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3.第933章 ——又是个棒子!【一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933.第933章 ——又是个棒子!【一更】

    翟南此言一出,女生顿时露出了一副不满的神色,“昨晚你还叫我小白兔的!”

    翟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大姐,别闹了行吗?这点事儿,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现在都跟我见面了,还至于玩这套吗?说吧,你到底是谁?‘等着土豪来表白’,‘漂亮小姐姐’,还是‘想得美的美’?”

    这个女生微微一怔,“我是‘等着土豪来表白’。”

    翟南微微点头,跟自己猜的一样,也就这位能干出这种事儿了。

    翟南如此想着的时候,这位女生说话了,“你什么时候把股份给我啊?”

    翟南闻言,直接就笑了出来,“你还真信了?”

    女生皱眉,“不是你说的嘛!”

    翟南不禁笑道:“股份的事儿,咱们等会儿再说。你先说说你真名叫什么,家住哪儿,今年多大了!”

    女生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叫白诗。”

    翟南闻言一愣,“白什么?”

    白诗连忙说道:“白诗,诗歌的诗。”

    翟南这才点了点头,“没想到你名字还挺直白的。”

    白诗则跟着说道:“我上个月才到京城的,一直都住在王姐给安排的公寓。”

    赵队长在旁,忍不住问道:“您今年多大了?”

    白诗抬头看了一眼赵队长,“我今年十九。”

    翟南不禁一愣,“十九就整容了!”

    白诗的脸色随之一变,瞬间就显得十分局促,连忙对翟南说道:“你什么时候给我股份?”

    翟南则说道:“你在网上黑了我半天,总得让我知道为什么吧?谁让你这么做的?为什么这么做?除了你之外,还有什么人?”

    白诗闻言,似乎很是害怕,直接说道:“那我不要股份了,你给我钱就行。你要是不给我钱,我还在网上说你。我告诉你,我手里还有照片呢。能一直黑你,让所有人都骂你。”

    翟南轻笑,“骂我的人多了,我在乎多你这几个嘛!”

    赵队长则问道:“你刚才说的王姐是谁?”

    白诗犹豫了一下,“你再不给我钱,我可就走了。”

    秦洪信见状,随即露出了一副痞子的模样,说道:“小姑娘,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来敲诈的!知不知道要被判多久?知不知道监狱里面什么样?现在你走,我们就立刻叫警察过来,直接把你扔监狱里去。”

    白诗闻言,顿时就是一惊,脸上随之出现了一副害怕的样子,连忙说道:“我什么都没干,你别找警察抓我!”

    秦洪信看这招有用,便继续说道:“你不说,我现在就找警察来。到时候就把你扔监狱了,我随便塞点钱,就能让你在里面待一辈子都出不来!”

    白诗听到这话,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赵队长则是满脸尴尬,当即咳嗽了一声。

    翟南适时地问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白诗犹豫了一下,问道:“我要是说了,你是不是不找警察抓我?”

    翟南则说道:“看你说没说清楚了!”

    白诗随即说道:“我说,我多说。王姐是我们老板,我现在的样子,就是她花钱整的,然后让我们帮她赚钱。前两天,王姐带了个外国人,还有个跟你长的很像的人,一起来找我们。让我们跟那个和你长得像的人拍那些照片,还让我们发到网上去。然后那个人就走了,我们就都留下来陪那个外国人。就这些了,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说着,又加了一句,“微薄都是大姐让我发的!”

    白诗虽然没有直说,但是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众人也都听明白了。

    这个王姐肯定就是个老鸨,然后骗白诗这种脑子不太灵光的小姑娘整容,然后再让她们去接客,让她们出卖身体来给她赚钱。

    而白诗所说的外国人,应该就是这件事儿的主谋了。

    翟南随即问道:“你知道这个外国人叫什么名字吗?他是哪国人?”

    白诗摇头,“我不知道是哪国人。但是王姐一直都叫他金经纪。”

    翟南不禁一笑,“又是个棒子!”

    赵队长点头说道:“可能和昨晚的那个家伙有关系。”

    翟南跟着说道:“但不是一伙的。”

    赵队长犹豫了一下,说道:“现在没办法下定论,还要继续查下去才行。”

    翟南随即说道:“那好,人你就带走吧。不过记得通过你们官微发个微薄,帮我澄清一下,我可不想一直背着这个黑锅。”

    赵队长不禁笑道:“你不是不介意被骂吗?”

    翟南挥手道:“随便说说的,你怎么还当真了呢。”

    赵队长随即笑道:“好吧,回去就让人给你发微薄澄清。”说着,对着里面的办公室摆了摆手,“出来吧,收拾一下,咱们也该回去了。”

    躲在小办公室的警员,随即走了出来。

    而白诗看见穿着警服的警员,顿时就是一愣,当即就哭出来了,“你们不说不报警抓我的嘛!你们骗人!”

    翟南见状,随即说道:“就是让你配合警方调查一下,如果你配合的好的话,你就没事儿了。你要是不配合的话,那就只好抓你顶罪了。”

    白诗闻言,连忙点头说道:“我知道,我配合,你们别抓我去坐牢。”说着,脸上的妆都哭花了。

    赵队长无奈地说道:“你们能不能不这么吓唬她了,说的我们都好像十恶不赦似的。”

    翟南无奈地说道:“得,我还说错了,那您自己看着办吧。”

    赵队长面对这个哭哭啼啼的小姑娘,也是一阵无语。最后只好连忙跟这个警员收拾了一下,带着摄像资料和照片,还有这个小姑娘一起离开了。

    看着三人离开之后,秦洪信不禁说道:“这个王姐也真是个奇葩了,她都是从哪儿骗来的小姑娘,一个个的智力都有问题啊!”

    李文化则是叹道:“如果不是因为这小姑娘脑子不太灵光,恐怕也不会被人这么骗了。”

    文雅惋惜道:“才十九岁,就被人拐骗做这种事儿,以后可怎么办啊!”

    苏薇也是叹道:“真不知道她以后要怎么面对她的父母。”

    秦洪信却说道:“估计就是她爸妈见了她现在的样子,也认不出她到底是谁了。”

    翟南轻叹一声,“希望赵队长早点把人抓到吧,别让那个什么王姐,再去祸害其他人了。”

    就在众人长吁短叹的时候,唐果儿不禁凑了过来,问道:“翟老板,你怎么把自己的小情人给送走了?”

    翟南回头看去,对着唐果儿摇了摇头,说道:“以后遇见姓王的妇女,你记得要绕路走啊!”

    唐果儿:“什么?”

    其他人则是一脸坏笑,跟翟南一样,都是摇着头离开了。只有唐果儿一脸茫然,看着众人背影,还在大喊道:“到底什么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