带着耳机,看着电脑,微微抬头,“哦,我知道了。”

    年轻科长见状,忍不住说道:“领导,我说华视播出《那兔》了!”

    老领导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说着,挥了挥手,“你先回去吧!”

    年轻科长皱眉说道:“可是翟南已经被封杀了!”

    老领导随即面色一沉,拿下耳机说道:“翟南被封杀的事儿我知道,可这跟华视播出《那兔》有什么关系?”

    年轻科长顿时就感觉,快要被老领导一句话噎出内伤了。

    憋了半天,年轻科长才说道:“领导,《那兔》可是翟南带人制作的,他人都被封杀了,他的作品怎么可能还在华视上播出呢?”

    老领导微微挑眉,“是吗?我不知道啊!谁说的?有证据吗?”

    年轻科长顿时一愣,犹豫了一下说道:“微薄可是有人爆料了!”

    老领导看着年轻科长,“现在微薄上有吗?你找出来给我看一下,如果证据确凿的话,就告诉华视把《那兔》封了。”

    年轻科长听到这话,更有一种想吐血的冲动。

    您老这是真跟我装不知道啊!

    前两天微薄都吵成那样了,全单位都知道这事儿了,你现在装不知道!

    现在让我拿证据!

    我上哪儿给你找去啊!

    他们自己都把证据删了!

    你这不是逗我那么!

    年轻科长憋了半天,结果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老领导则说道:“没有嘛!我就说了嘛,不要总是听信网上那些谣言,多半都是虚假消息。咱们身为公职人员,怎么可以把网上的虚假消息,当成真事儿呢?做事情要有证有据,拿出有威信力的资料来才行嘛!只有这样做,民众才会信服咱们。你看看咱们广电,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被网友诋毁诬陷,你都能当成真的吗?这不可能吧,是不是……”

    年轻科长被训了半天,最后才说道:“是是是,领导,我知道错了,下次我肯定不会了。”

    老领导这才点头说道:“那好了,你回去吧。哎,记得把门给我带上。”

    年轻科长应了一声,便立刻灰溜溜地离开了老领导的办公室。

    老领导则是皱着眉头,一脸厌恶的神色,“真是麻烦,都影响我看动画片了。”说着,目光再次移向电脑屏幕。

    只见老领导的电脑屏幕上,播出的正是翟南制作的《那年那兔那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