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第928章 ——是个棒子!【一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928.第928章 ——是个棒子!【一更】

    当晚翟南依旧是工作到十一二点,才从天元离开准备回家。 (   )

    不过因为天元距离市区较远,所以必然会路过一片野地,才会进入市区。每次在这么晚的时候路过这边野地,感觉也是挺吓人的,不过到了市区就会感觉好多了。

    蒋暮云和往常一样坐在驾驶座开着车,翟南则靠在副驾驶座上假寐。

    可就车马上要到市区的时候,蒋暮云却突然停了车。翟南本来就没睡着,感受到蒋暮云停车了,便随之睁开了眼睛,问道:“怎么了?”

    蒋暮云随即朝前一指,“你看吧!”

    翟南揉了揉眼睛,朝着前面看去。只见前面不远的地面上,一个人正躺在地上,旁边还有一辆摩托车。

    翟南顿时一愣,才有的拿点睡意瞬间消散了,当即说道:“这是出事儿了吧!快点打电话报警,我下去看看!”说着,便要下车。

    可就在这时,蒋暮云却一把拉住了他,说道:“不对,这人有问题!”

    翟南疑惑地问道:“有什么问题?这不就是摔倒了吗?你怕是碰瓷的?别闹了,碰瓷也不能在这荒郊野外的啊!”

    蒋暮云摇了摇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这人肯定有问题,你仔细看看地面!”

    翟南不禁皱眉,朝着地面上看了过去。地面上就是一些积雪,还有写车辆驶过的痕迹,便再无其他了。

    翟南疑惑地问道:“这有什么问题?”

    蒋暮云叹道:“平时看你挺聪明的,现在怎么这么白痴呢。这家伙要是真出了车祸,他难道不会刹车吗?这么摔倒的,地上肯定会有一道痕迹。可你现在看看,周围什么拖行的痕迹都没有。难道他是直挺挺地摔在地上的?有这么出车祸的吗?”

    翟南也是一愣,仔细地看了看,果然就像蒋暮云所说的一样。

    不过翟南想了想,却说道:“如果是突发疾病呢?这大冷的天,让他在这儿冻着,也不合适吧!”

    蒋暮云翻了白眼,“哪有这么巧的事儿!”

    翟南随即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你先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我下去看看。”说着,就又要下车。

    蒋暮云却一把拉住翟南,说道:“你打电话,我下车去看看他。”

    翟南笑道:“我功夫可比你的好!”

    蒋暮云撇嘴,“但是在这方面,我可比你专业!”

    翟南想了想,毕竟蒋暮云以前是当兵的,肯定比自己更会急救,索性就点了点头。

    蒋暮云当下便下了车,翟南拿出手机,则是先打了急救电话。而这时,蒋暮云则把地上那人翻了过来,简单地查探了一下,又对着翟南招了招手。

    翟南见状,连忙就下了车,问道:“怎么了?”

    蒋暮云随即说道:“这人心跳正常,但就是脸色发白,昏迷不醒。我现在不清楚他的情况,咱们最好先别动他。你去后备箱里找找,应该有两条毛毯,先给他盖上再说。”

    翟南听到这话,便连忙收起了电话,去后备箱拿出了两条毛毯。

    虽然翟南是想把这人抬进车里,但是蒋暮云说不能乱动,那最好就还是先别乱动了。

    那好了毛毯,翟南便立刻跑了过来。蒋暮云接过毛毯说道:“你先把他的摩托车挪走,我好吧毛毯铺上去。”

    翟南点了点头,随即便上前去搬动摩托车。

    可就在这时,这个原本还在昏迷不醒的男人,却猛地坐起身来。同时,他的手里又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把匕首,直接朝着翟南的腰间脊椎刺了过去。

    而翟南此刻却根本没有注意到,蒋暮云见此情景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好在她也是军人出身,反应速度也是极快。

    眼看着这人突然动手,蒋暮云当即就大喊一声,“快闪!”说着,便直接把手中毛毯朝着那人丢了过去,挡住了他这一刺。

    翟南听到蒋暮云的大喝,却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正回身去看。

    那人被毛毯挡了一下,没有刺中翟南,却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撑地起身,又朝着翟南刺来。

    翟南现在正岔着双腿正在抬摩托车,现在根本没办法转身避开。只能直接朝前扑到,匆忙地避开了这人的一刀。

    那人两次失手也是气急败坏,此刻更是站起身来,双手紧握匕首,再次朝着翟南刺了过去。

    如果现场只有翟南,这一刀恐怕是避无可避了。可现在在场的却不只是翟南一个人,还有蒋暮云就在旁边。

    蒋暮云见势不妙,当下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照着这人的腰眼就是一脚。

    那人开始只看蒋暮云不过是个女人,根本没有当做一回事儿。可现在被狠狠地踢了一脚,都快觉得自己的腰子都要被踢出来了,这才发现蒋暮云竟然也是个高手。

    剧烈的疼痛之下,那人连手中的匕首,也是没办法在握紧了,直接蜷缩在地上,就像只煮熟了的大虾一样。

    而翟南也随之翻身而起,连忙站起了身来。

    蒋暮云行动干脆利落,随即捡起毛毯,当作绳子先把这人的腿个缠住了。

    翟南这才缓过神来,照着这人肚子又是一脚,忍不住咒骂道:“你奶奶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还特么想暗算老子,说!谁派你来的!”

    那人死猪似的瘫在地上,一句话也没有说。

    蒋暮云则说道:“小南,后备箱里有绳子,你给我拿过来,我现在就给警察打电话。”

    翟南点了点头,立刻去后备箱里,把绳子取了出来。这边蒋暮云也打完了电话,就等着警察过来了。

    蒋暮云接过身子,直接就把这人给绑了起来。翟南看着蒋暮云的手法,可是十分专业正规,就连最后打得结,翟南都没有看到过。

    捆好了这人之后,翟南忍不住骂道:“这又是哪个孙子派来的!”

    蒋暮云撇嘴,“估计是你太招人烦了,所有总有人想弄死你!”

    翟南轻哼一声,照着那人肚子又是一脚,“说,谁让你来的!”

    这人一声猛哼,却没有说一句话。翟南也不客气,当下又是七八脚,踢了个痛快。

    这人被翟南踢了半天,最后终于憋出了一句话,“阿希白!”

    翟南顿时一愣,当即骂道:“你丫的是个棒子!”

    想到此处,翟南直接用寒语问道:“说,辛初彬,朴正欢,朴业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