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调侃恒飞-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86章 ——调侃恒飞

    徐老爷子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是一愣。

    翟南则是毫不客气走上前去,大大方方地说道:“诸位好,叫我翟南就好了。”

    在场众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这些人跟徐老爷子不一样,徐老爷子岁数大了,不会上网,更不懂上微薄。就算是微薄声援翟南,也是魏金良从中引荐,更是魏金良代为转发的。

    可是在场的这些人,可不是老头老太太,一个个都有微薄。其中也有不少,都算是曲艺界的名人了。

    所以他们对于微薄上的事情,自然是一清二楚。翟南大嗓许仙出现之后,立刻被京剧界攻讦,大部分的京剧艺人都声讨过翟南,说他败坏传统艺术。

    直到徐老爷子开口,给翟南的大嗓小生正名,这件事儿才算是结束。

    可是现在翟南摇身一变,成了徐老爷子的弟子。也就是说整个京剧圈,起码有一大半都是翟南后生晚辈,一小半都是翟南平辈。

    这不禁让在场众人都尴尬了,之前微薄上还骂过翟南,现在见面却要叫师叔,又是师叔祖的,这丢人可就丢大了。

    承认翟南的身份,那之前的话,就成了欺师灭祖。不承认翟南的身份,徐老爷子都发话了,他们也不敢。

    虽然京剧流派众多,但是互相之间的关系,却又是错综复杂。当年四大徽班入京演出,到现在数百年的时间,各个流派相互交融混杂。虽然拜的师傅不一样,但是说到根上,也都能套上关系。

    直到现在,出现了翟南这么一个让所有人都尴尬的人物。

    徐老爷子作为京剧圈内,硕果仅存的一位泰斗级人物。他收徒不说惊动整个曲艺界,起码大半个京剧圈都要去拜贺。

    可现在,就这么不声不响地,翟南就成了徐老爷子的徒弟,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着话了。

    好在跟着一起来的剧务,不懂的这其中的规矩,又着急那边的彩排,便催促道:“都愣着干嘛啊?赶紧化妆啊!”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都含糊地应了声好,就开始继续化妆了。

    剧务又给给翟南和徐老,找了两个化妆老师,立马就给两人梳化妆发了。而且翟南和徐老也不用像其他演员那样,把京剧的妆全化上,只是简单地做一下修整,就可以直接上台了。

    不过两人坐定之后,翟南这才注意到,自己这个位置也是巧了。赶上旁边这人,竟然就是在微薄上骂过他的京剧小生恒飞。

    显然恒飞也是有些名气的京剧演员,同样也没有画上京剧的妆,只是做了简单的梳化。只不过恒飞此刻,却恨不得画上京剧的浓妆,生怕被人认出来。

    翟南瞄了一眼恒飞,不禁笑道:“这不是恒飞吗?前两天看你在微薄挺活跃的,怎么就突然没动静了呢?”

    恒飞尴尬一笑,也没想回答,只是假装正在化妆不方便。

    不过徐老爷子,却当即冷哼了一声。

    他这次能来参加演出,就是为了给翟南站台压阵的,帮翟南站稳了跟脚,保住大嗓小生的传承。

    所以徐老爷子才给翟南安排了一个弟子的身份,就是要告诉所有人,他在支持翟南。

    可现在翟南说话,恒飞竟然没有回应,这什么意思?瞧不起徐老爷子!

    恒飞听到徐老爷子一声冷哼,顿时就哆嗦了一下。虽然他师傅不是徐老爷子的徒弟,但是他师傅的师傅,却是跟徐老爷子师兄弟相互称呼的。

    按理来说,这恒飞还要叫徐老爷子一声师叔祖,叫翟南一声师叔的。

    只见这恒飞,脸色通红,憋了半天,才尴尬地说道:“师叔祖,师叔。”

    徐老爷子面色依旧,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不过翟南却是个没事儿找事儿的性子,笑着说道:“问你话呢?这几天都没看你上微薄,都忙什么呢?”

    恒飞闻言,脸色更是难看。原本俊俏的脸孔,都开始有点扭曲变形了。

    翟南看恒飞不说话,又问道:“说话啊?师叔这不是关心你嘛。”

    恒飞憋了半天,说道:“这几天都在准备参加晚会的事儿,也是挺忙的。”

    翟南哦了一声,又说道:“这么说以前挺闲呗。所以才有时间上网?”

    恒飞听了这话,脸上就更挂不住了。刚才翟南的话,还算是闲聊,可这一句就是在指责恒飞。摆明了是说他,就是闲着没事儿干,所以才在微薄上抨击翟南的。

    恒飞气得直磨牙,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翟南则是继续说道:“没事儿,以后有师叔罩着你,有演出肯定带着你,省得你总是没事儿闲的。”

    翟南这话说完,恒飞的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可见也是气得不轻。

    徐老爷子在旁听着两人说话,也感觉这个恒飞敲打的差不多了,便说道:“好了,小南子,安心化妆,别总是闲聊了。”

    翟南随即应了一声,然后拿出手机,说道:“师傅,您老等会儿,我再发个微薄的。”说完,就拉着恒飞,“来,跟师叔拍张照。”

    恒飞苦着一张脸,跟翟南拍了一张合影。

    本来他以为这就算完事儿了,可是翟南看了看照片,却说道:“师侄,你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怎么一直苦着脸呢。”

    恒飞听了这话,恨不得上来跟翟南拼命。只不过他要是真的敢动手了,以后也就别想在这个行当里混了。最后也只能是咬着牙说道:“不是,我尿急,着急上厕所。”

    翟南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那你快去吧。怎么年纪轻轻的,肾就这么不好了,以后注意身体啊。”

    恒飞却只是咧了咧嘴,也不知道是要哭,还是要翻脸,最后还是走出了化妆间。

    徐老爷子瞄了一眼翟南,说道:“你小子差不多行了,别把整个京剧圈都得罪了。万一那天我两腿一蹬,有你好受的。”

    翟南摆手道:“老爷子,你可别逗了。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都能让你撞你跟头,你这身体比我都好。”

    徐老爷子听着,也是笑了笑,随后问道:“对了,刚才门口打架的时候,看你的身手也不错。是不是以前练过?”

    翟南可不敢说自己练过,他那两下全都是仗着附身傀儡,请李小龙上身才使出来的。所以他也不敢乱吹,只是说道:“我那是练过,就是看着那几个混账朝您冲过去,我怕您受伤,所以一时潜力爆发。”

    徐老爷子听到这话,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只是哼哼了两声,不过看上去心里却挺美的。

    翟南则是拿着手机,拉着徐老爷子,说道:“来,师傅,咱俩也拍着发微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