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6.第766章 ——无价之宝【五更结束】-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766.第766章 ——无价之宝【五更结束】

    菊川长水闻言,却是一声冷哼,“一块铜牌就一百万美金,金牌也一百万美金,你太瞧不起我了吧!”

    翟南忍不住皱眉,这货还真把自己当瓣蒜了,还以为自己能把钱拿走吗?

    翟南摇了摇头,问道:“一百万不够是吧!那你说要多少?三百万够吗?”

    菊川长水摆手说道:“五百万美金,我就答应你的赌约!”

    翟南闻言,也忍不住低声暗骂起来。

    这小鬼子还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啊!居然狮子大开口,跟我要五百万美金,这可是三千多万软妹币啊!

    翟南微微皱眉,说道:“你等等。”说着,便转过身去,看向了李文化。

    李文化也不知道翟南菊川长水说了什么,但看见翟南转身过来,便立刻跑了过来,问道:“小南,你跟他说什么?”

    翟南不免有些为难地说道:“我跟他打赌,要他的金牌。不过这个小鬼子狮子大开口,居然要我拿五百万美金做赌注!”

    刚跑来的唐果儿闻言,当即说道:“好说!”说完,便扭头朝着他爸跑了过去。

    先前唐国勋已经开出了一张一百万美金的支票,不过现在要他拿出五百万美金,这下可就有点为难了。

    唐家家业虽然不小,但是那盛唐会馆也是与人合作的。唐国勋平常支出最多也就是一千万,再多了也是需要合伙人的首肯才行。

    现在唐果儿张嘴就要五百万美金,唐国勋闻言都是一哆嗦,“我的个小祖宗,你是真把你爸当银行了,五百万美金,那可是三千多万啊!我平时支出的额度也不过一千万,你让我开出五百万美金的钞票,我可是没办法开出来!”

    唐果儿为难地说道:“那怎么办啊!那个日国人说没有五百万美金,他就不答应跟翟南打赌。不打赌的话,就算翟南赢了,也拿不回那金牌了!咱们就算赚回了面子,也没人知道啊!”

    徐老爷子闻言,“不过五百万美金而已,我随便拿出几幅字画都有这个价了。”说着,看向翟南大声喊道:“小南,告诉他,我愿意拿五幅名画抵押,价值绝对在五百万美金之上!”

    翟南闻言,微微点头,随即看向菊川长水说出了愿意拿徐老收藏的名画,作为这次赌注。

    可菊川长水却说道:“你们华国人狡猾的很,如果真要拿东西抵押,就把东西拿来!要不然,空口无凭,我们在你们华国,可是很吃亏的!”

    翟南听到这话,也是忍不住直皱眉头,随即对徐老爷子说道:“师傅,这小鬼子很奸诈啊!说必须要看到实物,才能进行抵押,要不然他不放心!师傅,你随身带没带着什么画作啊!”

    徐老爷子也是被气笑了,“你个小崽子说梦话呢?我看交流赛,我带什么画作!”

    陈老爷子闻言,随即从手上取下一个玉扳指,说道:“此物乃是清高宗乾隆之物,后几经辗转,才流入我陈家之手。二十年前,曾有富商出价千万购买,但却被我拒绝了。不知道这个扳指,够不够这场比试的赌注?”说着,陈老真把这玉扳指让人递了上来。

    翟南闻言,点了点头,随即便说给了菊川长水听。

    可是这菊川长水还生怕翟南骗他,竟然又问了问他们的随行翻译,听到随行翻译的确认之后,才微微点头。

    然后,菊川长水才说道:“区区一个扳指而已,还差得远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跟我打赌,是为了荣誉,而荣誉是无价的!”

    翟南听到这话,当下就想抽死这王八蛋了。

    丫的就赢了一个拳赛冠军,居然得瑟成了这样。

    说句不好听的,那块金牌的含金量,还没有潘家园的地摊货多呢。

    随便找个批发市场,都能订购一大把。

    结果这菊川长水还端上架子了,陈老爷子那乾隆玉扳指跟他对赌,他还觉得亏了。

    这孙子也太特么贪心了,等会儿不给你丫打出屎来,我就……额,还是算了吧!感觉怪恶心的。

    翟南正琢磨的时候,那日国的翻译,便已经把刚才菊川长水的话,告诉了江湖五老。

    江湖五老虽然都年岁近百,但是说起家底来,谁都比不上徐老爷子。毕竟他们都是江湖人,年轻时走南闯北,五湖四海皆兄弟,根本没在乎钱的事儿。

    结果到了现在,手底下基本上都没什么存款,也都是靠着那些个弟子和儿孙养活着。

    虽然手里也都存了几件上了年份的老物件,但是那些东西都是情义大过价值,一般都是在家小心存放着。

    就像徐老爷子这样的,院里一间房的字画,全都是价值数亿的。不过谁显得没事儿,总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啊!

    陈老爷子拿出一个玉扳指,这还是因为这东西常年随身之物,才会把这东西拿出来的。

    现在菊川长水狮子大开口,还不满足,可他们也都拿不出什么东西来了。

    就在众人都低头范畴的时候,云阳道长轻叹一声,随即从袖口里抖落出了一块古铜色的牌子。

    只见这牌子做工尽美,花纹繁复,上面古篆写着‘太清掌教’四个大字。

    云阳道长拿出这东西之后,其他几位老爷子都是一哆嗦。

    孙老不禁说道:“道长,这你都舍得?”

    郑老爷子也说道:“玩的有点大吧?”

    张老爷子也跟着说道:“我家离得近,这就派人回去想办法筹钱,您老这东西还是拿回去吧!”

    徐老则说道:“要回去那东西,也是我回去。你住北河,还好意思说离得近!”

    陈老则说道:“不过三千万,大家凑一凑还是有的,你这太严重了!”

    云阳道长却轻笑摇头,“我信得过小南,以他的实力,我不觉得他会输的。这东西,也不过是在外面转一圈,最后还是会回来的。”

    那菊川长水见状,忍不住问道:“到底什么东西,他们这么舍不得?”

    随行翻译立刻翻译了菊川长水的话,云阳道长淡然一笑,缓缓说道:“此物来历不明,年份未知,材质不详。不过却是我太清道教的掌教手令,持手令者可执掌太清道教。在旁人眼中,不过一块牌子,在我道家信众眼中,此物便是无价之宝!我愿意以此物,与你对赌一块金牌,不知道你愿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