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6.第806章 ——鸳鸳相抱【四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806.第806章 ——鸳鸳相抱【四更】

    蒋暮云随即起身立刻就冲了出去。

    而翟南则继续趴在门口,偷听着里面的对话。

    严露喝完酒之后,直接说道:“行了吧,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辛初彬和南佑厚互相看了一眼,南佑厚继续说道:“也不要那么着急吗?其实我们还认识不少其他的寒国导演,知道你有心想去我们寒国发展,我们都可以给你介绍的。”

    南佑厚现在自然不会让严露离开,因为药效发作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他可不想自己辛苦了半天,反而被别人采了这朵花。

    严露见状,随即说道:“抱歉,我现在没兴趣了,我只想回家。”

    辛初彬一阵冷笑,“现在还想走,晚了!”

    南佑厚则假装翻译道:“辛导演说,不用那么着急,现在也不是很晚嘛!”

    就在南佑厚话刚说完的时候,房间门却猛然地被推开了。三人随即一起看了过去,来人正是蒋暮云。

    蒋暮云这时候也是戏瘾大发,说道:“哎,翟南没在这儿啊?刚才有人说他过来的,你们有人看见了吗?”

    南佑厚皱眉说道:“没有,他没来过!”

    严露却说道:“我知道,我刚才看见了翟老师,我可以带你去找他!”说着,就朝着蒋暮云走了过来。

    南佑厚见状,立刻挡在了蒋暮云和严露的中间,说道:“我说他没来过!”

    蒋暮云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儿,当即针锋相对地说道:“这姑娘说翟南来过,她要带我去找翟南,你凭什么拦着!”

    南佑厚还以为蒋暮云就是个一般的小助理,当即就开始耍起了横,“我就拦着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别以为是翟南的人,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

    蒋暮云闻言,这暴脾气瞬间就上来了,当即就飞起一脚,直接就把南佑厚的名字变成真事儿了。

    南佑厚惨叫一声,随即双手捂着下体,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

    蒋暮云随即呸了一口,说道:“真特么犯贱,非逼着老娘亲自出手。”说着,看向严露,“走,带我找翟南去!”

    严露先是一愣,随即连连点头,立刻就跟着蒋暮云走了出来。

    而此刻的翟南,则已经早就在门外等着他们俩了。

    严露走出房门,正好就看见了翟南,顿时就是一愣,“翟……”

    翟南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严露也是聪明,立刻就闭上了嘴。而蒋暮云也随即走了出来,翻手关上了房门。

    这时,蒋暮云才说道:“那小子也太菜了,一脚就报废了。”

    翟南随即拿出了一串钥匙,在她们眼前晃了晃,说道:“你那一脚都是小事儿,真正好玩的在这儿呢。”

    蒋暮云疑惑地问道:“你这是要玩什么?”

    而严露则更是迷茫了,完全不知道翟南和蒋暮云在计划着什么。

    翟南拿着钥匙说道:“刚找他们这儿工作人员要的,就是这个房间的钥匙。”说着,就把钥匙插进门锁,直接锁死之后,然后猛地一用力,把整个钥匙都掰断在了门锁里。

    蒋暮云皱眉,“这有个屁用啊!最多也就是关他们一宿而已,等到明天工作人员来了,也能发现他们了。”

    翟南挤眉弄眼地说道:“这一夜可是会发生很多不可描述的事情哟!”说着,对着两人招了招手,“走走走,先去隔壁,在看一会儿。”

    蒋暮云现在还没明白翟南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严露则更是疑惑,不过却也一起跟了过来。

    这次三个人,一起撅着屁股,趴在门缝,偷听着隔壁的情况。

    隔壁,南佑厚捂着他的小兄弟,还在不断地呻吟着,“阿希白,这个该死的女人!”

    而辛初彬却觉得全身燥热难当,只觉得南佑厚的呻吟声,似乎世间上最为美妙动听的声音了。

    辛初彬随即抱起了南佑厚,一脸心疼地说道:“一定很疼吧。我来帮你看看!”

    南佑厚顿时一愣,“辛导演,你这是要做什么?”

    辛初彬微微一怔,“没什么?就是好热啊!也好痒啊!我就是想帮你看一看,伤的重不重,没有别的意思。”

    南佑厚连忙说道:“辛导演,不要这样,不可以的……呜呜嗯!”

    隔壁,蒋暮云和严露都是一脸尴尬,前面辛初彬和南佑厚说的寒语,她们两个是听不懂的。不过后面传来这湿答答的声音,只靠脑补就已经能猜到,那画面是多么不可描述的美妙了。

    而能听懂寒语的翟南,几乎就要憋不住笑了。现在南佑厚身受‘重伤’,估计现在想反抗都难了。辛初彬则是在药物的作用下,已经开始自食恶果了。

    嗯,也未必是恶果,没准他还挺享受的呢。

    翟南如此想到的时候,隔壁的声音则是变得更为不堪了。

    蒋暮云和严露都是脸颊泛红,连忙退了出来。翟南见状,也懒得在听下去了,随后把这扇门关严,然后又拿了把椅子,卡在了门把手的位置,保证这对野鸳鸳出不来。

    这时,严露才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翟南笑了笑,说道:“就是刚才你听到的呗!鸳鸳相抱啊!画面太美,无法直视!”

    蒋暮云皱着眉头,哭笑不得地说道:“你也是他恶心了!”

    翟南两手一摊,“恶心的是他们好吗?”

    严露疑惑地说道:“翟老师,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翟南看严露一直追问,这才说道:“其实我刚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两个棒子躲在角落用寒语说,想对你们剧组的一个女孩下药……”

    随即,翟南把事情的大概经过,就说了一遍。不过关于李海秋开车的那段,翟南却故意隐去了,没有说具体经过。

    严露这才知道原来翟南一直都在暗中帮她,便连忙感谢道:“翟老师,真是多谢你了,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蒋暮云见状,居然说道:“我也发现这两个家伙对你图谋不轨了,其实我一直都在隔壁,他们两个要是真想对你做什么,我肯定会出手救你的。”

    严露听到这话,更是感激的眼眶泛泪,连忙说道:“谢谢,谢谢你们。”

    蒋暮云随即搂住严露,说道:“好了,好了,事情都过去了,不用谢了。”说着,看向翟南,随手拍了一下翟南的肩头,“哎,倒是你,刚才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让那个导演中招了?”

    翟南笑了笑,说道:“这可是独门秘技,我才不告诉你呢!”

    蒋暮云还想追问,不过隔壁却已经传来一阵‘掌声’。

    蒋暮云也是一阵尴尬,随即说道:“等回家在收拾你!”说着,就带着严露离开了。

    而翟南坏笑一声,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外面记者走没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