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第759章 ——接着打啊!【三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759.第759章 ——接着打啊!【三更】

    在场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当场就全都凌乱了。

    “翟老师这是什么套路?”

    “打你屁屁,这玩什么呢?”

    “翟老师在,正经一点好不好,这是在比赛呢!”

    就在所有人都发懵的时候,刚才那个说自己学过寒语的人,却突然笑了出来。

    旁边的人当即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翟老师这是玩得那出啊?兄弟,你快点解释一下啊!”

    这人随即笑了笑,便把刚才翟南的原话说了出来,“翟老师刚才说辛乐天怂哔的时候,还说辛乐天是不是怕上台之后,会被打屁屁,弹jj!结果……哈哈哈,翟老师真的打了他屁屁!”

    “我靠,翟老师这个套路玩得溜啊!”

    “这已经打屁屁了,那下一步?”

    “弹jj?”

    “好猥琐,但是好期待啊!”

    一时之间,翟南刚才那番话的意思,也瞬间在观众席传来了,所有人都激动地看向了擂台上。

    此刻的辛乐天一招失利,反被翟南抽了一下屁屁,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场外的寒国队一个个也是觉得没脸见人了。

    辛乐天更是愤怒,当下转身,便想着再朝着翟南踢去。

    可是翟南此刻坐在擂台上,两条腿都伸直了。眼看着辛乐天再次冲了上来,翟南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一条腿猛然横扫,直接踢在了辛乐天的脚踝。

    辛乐天顿时重心不稳,猛然摔在了地上。翟南随即纵身一跃,直接躺在了辛乐天的身边,轻轻抬手,完成了他后半句的诺言。

    场外众人见状,顿时纷纷大笑了起来。

    李文化忍不住摇头说道:“小南也是太能闹了,好好的比赛,都被他搞成什么样子了!”

    唐果儿则是攥着小拳头,激动地说道:“用力弹啊!弹碎他的卵蛋!”

    一直没说话的唐国勋见状,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丫头以后还能嫁得出去了吗?”

    徐老爷子则是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言而有信嘛!这是中华传统美德,小南做的不错,说到就要做到嘛!”

    江湖五老见状,也都是摇了摇头,不过嘴角的笑意,却完全没有遮掩。

    那边寒国队的众人,基本上都已经没脸去看擂台上的结果了。主将被人打屁屁,弹jj,这事儿要是传回国内,他们以后都不用在打比赛了,太丢人了。

    此刻,裁判席上,几个裁判也是忍俊不禁。

    主裁判不得不说道:“翟南选手,请你注意。虽然无限制擂台不限制攻击方式,但是攻击下体的这种方式,还是不被建议的。”

    翟南闻言,转头看向裁判席,恭敬地说道:“是,我知道了,多谢裁判指点!”

    而辛乐天此刻已经爬了起来,看见正在跟裁判说话,顿时猛然发力,一脚直接朝着翟南的腰眼踹了过来。

    在场观众看见辛乐天再次偷袭,当即都是怒不可遏。

    “臭不要脸的又要偷袭!”

    “翟老师,快闪开,棒子要偷袭你!”

    “翟老师,快点闪开啊!”

    “翟老师,你是在比赛啊!不要再聊天了!”

    “无耻的棒子,不要偷袭翟老师啊!”

    就在所有人都呼喊的时候,翟南好似没听见一般,根本没有要闪躲的意思。而辛乐天则是面露笑意,现在有机可趁,可就是他翻身的机会了。

    辛乐天想到此处,顿时又加大了几分力道,朝着翟南踹了过去。

    眼看着辛乐天就要踹到翟南了,在场的观众都忍不住要闭上了眼睛。江湖五老都露出了紧张之色,现场的媒体记者,也都端起了相机,准备开始连拍了。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翟南竟然坐在了地上,认真地看了看自己的脚趾头。

    辛乐天顿时一脚登空,整个人的重心都不由自主地朝着前面倾斜了过去。当他的一条腿正好越过翟南的时候,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就在这时,似乎欣赏完了自己脚指头的翟南,猛地站起了身来。只见翟南的肩头,角度不偏不倚,正中辛乐天的裆部。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不论男女都下意识地加紧了双腿,都替辛乐天觉得疼。

    而此刻的辛乐天整个人都蜷缩在了地上,脸上的表情要多痛苦有多痛苦。

    翟南却好似什么不知道似的,回身看向辛乐天,当即便扑了上去,说道:“乐天,没事吧?蛋碎没碎?你不是铜墙铁壁,绝对防御吗?怎么这么不注意啊!太不小心了!下次再做这么扯蛋的动作,你倒是注意点啊!我这轻轻一磕,你不就鸡飞蛋打了!”

    在场观众闻言,当即就笑翻了。

    “翟老师果然是翟老师,套路太多了!”

    “这么扯蛋的动作,说的真是一点没错!”

    “这还绝对防御,我看是绝对作死啊!”

    “看着翟老师叫他乐天的样子,真的是太好笑了!”

    “活该辛乐天倒霉,居然敢对翟老师做小动作!”

    “自己作死,谁都救不了他啊!”

    辛乐天虽然不知道翟南说什么,但是看着翟南一脸关切的样子,还有观众席传来的笑声,却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翟南看见辛乐天翻白眼,便一把揪住他的脖子,说道:“乐天,不要死啊!我还没玩够呢!”说着,就是一个大嘴巴,抽了上去。

    辛乐天当即就像喊救命了,可是脖子却被翟南掐着,愣是一句话也喊不出来。

    而翟南则是继续开始‘抢救’辛乐天,“快点起来啊!你不是很能打的嘛!打折这个,打折那个的,起来打啊!”说着,又是一个耳光。

    “不要倒下啊!为了你伟大的大寒民国,你要努力啊!”

    紧跟着,又是‘啪’的一记耳光。

    “你要坚强,你是寒国的骄傲!”

    ‘啪!’

    “你可以为了你的祖国奉献一切,小命算得了什么!”

    ‘啪!’

    “快点说句话啊!之前不是很能说嘛!”

    ‘啪!’

    “起来接着打啊!你不是说过,要打折所有华国选手的腿吗?”

    “啪!”

    “起来打啊!我还没见过你打折过谁呢?”

    “啪!”

    “铜墙铁壁呢?绝对防御呢?”

    “啪!”

    “说好了的防御很厉害呢?”

    ‘啪!’

    一连串的大耳光已经把辛乐天扇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现在他心里唯一的希望,就是寒国队快点丢出白毛巾,让自己快点下擂台。

    可是此时的寒国队,一个个面面相觑。因为队里所有的白毛巾,都被朴易胜拿去擦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