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出卖李文化-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91章 ——出卖李文化

    翟南卧倒在后座,虽然一直在装睡,可是耳朵却一直竖着。这种时候,当然是偷听八卦的好时候了。

    车开了一会儿之后,就听到穆逢春突然说道:“老李,还记得上学的时候吗?”

    李文化应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

    穆逢春则是继续说道:“想想那时候真好,大家都那么年轻,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李文化干笑了一声,说道:“那时候都是年轻气盛。”

    穆逢春却说道:“我看是血气方刚。你还记得在学校后面的小花园,你都做了什么了吗?”

    李文化听到这话,顿时哆嗦了一下。

    翟南在后座,虽然看不到李文化的表情,但是却明显感觉到车子抖动了一下,显然是文化哥也不淡定了。

    紧接着,就听李文化说道:“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还替它干什么。”

    穆逢春却说道:“人老了,就爱回忆过去的事儿。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能回到当初就好了。还记得在老教学楼的自习室里……”

    穆逢春话未说完,车子就猛地拐了一下,差点没把翟南从后座上摔下来。

    而车外则是传来一阵叫骂。

    “你特么会不会开车啊?”

    “自己作死,去跳楼啊!”

    “上马路这么开车,你疯了吧!”

    听到外面的叫骂声,翟南也能猜到刚才是有多惊险了。

    这穆大姐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居然让李文化这么激动,难不成在自习室,还能发生点什么?

    翟南正想着呢,就听到穆逢春说道:“老李,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当年大家都太年轻,不懂事儿。我现在又没说,让你负责。”

    翟南听到这话,差点没绷住。

    真是万万没想到啊!居然能听到这么劲爆的内容。

    这文化哥以前还真是挺厉害的,学校自习室里,都这么放得开。

    随后,就听到李文化说道“小春,翟南还在后座呢,你说这些干什么。”

    穆逢春却说道:“他不是睡着了吗?这不就像当年在自习室一样,都是充满了回忆。”

    翟南听到这儿,真是一下没人住,直接就笑出声了。

    穆逢春和李文化听到翟南的笑声,也都是一惊,纷纷回头看了过来。

    翟南灵机一动,含糊不清地说道:“嗯!喝……喝喝!”说着,翻了个身,继续装睡。

    李文化随即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还好是说梦话。”

    穆逢春笑道:“怎么,你都敢那么做了,还怕让人知道?”

    李文化咳了一声,说道:“小春,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况且我现在也结婚了,孩子也不小了。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

    穆逢春却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事情虽然都已经过去了,但是与你一起经历过的人,却永远地留在了回忆中。老李,你说呢。”

    李文化没有说话。

    穆逢春则是继续说道:“有时候,我真的希望能够回到过去,那时候我还是那么年轻,你还是属于我的。如果还能重来一次的话,我肯定不会让你离开我。”

    过了半晌,李文化低声说道:“我也是。”

    翟南听到这儿,差点没直接蹦起来。

    之前看着李文化那么抗拒,还以为他是有多三贞九烈呢。

    没想到现在居然这么说,真是人不可貌相,是不是花心,从脸上看不出来啊!

    而当李文化说完这话之后,穆逢春突然说道:“可惜,咱们都回不去了。”

    李文化也是说道:“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当年的那些事儿,就让它永远地留在回忆里吧。”

    穆逢春沉默了半晌,问道:“那你和你老婆?”

    李文化直接说道:“我很爱我老婆,也很珍惜她。”

    穆逢春却问道:“那你刚才还那么说。”

    李文化叹了口气,说道:“人年纪越大,后悔的事情就越多,也就越来越珍惜眼前人。如果当年我不是那么意气用事,也许现在我跟你……”

    说到这里,李文化沉默了片刻,随后继续说道:“如果我现在我和当年一样,选择了放弃我老婆。也许十几年后,我也会和现在一样后悔。我们都在彼此的身上,学会了成长,让我知道有些事儿,当你知道后悔的时候,其实已经来不及了。”

    穆逢春沉默了半天,说道:“多谢了,老李。”

    李文化笑道:“都是老同学,什么谢不谢的。”

    翟南趴在后座,一直都在偷听。开始的时候,还是当作一个笑话,可是当他听到李文化的这一番话,总觉得自己似乎懂了一些什么,但是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懂了什么。

    就在这时,翟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翟南随即拿出手机,装作迷糊地问道:“谁啊?”

    电话里却传来韩夏的声音,冷冰冰地问道:“你在哪儿呢?”

    翟南微微皱眉,不知道韩夏有找他做什么,便说道:“车上呢。”

    而韩夏则是追问道:“谁的车?是不是柯曼的?”

    翟南顿时一愣,这什么情况,跟柯曼有什么关系?

    对了,一定是杨美琪这个八卦婆,跟韩夏举报我了。

    这丫头怎么这样啊!

    就是随便聊了两句,都能幻想出这么多事儿来。

    她怎么不说,我还跟她聊过呢。

    翟南随即说道:“什么柯曼的车,我跟她又不熟。对了,你在哪儿呢,我有事儿跟你商量。”

    翟南可还是记得徐老大寿的事儿,不管韩夏能不能过来,终归是要问问的。

    韩夏听到翟南这话,才缓了口气,说道:“我在魔都,准备过中秋呢。你有什么事儿?”

    翟南随即说道:“中秋之后,农历八月十八,是我师傅大寿,你有没有时间过来一趟。”

    韩夏显然没明白过来,问道:“你师傅?你哪儿来的师傅?”

    翟南答道:“今天刚捡的便宜师傅,非说要看看你。”

    韩夏轻哼了一声,“哪有捡来的师傅,你少骗我了。”

    翟南笑道:“算是白捡的师傅,就问你有没有时间,能不能过来吧。要是没空的话,就算了,我也不强求。”

    韩夏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的时间安排不好说,到时候再说吧。”

    “哎,别不好说啊!行不行,你也得给个准信……喂,喂!靠,又挂我电话。”翟南骂了一声,把手机放了起来。

    穆逢春看向翟南,问道:“弟弟,你这是跟谁打电话呢?我听着语气怎么感觉不对呢?”

    翟南无所谓地说道:“我媳妇的电话。”

    穆逢春惊讶地说道:“你这么年轻就结婚了?”

    李文化则是接茬说道:“你要是知道他媳妇是谁,肯定更惊讶。”

    穆逢春当即问道:“谁啊?”

    翟南刚想阻止李文化,可是李文化的嘴更快,直接说道:“韩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