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小生之争-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87章 ——小生之争

    翟南跟徐老爷子拍好了照片之后,便直接发了微薄,便没有再去管。

    等两人画好了妆之后,又换上了栏目组给准备好的中山装,这才去跟栏目组方面交流进场,站位,顺序这些问题。

    其实这些事儿,早就应该跟节目组商量好了。只不过徐老爷子年事已高,而且地位也太高了,一般没人感觉打搅他。而且以徐老的舞台经验,基本上不会出差错,只要说明白了就好。

    而翟南虽然也是艺高人胆大,但是按照规矩,也早就应该过来报到了。只是翟南跟京剧圈的恩怨,三言两语也是说不清楚。没有徐老在场,马导演还真怕会搞出什么事儿来。

    所以翟南的待遇,也被提升到跟徐老一个水准,都是最后彩排的时候才来的。

    跟栏目组沟通一番之后,翟南也对节目流程有了大概的了解。前面是武生打头阵,开场热闹。随后扮上了全相的花旦青衣紧随其后,接着就是恒飞和翟南这两个小生只见,大小嗓之争。结尾才是徐老爷子压轴出场。

    翟南了解了这个过程之后,就瞄了一眼观众席上,还在审节目的马龙。

    没想到这家伙也是一肚子坏水。

    把我和恒飞安排在了一起,就是摆明了要做个比较。

    这货不是故意挑事儿吗。

    为了制造话题,这家伙也是挺没节操的。

    徐老看翟南面色不对,便问道:“小子,怕了?”

    翟南轻哼一声,“怕到不至于,就是觉得恶心。”

    徐老笑了笑,说道:“你是说马龙吧?”

    翟南微微点头。

    徐老毫不在意地说道:“他是晚会的总导演,自然要想尽办法,让晚会办的更出彩一些。虽然这事儿有点不厚道,但也是他的职责之内。这种事儿,我以前见得多了,你以后也肯定会见到更多的。”

    翟南叹了口气,“我倒是无所谓,本来就不是京剧圈的人,有什么事儿我也不在乎,不过这可能就要把您拉下水了。”

    徐老却无所谓地说道:“我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两腿一蹬,我管他们怎么说呢。你小子能给我稳住了就行,别管其他的了。”

    翟南听到徐老这么说,也就把心放下了。徐老不介意,翟南也无所谓,那就直接放开手脚来演吧。

    随后,翟南和徐老,还有一群京剧演员,都在后面开始吊起了嗓子。

    不过没多大一会儿,就有人通知要上台了。

    一大群人便呼呼啦啦地赶了过去,全都在后面等着。

    这时候,前一个节目已经结束了,主持人拿着台本,说了套词,这就该他们这群京剧演员上场了。

    打头阵的武生,其实还都是小孩,呼啦啦地上去了一大群。这边一群孙悟空大闹天宫,那边一群小哪吒就开始脑海了。

    几个小孩也是一板一眼,像模像样,就连翟南看着都自愧不如。

    随后,这一群小孩让开,正中走出一位花旦,演唱的正是贵妃醉酒。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杨贵妃便下场了,接着就是嫦娥奔月。

    这嫦娥奔月的演员,扮相柔美,嗓音圆润,看上去他就是个绝美的女子。但是翟南知道,这人其实是个男的,而且还是鼎鼎大名的梅派传人。

    而嫦娥奔月这出戏,正是当年梅兰芳先生,为了中秋而创作的应节戏。

    如果说马导演没请来徐老爷子的话,用这段戏来压轴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现在徐老爷子来了,自然是徐老爷子压轴,才是更稳妥的。

    但是在顺序的安排上,却把翟南和恒飞安排在了嫦娥奔月之后,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显然是马导演,想要故意安排大小嗓之争,在作出的这种安排。

    等到这位梅派传人唱完了,恒飞随即上场,只是一开口,翟南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因为这恒飞唱的,竟然是白蛇传中的许仙。

    在翟南面前唱许仙,这不是摆明了跟翟南叫板嘛!

    就连徐老也是脸色一沉,不禁说道:“这小兔崽子真是胆儿肥了。”

    其实恒飞也是倒霉,本来不知道翟南回来中秋晚会,所以才准备的白蛇传。只是没想到翟南就这么突然来了,还莫名其妙地成了他的师叔。

    可现在中秋晚会已经要进入最后的彩排了,他现在更改曲目也来不及了。所以他现在只能是硬着头皮上去,将这出戏唱完。

    这边翟南还是脸色不善的时候,旁边副导演就催促道:“翟老师,到你了!”

    翟南当即回过神来,快步走上舞台。在舞台中间站定之后,便开口唱道:“将军休要逞刚强,刚强怎比楚霸王霸王强来乌江丧,那韩信强来他丧未央。这都是前朝的刚强将,哪一个刚强又有下场征战哪有息战好,退后一步又何妨”

    翟南唱的这段,乃是吕布出面劝刘备与纪灵和解的,这也是徐老的意思。只是希望借这个机会,让翟南和京剧界的关系,不要再那么紧张。

    不过先前恒飞唱许仙,火药味十足,摆明了就是冲着翟南来的。而现在与翟南这段一对比,就显得恒飞有些小肚鸡肠,没完没了了。

    两者唱功上先不说高低,单是这气度上,恒飞就没办法跟翟南相比了。

    不过翟南却也没有多想,只是按部就班,唱完了就闪在一边。

    而徐老做为压轴,缓步上台,步履稳健,站定台中之后,朗声唱道:“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

    其实这段是老生的戏,徐老虽然也会老生的唱腔,但是最擅长的还是武生。只不过徐老这么大岁数了,还让人上去翻跟头也不合适,所以才改成了智取威虎山中的这一段。

    而且这段甘洒热血写春秋,也是京剧之中最为脍炙人口的一段。现在让徐老来唱,也是意义重于形势。

    等徐老这一段唱完,众人随即一起上台,陪着徐老齐声唱道:“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

    瞬间将场面引向了,周围的工作人员,也都忍不住地鼓起掌来。

    这不光是因为众人的表演很卖力,更是因为徐老的演出,的确让晚会增色了不少。

    马导演自然是十分满意,不光是徐老的出演,还有小生之争,更是能引起不少的话题,至少能对京剧圈产生不小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