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7.第857章 ——教训薛妙白【五更结束】-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857.第857章 ——教训薛妙白【五更结束】

    翟南此言一出,薛妙白瞬间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现在她也没有之前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样了,也不再用鼻孔看人了,终于可以平时翟南了。

    薛妙白看着翟南的眼睛,沉默了半天,才说道:“你只是看我不爽而已,没必要牵连那些孩子们。她们学习舞蹈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什么大型演出的机会。现在有了这个机会,不能因为我牵连他们。”

    翟南听到这话,心里也是暗自松了口气。

    把薛妙白赶走?开什么玩笑,把她赶走,我还上哪儿找免费的苦力去?

    而且把她赶走,还损失了一大批的肤白貌美大长腿,我这多心疼啊!

    翟南这么做,主要是就是为了吓唬薛妙白。

    薛妙白就是一匹野马,如果能驯服她,那就是一匹千里马。如果不能驯服,就可能分分钟被她给踢死了。

    所以翟南要做的,就是先把薛妙白驯服了,让她帮忙把这四个节目做出来才行。

    翟南看着薛妙白说道:“人是你带来的,你走了,我还留着她们做什么?”

    薛妙白微微一怔,“可是……”

    翟南直接挥手:“没什么可是的,你这种态度,我没办法跟你合作,带着你的人走吧!”

    李淑梅在旁,便有些于心不忍地说道:“小南老师,你看这些孩子们也不容易,要不就……”

    翟南又是一摆手,“李奶奶,你不用多说了。她们的节目早就被毙掉了,是我跟吴导下了保证,她们才能留下来的。现在不按照我的办法做,我也帮不了她们!”

    葛佳吉尴尬地笑了笑,说道:“翟老师,这薛老师也就是一时气话,你不至于把她们就都赶走吧?”

    翟南反问道:“一时气话?为什么会有气话?吴导让她们回家的时候,怎么没有气话,到我这儿怎么就有气话了?是不是看我年纪小,就好欺负了!我告诉你,现在我是负责你们节目的导演,完全有能力把你们全都给毙掉!”

    翟南的话一声高过一声,一个个演员看着翟南愤怒的样子,一个个全都不敢说话了。

    薛妙白也是脸色发白,僵硬地站在原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翟南看了她一眼,说道:“走吧,还留在这儿干什么呢?”

    薛妙白闻言,又是一阵失神,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一直在远处闲聊的蒋暮云和苏薇,自然也看到了这个场面。

    苏薇忍不住说道:“小南这是干什么,至于发这么大脾气嘛!随便教训两句就好了,怎么还真要把人赶走啊!”说着,就要起身去说合。

    不过蒋暮云却猛地一把拉住了苏薇,低声说道:“别,你不用去,没事儿的!”

    苏薇错愕地说道:“这都要赶人了,还没事儿?”

    蒋暮云笑了笑,她对翟南太了解了。两人一个屋檐下住了好几年了,翟南这点小心思,自然逃不过她的眼睛。

    蒋暮雪低声对苏薇说道:“放心吧。小南不会赶走薛妙白的,他就是吓唬吓唬人。”

    苏薇不禁一怔,“你怎么知道?”

    蒋暮雪笑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个薛妙白一直没拿正眼瞧过小南,小南的这把火肯定先烧她了。你就不用管了,等会儿薛妙白服软了,小南就会松口了。”

    苏薇疑惑地看了一眼蒋暮云,蒋暮云则是满脸笑意地摆了摆手。

    这时,薛妙白说道:“翟老师,只要你能让这群孩子们留下,我可以立刻离开。”

    翟南挥手道:“人都是你带来的,我一个都不认识。你就算把他们留下来了,我也没办法指挥她们,这样只会变得更乱。我看,你就带着她们一起走吧!我到时候再找个文工团,一样能把节目排出来!”

    翟南这话说完之后,一群舞蹈演员也都跟薛妙白站到了一起。

    “薛老师,咱们回去吧。”

    “反正早就被毙了,也不在乎多这么一次了。”

    “其实我过年也挺想回家的。”

    “咱们上不了,就不上了,回家过年好了。”

    “薛老师,咱们走吧!”

    “老师,咱们回家吧!”

    “老师……”

    薛妙白听到这话,更是一阵心疼。这些孩子都是她手把手,一点点带出来的。现在因为她,而断送了所有孩子的前程,她于心不忍啊!

    薛妙白看向翟南,当即低头说道:“翟老师,对不起,我知道错了,请你让这些孩子留下来吧。只要你能让她们上春晚,我给你下跪都行!”说着,真要下跪。

    翟南看到这场面,也是吓了跳,没想到薛妙白性格这么刚烈,一言不合就要下跪呢。

    好在她周围都是她的学生,还没等她跪下,一群人就把她给搀住了。

    翟南见状,也看着火候差不多了,便问道:“薛老师,你说你错了,你错在哪儿了?”

    薛妙白微微一怔,“我……我不尊重您!”

    翟南挥手说道:“错了!”

    薛妙白疑惑地说道:“是我太狂傲了!”

    翟南摇了摇头,说道:“没本事那叫狂傲,你是有真本事的人,这点我看的出来。”

    薛妙白也是懵了,竟然反问道:“那我错在什么地方了?”

    翟南随即一笑,说道:“你是太古板了!”

    薛妙白愕然,“我太古板了?”

    翟南则继续说道:“你的确太古板了,你对我对我的态度,是性格使然,这一点也是改不了的。不过你为什么会这个态度,你有想过吗?”

    薛妙白微微摇头。

    翟南说道:“因为我说要改你的节目,你接受不了。在你眼中,荷花舞就是应该这个样子,你根本没法接受新事物带来的改变。所以你才会抵触我,才会这个态度,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薛妙白微微一怔,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翟南则继续说道:“传承传统文化是好事儿,但是学习新事物也是必然的。你只是抱着前人留下来的东西,从来都不懂得改变,就只会被时代所抛弃。别人都说你的荷花舞无聊,是因为荷花舞不好吗?”说着,看了一眼众人。

    众人都是不置可否,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翟南摇头说道:“这肯定不是。荷花舞如果不好,怎么会传承下来呢。别人不喜欢的原因,是她们看烦,看厌了,看腻了。这舞蹈十年前,二十年前,一直都是这么跳。试问二十年的时间,你一直吃着同样的一道菜,你还觉得它好吃吗?”

    翟南随即看向薛妙白,“薛老师,你说呢?”

    薛妙白点头,“的确会!”

    翟南随即说道:“所以才要做出改变,如果你不能接受我的给你带来的改变,咱们就没办法合作,因为你我的理念完全不合。可如果你能接受,我该你带来的改变,我就可以把你带上一个时代的高峰!”

    说到这里,翟南无比严肃地看向薛妙白,“薛老师,你愿意吗?”

    薛妙白惊愕地看向翟南,心中也是一番犹豫和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