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第805章 ——喝酒【三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805.第805章 ——喝酒【三更】

    蒋暮云听到这话,差点就直接暴走了,当下就要起身冲出来。

    不过翟南却一把就给蒋暮云给按住了,同时还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嘴说道:“嘘,别着急,等会儿看我的!”

    蒋暮云微微一怔,随即说道:“这两个孙子,我早就看他们不对劲了。刚才就一直跟着他们来着,没想到他们俩是要给那个小姑娘下药。现在咱俩要是不出去救人,等会儿那小姑娘可就要中招了!”

    翟南挥手说道:“放心吧,我有办法,肯定让这两棒子自食恶果!”

    蒋暮云皱眉道:“那你就快点啊!等会儿这孙子就要下药了。”

    两人正说到这儿时,那边南佑厚说道:“既然严小姐心意已决,那我们也就不勉强你了。不过就算这次合作没谈成,我们以后也是朋友。来,这杯我敬你!”

    蒋暮云听到这话,更是焦急地对着翟南不断地摆了摆手。

    翟南微微点头,随即便从衣架后退了出来。

    转身离开了房间,翟南就直接朝着隔壁的更衣室走了过去,翟南也没敲门,直接就开门进去了,同时大喊道:“云姐?哎,你们在这儿啊!”

    翟南假装误入房间,顿时把辛初彬和南佑厚都吓了一跳,而正在被南佑厚逼着喝酒的严露,却惊喜地说道:“翟老师!”

    这边的房间和隔壁布置的差不多,辛初彬坐在最里面的沙发上,南佑厚端着酒杯站了起来,而严露则是在靠门的位置。只是三人中间,多了一张小巧的酒桌,上面正放着一瓶红酒,还有两个倒入了红酒的高脚杯。

    翟南看着严露坐的位置,也是轻笑了一下。

    这丫头虽然机灵,知道自己坐在靠门的位置,这样会方便离开。不过显然她的经验,没有这俩棒子丰富。因为这俩货,都已经开始要下药了。

    翟南看着严露,笑着点了点头,“我还以为你们都走了,原来是在这儿啊!哎,喝酒呢?嗯,这味道闻着不错啊!”说着,翟南就走了上来,一把拿过了南佑厚手中的这杯酒。

    南佑厚微微一惊,随即有点畏惧地说道:“你干什么?这是我们的酒!”

    翟南笑了笑,说道:“别这么小气吗?”

    就在翟南夺过南佑厚酒杯的同时,也同时引起了严露和辛初彬的注意力。而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翟南夺酒的时候,翟南的另一只手,则悄然无声地把酒桌上两个酒杯的位置调换了过来。

    辛初彬随即大喝道:“阿希白!你们华国没有好酒吗?居然要抢我们的,翟南,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严露也劝说道:“翟老师,这么做是有点不太礼貌。”

    南佑厚则激动地说道:“你再这样,我可以告你的!”

    翟南见状,装作一脸遗憾地说道:“不就是一杯酒嘛!至于吗?吓唬吓唬你们而已,还以为我真要喝啊!酸了吧唧的味道,恶心死了!”说着还撇了撇嘴。

    辛初彬和南佑厚都是满脸难看,可他们偏偏又不敢对翟南用强。

    翟南随即看向严露,说道:“严小姐,你看见我助理了吗?刚才一扭头就不见了,打电话还关机。”

    严露想了想,说道:“刚才好想看到了,不过一转眼就有没了。翟老师,要不然我帮你去找一找她。”

    翟南点头说道:“好啊!”说着,就真的要带严露走似的。

    南佑厚见状,当即说道:“翟南,你到底什么意思?到我这儿来,又是抢酒,又是带人的。我们这儿有事儿还没谈完呢,不要影响我们谈话好不好!”

    严露随即说道:“翟老师,我们已经谈完了,没有事儿了。”

    翟南看得出,现在严露也发现了不对劲了。活动结束后,大家都去前面接受记者采访,就她被带到这儿谈话。

    现在话也说完了,却还不让她离开,反而要让她在这儿喝酒。严露怎么看不出来,这两个寒国棒子是什么心思呢。

    她虽然有向上努力的心思,也不介意是寒国的电影,还是华国的电影。但是要依靠着出卖**来获得成功,这却有点介意了。

    无论她多想成功,但是对于这最后的底线,却一直没有逾越过分毫。

    所以当她发现事情不对后,就想趁着翟南过来的机会,跟着一起离开。

    不过翟南怎么会让严露现在离开呢,她要是现在走了,这部戏还怎么往下拍啊!

    翟南见状,随即一本正经地说道:“那你们聊吧,工作重要,我就先走了。”说着,就直接离开了房间。

    严露还想说什么,但是翟南已经离开了,而南佑厚却一直在旁边拉着她。

    等到翟南走后,南佑厚便立马关上房门,转身挡在了门口,对严露说道:“严小姐,不过是一杯酒而已,给个面子吧!”

    而此刻,辛初彬已经端着两杯酒走了过来,直接把其中一杯摆到了严露面前。

    严露此刻既委屈,又无助。面对着两个寒国棒子,她很清楚,今晚想离开真的就难了。

    与此同时,翟南已经回到了隔壁,蒋暮云焦急地说道:“你刚才去了到底做什么了?也没把那姑娘带出来啊!”

    翟南笑了笑,说道:“不是我去带,而是你去,等着看好戏吧。他们现在喝酒了吗?”

    蒋暮云皱眉说道:“没有呢?现在这两个棒子还在逼迫那姑娘,从这边已经看不到那边的情况了,只能听到声音。”

    翟南随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道:“那就仔细听,等他们喝了酒,你就立刻过去,说是找我。严露要是够机灵的话,肯定就会趁机跟你一起出来,到时候你就带她一起离开。”

    蒋暮云随即点了点头,两人就又趴在门缝,侧耳倾听了起来。

    只听到南佑厚说道:“严小姐,你知道的,我们公司和你们公司,是有协约的。每年都会有合作项目,如果今天你给这个面子,那以后就别怪我们不给你面子了。”

    严露闻言,又是一阵颤抖,沉默了许久,才说道:“我喝了,就能走了吗?”

    辛初彬随即用寒语笑着说道:“等你喝了,就舍不得离开了!”

    南佑厚则是笑道:“辛导说,只要你喝了,就可以离开!”

    翟南听到这儿,也忍不住在心中暗骂了起来。

    而紧接着,就听到严露说道:“好,我喝!”说完,便一口把杯中的酒全部喝掉了。

    南佑厚和辛初彬相视一笑,互相撞了一下杯,也同时把杯里的红酒喝干了。

    翟南听到三人喝酒的声音之后,立刻轻推了蒋暮云一下,“到你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