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第817章 ——上门找抽【五更结束!】-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817.第817章 ——上门找抽【五更结束!】

    等翟南到了楼下,便对小黄问道:“人呢?”

    小黄指了指大门外,唐果儿则低声说道:“小南哥,你小心这点,我看着孙子没憋着什么好!”

    翟南皱眉,“你这丫头,说话能不能不带脏字!”

    唐果儿却反驳道:“我哪句话是脏字了?是你,还是孙子?”

    翟南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摇着头便走出了大门口。

    到了门外,翟南看着南佑厚,便打了声招呼,“南监制,最近可好啊?”

    南佑厚看着翟南,就是满心的恨意,不过现在为了拉翟南下水,只能是强忍着愤怒说道:“翟老师,您好。我是来给您道歉的,下药的事儿是我不对,请您原谅我!”

    翟南却说道:“不对吧。你又不是给我下药,也不应该给我道歉啊!”

    南佑厚咬了咬牙,说道:“我知道,我会给严露道歉的!”

    翟南点了点头,“光这么私下道歉可不行,你昨晚微薄说的什么,还要追究法律责任,你胆儿不小啊!你给别人下药,你还敢追究我法律责任,你吃错药了是不是?”

    南佑厚全身颤抖,嘴里却依旧说道:“对,对不起,我会删除微薄的!”

    翟南看着南佑厚,更是一声冷哼。以翟南影帝级别的演技,一眼就看出了南佑厚眼中的恨意。

    这样一个满怀恨意的人,会过来诚心道歉。这一点,翟南可不相信。

    这货绝对还憋着什么损招呢!

    想过来诱惑我下套,我看谁先受不了!

    翟南随即说道:“你别光嘴上说啊!现在拿出手机来,就把微薄删了。然后再发一条承认错误的,态度要诚恳,语气要谦卑。不如这样吧,我帮你录一段,视频嘛,更有说服力!”

    南佑厚听到这话,更是气得全身发抖,当下就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用寒语骂道:“你够了,翟南你个混帐东西,凭什么来教训我。不过才出道一年多的杂碎而已,你能混到今天纯粹就是****运!”

    南佑厚说的寒语,翟南可是听得懂的,所以翟南没有一点犹豫,抬手就是个大耳光,直接就让南佑厚闭嘴了。

    翟南随即说道:“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在我们华国的土地上,敢对我们华国女生下药,还敢指着我鼻子臭骂。上一个敢跟我这么说话的寒国人,现在还特么没出院呢?你特么是哪儿来的勇气!”

    南佑厚大喊道:“你个混账,居然敢打我,你敢打我!我要告你,告的你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翟南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说道:“让我身败名裂,那视频后半段还在我手里呢!你去告我啊!我看谁先身败名裂,谁先家破人亡!”

    南佑厚顿时一愣,“视频!后半段!”

    翟南冷笑一声,“就是你和辛初彬的动作片啊!怎么,忘了吗?要不要我帮你回忆回忆,我们公司的人可是人手一份,全都见识过了!”

    南佑厚听到这话,顿时疯狂地嘶吼一声,转身就跑回了车里。

    还躲在车里偷拍的辛初彬,看着惊慌的南佑厚,当即问道:“怎么回事儿?你跟他说什么了?他怎么打你了?”

    南佑厚一阵颤抖,看着辛初彬又是觉得一阵恶心,竟然直接在车里吐了出来。

    过了半晌,才说道:“他手里的视频还没完,还有后半段,只有我和你!”

    辛初彬先是一愣,随即也是一哆嗦,一句废话没敢再说,直接就开车走了。

    翟南看着逃走的南佑厚,轻哼一声,扭头回了公司。

    唐果儿忍不住问道:“小南哥,那孙子怎么说的,怎么就又打起来了?”

    翟南一挥手,“这孙子上门找抽,我就满足了他小小的愿望!”

    唐果儿挑眉,“真的吗?”

    翟南两手一摊,“你不相信就算了,我也没办法跟你解释。毕竟上门找抽这种事儿,也不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我也是很奇怪啊!”说着,便悠哉悠哉地上楼了。

    唐果儿皱着眉头说道:“好可惜啊!”

    小黄不禁问道:“你可惜什么?”

    唐果儿不甘心地说道:“早知道是来找抽的,我就帮他了,我还没抽过寒国人呢!”

    小黄闻言,也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

    而此刻,在天元大门的绿化带里,两个偷拍狗仔,都已经快要笑出声了。

    “擦,太精彩了!南佑厚居然上门找抽,这丫脑子有病吧!”

    “寒国人嘛,可能脑回路跟咱们不太一样。不过别管他怎么想的,今天的新闻是有了。趁着昨天的热度没下去,咱快点把新闻发出去,还能赚一票阅读量。”

    这两人小声说着,便悄然离开了。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相应的新闻便出现在了网络上。

    《下药视频男主角南佑厚拜访翟南。》

    《南佑厚出现在天元!》

    《南佑厚上门找抽!》

    《翟南怒扇南佑厚!》

    《南佑厚惨遭翟南暴打!》

    《南佑厚滚出华国!》

    一时之间,网络上倒寒言论再起,无数人都在斥责南佑厚。

    尽管昨晚南佑厚在微薄上的态度十分坚定,说那段视频是伪造的。但是今天早上爆出的新闻,显然就是南佑厚不打自招了。

    如果不是他做的,他为什么要去找翟南。如果不是他做的,翟南为什么直接扇他。

    南佑厚现在已经背上了这个黑锅,想要再摘下来,却不是那么容易了。

    宾馆内,南佑厚满脸幽怨地看着辛初彬。因为这一切的源头,就都来自辛初彬。

    如果不是辛初彬想要泡严露,他就不会设计下药。如果不是辛初彬提议拖翟南下水,他就不会被扇耳光。

    现在他是彻底没办法在华国混下去了,也没脸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

    南佑厚愤怒地看着辛初彬,“这就是你的计划吗?让我挨了顿揍,又被爆到了网络上,我现在彻底没办法在华国混了,怎么办?”

    辛初彬一言不发,现在南佑厚已经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他却是也不太想继续跟他牵扯下去了。

    而南佑厚却说道:“你别想拍拍屁股就走了,现在不少人都在质问当晚另一个寒国人是谁?你要是想甩脱我,我就把你的名字爆出去!我看你能不能舍弃华国的市场,跟我这我一起完蛋!”

    辛初彬闻言一惊,连忙说道:“别别别,还有办法,还有办法的!对了,我跟翟南还有赌约。只要我的电影票房超过了他,他就要下跪道歉。我让他给你下跪,给你道歉!”

    南佑厚沉吟片刻,说道:“那我呢?”

    辛初彬随即说道:“你还给我当监制,咱们现在就回寒国,立刻准备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