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5.第875章 ——首映礼结束【三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875.第875章 ——首映礼结束【三更】

    童言无忌,天真无邪。

    小龙的这一句话,却要比翟南的电影,给周大嫂更大的触动。

    泪水不断滴落下来,感动再次震撼她的心灵。

    一部电影或许只能让一个人感动一时,但是翟南却把这份感动,化作力量去帮助了更多的人。

    翟南这半年的辛苦,或许得不到任何利益上的回报。但是跟这里的一百多个孩子相比,半年时间长吗?

    这部电影就此结束了,但是这份让人感动的力量,却烙印在了每个人的心里。

    小珑慈善基金会这个名字,则会永远地伴随这些孩子的一生。

    最后,翟南站在前台,带着所有的演员和慈善基金会的人,对着在场的数百位观众,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大家,谢谢你们的慷慨,感谢你们所做的一切。”

    掌声再次不可以抑制地响起,虽然并不猛烈,但却充满了力量。

    在翟南把诸多嘉宾依依送立之后,一百五十个家庭的父母孩子,却依旧留在了这里。

    这四百多人一起站在翟南前面,都是双目泛红,感动万分。

    翟南柔声说道:“谢谢你们能来,辛苦大家了!”

    四百多人,一百五十个家庭,却在这一刻,齐齐地朝着翟南鞠了一躬,异口同声地说道:“谢谢翟老师!”

    面对着这些人的一声道谢,一直没有流泪的翟南,眼眶却突然湿润了。

    翟南参与了电影的制作,这部电影他已经看了无数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电影的每一个细节。

    所以在观影的时候,翟南的内心是平静的。毕竟在让人感动的画面,在观看了无数次后,这份感动也会逐渐冲淡。

    但是当这一百五十个家庭,在他面前,说出这声谢谢的时候,翟南心中那扇已经开始关闭的大门,则瞬间开启了。

    翟南连忙摆手道:“大家客气了,现在时间已经太晚了。工作人员已经预订了酒店,大家快回去休息吧。”

    翟南虽然劝说着,让众人回家休息。但是每个家庭都不愿意这么离去,都想再拉着翟南的手,亲口对他说一声谢谢。

    这些家庭背后的心酸,没有人能够了解。可是翟南的这部电影,却好像在诉说他们的故事一般。

    有些时候,这种理解,或许比任何鼓励更让人,更加能够温暖人心。

    面对着不肯就此离开的众人,翟南只好一个个地与他们道别,把他们送回了酒店。

    而在影院外面,每一个离开首映礼的人,胸前都戴着一枚卡通胸章。

    这枚胸章上,是一只绿色的小龙,看上去很幼稚,甚至说是有点可笑。

    但是每个带着胸章的人,脸上都是充满了自豪和骄傲。仿佛这枚幼稚的胸章,是他们最让他们值得骄傲的印证。

    那些没能进入会场内的媒体,看着每一个出来的嘉宾,都是满脸泪痕,却带着温暖的笑意,也是格外地好奇。

    “这首映礼这么长时间,到底都发生什么了?”

    “谁知道了,入场卷就给了一张,我们只能派一个记者进去。”

    “我们也是,只能派一个记者进去。”

    “这翟南也真是的,全亚洲最大的放映厅都给他用了,放出来的入场卷居然还这么少。”

    “说的就是呢。一般电影首映礼,恨不得把所有媒体记者都弄进去,就他每个媒体只能进去一个。”

    “还不是因为之前的那三四百的普通人,起码占了一大半的位置。”

    “找一群普通人能有什么用啊!看宣传的话,还得是咱们。”

    “就是,靠着普通人做宣传,能有多大效果啊!”

    “你看人家辛初彬,全亚洲都走了一圈,一家媒体都没落下。”

    “辛初彬今晚就在魔都做最后一场首映宣传呢。看这架势,是要吃定翟老师了。”

    “翟老师今晚的首映礼算是失策了,找了这么多普通人进去!”

    “要是让咱们也进去,还能多拍两张照片做素材,真是可惜了!”

    “万一翟老师要是输了,那丢人可就丢大了!”

    “这还真不好说啊!辛初彬那边首映礼的情况,我们网站的记者都已经把资料传回来了,据说活动举办的很成功啊!”

    “辛初彬也是下了血本了,明天全亚洲上映,真不敢想象他的票房会是多少。”

    “只能祈祷翟老师这首映礼办的也不错了!”

    “祈祷有屁用,等人出来问问就好了!”

    一群记者就在议论的时候,之前进入会场的媒体记者,也都纷纷出来了。而跟着一起出来的还有翟南,以及那三四百的普通观众。

    而这些记者,也是全程跟随,手中的相机不断地拍摄着,恨不得把所有过程都记录下来。

    等到翟南等人来到门口的时候,一群人呼啦一下就全都冲了上来。

    “翟老师,你这场首映礼足足用了三个小时,不知道里面都发生了什么?”

    “翟老师,你有信心打败辛初彬吗?”

    “辛初彬今晚在魔都举行首映宣传,翟老师你知道吗?”

    “翟老师,你有什么相对辛初彬说的吗?”

    “翟老师,我看所有观众都带了一枚胸章出来,这是有什么特别寓意吗?”

    一群人问题不断,翟南却摆手说道:“麻烦大家先让一让,让这些小朋友和家长先回酒店休息。”

    众人闻言一愣,随即纷纷看去。只见这三四百的普通观众,全都挤在影院门口了。

    现在翟南发话了,记者们也都纷纷退让。

    而翟南则跟他们一一道别,甚至叫得出每个人的名字来。

    在场记者又是端起相机,疯狂地拍摄了起来。

    等到一百五十个家庭,全都离开了影院之后。记者再次围了上来,开始追问着翟南。

    翟南看着这群记者,嘿嘿一笑,“今天太晚了,大家明天看新闻吧!”

    翟南这话说完之后,这群记者差点没吐血。

    让我们看新闻!

    新闻就是我们写的!

    你一句话不说,让我们怎么写啊!

    明天还有个毛新闻啊!

    而就在所有记者想要吐槽的时候,那些进入会场观影的记者,却拉着他们的同事说道:“行了,别问了,该拍的我都拍了,该记的我也都记了,让翟老师回去休息吧!”

    “哎,你今天怎么回事儿?平时抢新闻,可比我还疯狂,今天这是怎么了?不对啊,你这是哭了吗?”

    “谁哭了,我没哭啊!”

    “被扯了,你脸上这泪痕,明显就是刚哭过。我擦,你不是吧,看个电影还哭了!”

    “去去去,你管得着吗?”

    “行,你哭不哭我管不着,但是新闻呢?”

    “新闻有,今天一晚上翟南就狂揽了十亿!”

    “我擦,不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