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第926章 ——审核结束【四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926.第926章 ——审核结束【四更】

    韩夏闻言一愣,“有么?你想多了,呵呵!快要咱们上台了,我先去准备一下,你也快点准备吧!”说着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翟南撇嘴,我信了你的邪啊!你俩私底下没有交流,那才有鬼呢!

    这时,舞台上,袁逸已经带着舞者上台,开始了他的演出。原本翟南要唱的这首歌,现在交给了袁逸,竟然毫无为何感。

    等到袁逸一曲唱完,台下一群导演也都是满脸的惊喜,没想到效果这么好。而后台则是愁云惨淡,一片哀嚎。

    “哎,袁老师这首歌太魔性了,我感觉自己好像被洗脑了!”

    “为什么脑海里总是浮现刚才袁逸唱的歌词啊!”

    “这歌太魔性了吧!”

    “麻蛋的,等会儿就要上台了,我都要把我的歌给忘了!”

    “这个袁逸,真是太混蛋了!”

    就在众人抱怨不断的时候,有工作人员喊道:“下一组,到谁了?”

    紧跟着,便又有人喊道:“翟老师,韩女神,到你们了!”

    翟南和韩夏闻言,立马拿上话筒,便立刻走上了舞台。

    舞台上,没有伴舞,没有任何的舞美设计,两人纯粹依靠着唱功和真挚的感情,倾情演绎了这一首歌。

    等到两人唱完,台下众人都忍不住鼓起掌来了。

    与刚才袁逸那种欢快魔性的歌曲不同,翟南与韩夏合唱的歌曲,更加注重情感的演绎。

    让人听完之后,就会感觉这首歌是写给他的,这首歌是唱给他的,里面的每一句歌词,都会是他心情的写照。

    后台众人遥望两人,都忍不住赞叹了起来。

    “翟老师就是翟老师,这歌写的太好了。”

    “要我说是两人唱的太好了,感觉整个人都被吸引了过去。”

    “这首歌真是太棒了,唱的太美了!”

    “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一首歌可以如此打动一个人,今天终于听到了。”

    “我感觉我已经忘了袁老师的歌!”

    “再魔性的歌曲,在真挚的感情之前,也都会消散的。”

    “你们看着翟老师和韩女神站在一起,有没有觉得好般配?”

    “有啊,有啊,我早就想说了。两个人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看起来就很搭啊!”

    “刚才翟老师还那么维护韩女神,不知道两人有没有可能在一起。”

    “我倒是希望他们可以在一起,这才象是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

    “没错,就是这个感觉。”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翟南已经拉着韩夏走下了舞台。众人见状,便连忙停止了议论,纷纷赞美起了刚才两人的歌声。

    翟南连忙与众人道谢,随后才与韩夏说道:“你先回去吧,我还要跟着导演组的继续评选节目呢。”

    韩夏也只是应了一声,便独自去找地方卸妆了。翟南则匆匆回到观众席,拿着评选表,继续看了下去。

    等到节目表演完毕,众人又坐在一起,整理意见,重新商量节目的编排问题。原本翟南就是答应做四个节目,现在却完全被拐带成了导演组的人。

    众人聚在一起,又是开了许久的会。好的节目,就像翟南编排的几个节目,完全是可以确定下来的。其次的节目,需要修改的地方,就立刻修改。再差的就直接毙掉。

    回忆一直开到了半夜零点,等翟南走出会议室之后,才如梦初醒,忍不住骂道:“靠,又白干了半天活!”说着,便连忙找到了蒋暮云,立刻离开了华视。

    到了第二天,翟南便没有再去华视,而是回到了天元,开始了自己的工作。之前拍摄的歌曲mv,还有《火星》的后期剪辑,《大圣归来》的配音,全都需要翟南来主持。

    就在翟南沉浸在工作中时,在京城的一家酒店内,朴业基此刻却暴怒地喊道:“你说什么,不用我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耍我吗?”

    电话那边正是华视的一个工作人员,直接对朴业基说道:“朴先生对不起,这是导演组的意见。因为你昨晚没有参与节目审核,也没有提供相关的视频资料,所以现在只能这样了。”

    朴业基怒吼道:“假话,全都是假话,是不是因为翟南,我知道他也是导演,一定是他把我踢出来的!”

    工作人员在电话那边冷笑一声,“你知道就好。”说完,一点面子不给,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昨晚的事儿,吴同虽然三令五申地不让外传,但是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个个越乱传,这事儿就越夸张。

    到最后大家基本上都已经认定了,这个朴业基就是个无耻变态的人渣。

    所以这个工作人员给他打电话通知的时候,也没对他有什么好脾气,基本上是一点面子也没给。

    朴业基看着电话,不禁气得把电话摔在了地上,怒骂道:“翟南这个混蛋,这次真的被他害死了。原本还想趁着上华视春晚的机会,打开在华国的市场,没想到就这么失败了!”

    经纪人在旁也是沉着脸,说道:“这是计划内的一步,现在上不了,只能完全修改你的推广计划了。”

    朴业基说道:“不行,不能就这么便宜了翟南,你给我想办法害他,我要他也上不了春晚!”

    经纪人皱眉说道:“这里毕竟不是寒国。”

    朴业基却摆手说道:“我不管是在哪儿,就是不能这么便宜了他。我就不相信他会有多么干净,他一定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儿,你要想办法给他爆出来,让他也上不了春晚。”

    经纪人沉默片刻,说道:“我尽量试试吧。不过你的训练也不要松懈,华视春晚上不了,还有京城卫视,魔都卫视……等着呢。”

    朴业基听到这话,不禁皱眉,说道:“我倒是想训练啊!可是我这里被翟南踹了一脚,到现在还没有消肿呢。”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屁股。

    经纪人看着朴业基一边大一边小的屁股,也是一阵无奈,说道:“算了,算了,你先休息吧。这些事儿,都交给我处理。”说着,便直接离开了房间。

    而朴业基趴在床上,却是越想越郁闷。本来是有机会上春晚,打开华国市场的。结果现在被人踹了一脚,讹了一百万,到最后还没能上春晚。

    现在睡觉都只能趴着,上厕所都不敢坐马桶,只能半蹲着泄粪。这愤肯定是泄得不痛快,把脑袋都憋大了。

    朴业基随即把手机掏了出来,直接打了一个电话,“哥,你这次一定要帮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