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4.第804章 ——看走眼了【二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804.第804章 ——看走眼了【二更】

    翟南当即一把推开了李海秋,惊愕地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啊!”

    李海秋却妩媚异常地笑着说道:“翟老师,这里没有别人,你还怕什么?”

    翟南当即说道:“我怕你啊!”

    翟南此刻心中万千神兽,奔腾而过啊!

    这尼玛我媳妇就在那边礼堂呢,你就拉着我到这儿来野战!

    不对,是车震!

    擦,我是有多放得开啊!

    就这还让我开车,原来你才是老司机啊!

    这时,李海秋却对着翟南娇嗔一声,随即对着他虚咬了一口,“你还怕我吃了你吗?”

    翟南连忙摆手,“咱们恐怕是有误会,我可不是你认为的那种人!”

    李海秋微微一怔,随即轻笑道:“翟老师,都到这儿了,你才说你不是那种人。那刚才谁说要去宾馆的?怎么现在就怂了?”说着,用指尖轻挑翟南胸口,“还是你有什么厉害的招式,在这儿施展不开啊!”

    翟南顿时就是一哆嗦。

    看来这丫头还是个此道高手啊!看这姿势,这语气,这神态,绝对不可能是第一次了。

    这么说的话,还是她主动跟那俩棒子搅合在一起的,而不是被那俩棒子胁迫的。

    擦,没想到居然看走眼了!

    没想到她外表清纯,内心却如此的放荡。

    靠!这么说的话,那俩棒子今晚的目标是严露!

    尼玛,这可就不好办了,也不知道那俩棒子动没动手呢!

    真是坏事,坏事了,坏大事儿了!

    翟南看着李海秋随即说道:“收起你这幅让人恶心的姿态吧,老子对你没兴趣!”说着,翟南就直接下了车。

    李海秋顿时一愣,随即下车骂道:“你神经病啊!脑子有毛病是不是,送到嘴的肉,你都能吐出来,你是不是gay啊!”

    翟南这时候还哪有心情搭理她,她这样的自甘堕落,没人会可怜她。可是那边的严露,虽然看上去很放得开,可实际上却未必那么开放啊!

    翟南马不停蹄地赶回了礼堂,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严露的身影,更没有发现哪两个棒子的身影。

    而剧组这边的采访环节,也进入了尾声,已经有些艺人已经离开了。

    翟南看这样子,心中暗道:“难不成已经走了吗?”

    不对,这不可能。老子刚才就在停车场,那两棒子要把人拐带走,肯定不敢走正门,一定也会去停车场的。

    可是刚才没看见他们,那就一定还是在这里,不过他们到底在哪儿呢?

    这边的礼堂一目了然,自然藏不住什么人。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在后台那边。后台被分割出了更衣室,化妆室,还有休息室等等房间。要想藏住两个人,还是挺简单的事儿。

    翟南想到此处,便悄然返回后台,大部分工作人员也都开始收拾东西,打算直接回家了。

    现在看到翟南去而复返,便有人问道:“翟老师,怎么又回来了?刚才你不是已经走了吗?是不是什么东西落下了,我帮你找找?”

    翟南笑着摆了摆手,“没落下东西,就是……对了,你看见严露了吗?”

    这个工作人员挠了挠头,“没注意啊,刚才太忙了。”

    这时,旁边一个路过的工作人员,忍不住插话道:“我之前看见严露,被那两个寒国人带走了。”

    翟南顿时一惊,连忙问道:“往哪儿走了?”

    那工作人员随即朝着走廊尽头指了指,“大概就这个方向,我也没太注意。”

    翟南点头说道:“多谢!”说着,便沿着走廊,一个个的房间查看了起来。

    大部分的房间,都已经空了。但是谁也说不准,那两个寒国棒子会不会扣着严露,在某个房间里面。

    翟南连续找了七八个房间,都是空无一人。当翟南再次推开一个房间的门时,却看见一个女人的背影。

    这个房间应该是个更衣室,里面那面墙的旁边,正是一个流动衣架。一件件的服装,都挂在衣架上。而这个女人就弓着身子,弯着腰,上半身掩埋在衣服中,下半身就正好露在了外面。

    翟南看着这个听出来的蜜桃臀,突然有种眼熟的感觉!

    擦,这不是云姐吗?跟我来的时候,她就是穿的这条裤子!

    刚才我给她打电话,她不接,原来是在这儿躲着呢!

    不过这到底干什么呢?学鸵鸟吗?

    翟南也没客气,悄然上前,抬手便是狠狠一拍,正中桃心!

    蒋暮云猛然一惊,差点没叫出来,不过在声音快出来的时候,她却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蒋暮云随即转身抬头,正看见一脸贱笑的翟南。

    蒋暮云随即怒道:“小兔崽子,你找死是不是?”

    翟南则是半开玩笑地说道:“云姐,你这是干嘛呢。我都找你半天了,刚才要不是试了试手感,都不知道是你?这衣服堆里有什么,让你这么入迷?”

    蒋暮云看着翟南,不禁攥起了拳头,最后却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暂时先放过你了!”说着,又把头伸进了衣服堆里。

    翟南疑惑地问道:“这到底干嘛呢?”说着,也跟着钻了过来。

    当他把头伸过来的时候,他才注意到。原来这面墙上是有一扇门的,不过恰好被衣架挡上了,所以在外面根本看不出来。

    而现在这道门正好开了一道缝,能看到另一边房间的情况。另一边应该也是一间更衣室,同样是被衣架挡住了门口。

    不过那边的衣架上,衣服倒是少了很多,可以透过衣服之间的空隙,看清楚另一边房间内发生的情况。

    而就在另一个房间里,只听到南佑厚的声音,说道:“你现在还不明白吗?辛导已经跟翟南下了赌约,回到寒国后要拍的片子,肯定就是大制作。现在就想问问你的意思,能不能做这个女主角,就这点事儿,有这么为难吗?”

    随即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南监制,我虽然挺期待的,但是……但是我真的特别喜欢翟老师。你们要跟他对赌,我不想参加!”

    女人说完之后,辛初彬则直接用寒语说了一大堆。

    而从翟南和蒋暮云的角度,就只能看到辛初彬。不过蒋暮云不懂寒语,便对翟南问道:“你来了正好,这棒子说什么呢?”

    翟南沉着脸,说道:“这棒子说,实在不行就下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