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0.第890章 ——百子图的价格【三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890.第890章 ——百子图的价格【三更】

    徐老爷子的百子图送到台上之后,台下一群富豪瞬间都开始两眼放光了。

    那北国春可不是什么人都拍的起的,但是这百子图可就不一样了。也是一件极具价值的艺术品,而且百子图寓意极佳,更是古董画作。

    所以这幅百子图,可以说是整个拍卖会上,价值仅次于北国春的画作了。

    拍卖师将百子图简单介绍一番之后,便说道:“百子图底价一千万,现在开始竞拍!”

    拍卖师此言一出,台下顿时就有人喊道:“一千二百万!”

    不过这边话音未落,那边就有人喊道:“一千三百万!”

    叫价的声音,几乎是此起彼伏,价格很快就被交到了三千万,而且似乎根本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

    在一旁的媒体记者,一个个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这分分钟价格就翻了三倍啊!”

    “三千万啊!砸都能把人砸死了!”

    “有什么大不了的,翟老师的一首歌,就价值千万了,翻了几百倍呢。”

    “这尼玛能比吗?那一首歌底价就五万,翻了二百倍才一千万。这可是底价就一千万,这要是能翻二百倍,谁能买得起啊!”

    “现在这叫价还算是客气的,之前在网络上就有人预估这幅画,价格会过亿啊!”

    “估计这一场拍卖会下来,小龙慈善基金差不多又有五六亿进账了。”

    “不会这么夸张吧!现在都已经拍了一半了,满打满算才一个亿的成交价。”

    “这你就不懂了吧!之前拍卖的都是艺人的东西,如果不是艺人粉丝疯狂喊价,或者是有特殊意义的物品,价格都不会太高的。”

    “就像龙豪大哥的那套铠甲,实际价格才三百多万,结果被秦洪信叫到了一千五百万。”

    “如果是刘天王的首座奖杯,韩夏得国际大奖那部电影的戏服,都会拍出天价的。”

    “没错,像今天的这种一般的私人物品,就是大家互相给个面子,不会拍出太高的价格的。”

    “其实重头戏,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在百子图之后,才是那些书画协会的艺术家们的作品。这些老艺术家的书法画作,可都不便宜。”

    “而且这些老艺术家年岁都不小了,搞不好那天这些画作就成了孤品,价格还会上涨的。”

    “所以说这后半段,才是真正的重头戏,前面就是炒炒人气罢了。等到那些艺术家的画作拿出来,你看着吧!千万百万的那都是打底的数字!”

    这边记者一阵闲聊的功夫,百子图的价格已经被喊道了九千三百万,差那么一点就已经过亿了。

    虽然叫价的声音少了,但是却一直没有停止下来,一直都有人在不断地叫价。这幅画过亿的可能性,也是越来越大了。

    就在众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这幅画上的时候,一个羊城来的富商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这位富商愣了一下,随即便说道:“明白,嗯,好的,我一直开着蓝牙跟你说。”说着,就戴上了蓝牙耳机。

    过了片刻,这位富商便大喊道:“一亿两千万!”

    百子图的价格瞬间过亿,而且还多了两千万。

    如此大幅度的加价,就是摆明了要拿下这幅画。这时候,还想加价的话,那就是要跟这位明着拼刺刀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拍卖师大声说道:“好,这位先生出价一亿两千万,还有加价的吗?如果没有的话,这幅百子图可就要归这位先生所有了!”

    拍卖师此言一出,众人仍旧是一阵沉默。

    拍卖师随即喊道:“一亿两千万一次!”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一个魔都来的富商,突然喊道:“一亿三千万!”

    此人话一出口,全场都是一片惊呼。

    拍卖师眼睛也都开始放光了,连忙说道:“这位先生出价一亿三千万,一亿三千万了!”

    而就在此时,一直没说话的齐老爷子,犹豫了一下喊道:“一亿五千万!”

    此言一出,众人更是为之侧目。这么往上跳着加价,就是要逼得对手退让啊!

    那魔都的富商听到了这个报价,不禁轻轻摇头,没有在多说什么。

    不过那羊城富商却在嘀咕了两句之后,直接大声喊道:“两亿!”

    此言一出,全场众人都纷纷看向了他。不光是因为他爆出了两亿的价格,更是因为他敢跟齐老叫板啊!

    拍卖师听到这话,又是一阵激动地大喊。而齐老爷子却只是微微摇头,竟然没有在继续跟着叫价。

    拍卖师大声喊了三次,结果还是没有人继续竞价,最后这幅百子图被这位羊城富商,以两亿的价格拍走。

    翟南坐在徐老爷子身边,不禁说道:“师傅,这幅不会是你的藏品中最值钱的了吧?”

    徐老爷子嘿嘿一笑,“就是顺手捡了一幅而已。”

    翟南不禁等到了眼睛,“没想到你老也是亿万富豪啊!”

    徐老笑了笑,“我算什么亿万富豪啊!就是当初跑江湖,走南闯北结交的朋友多。大家知道我喜欢这个,随便送我几幅画而已。我也没打算要买,要不是你小子搞事情,我会拿出来吗?”

    翟南对于徐老的藏品,也是心里清楚的很。这老爷子的收藏室里的那藏品加在一起,在京城里买一条街都够用了。

    但如果说老爷子有钱,那也不是,因为这些藏品都是亲戚朋友送的,他一分钱没花过。而这些藏品,老爷子也没想过拿出来卖,所以老爷子身价不菲,但是钱却没有多少。

    这边徐老爷子的百子图被拍走之后,紧跟着便是一位书画协会的老爷子的画作。

    这位老爷子也是成名的老艺术家,听众人此起彼伏的叫价声,就知道这话也起码上千万了。

    而就在所有人都在叫价的时候,之前拍到百子图的羊城富商,却在低声说道:“宋少,百子图已经拍下来了,用了两亿。”

    “嗯,明白,北国春我一定也会帮您拍下来的!”

    “没问题,都是小意思,您客气了!”

    “钱都是小事儿,什么时候都可以。就是合作的事儿?”

    “好好好,肯定让您满意!”

    而与这位羊城富商通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被翟南赶走的香江大少宋毅然。

    此刻,宋毅然正在饭店的一个包厢内,在他的桌前正是一台笔记本电脑。

    因为这场拍卖会是网络直播的,所以宋毅然通过网络也可以看到拍卖会的现场,只不过他堂堂香江宋家大少爷,居然要用这种方式参与拍卖,也是太丢人了点。

    宋毅然脸色阴沉地看着画面,忍不住咬着牙骂道:“这个该死的翟南,要不是为了这两幅画,我怎么会受你这种鸟气!”

    宋毅然一阵咒骂之后,便扭头看向旁边的助理,不满地呵斥道:“那家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