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章——《抖空竹,俏花旦》【三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九百五十章——《抖空竹,俏花旦》【三更】

    “哦买嘎!我的男神是怎么了?”

    “袁逸是彻底被翟南给带跑偏了!”

    “从此以后在谐星这条路上一去不复返啊!”

    “前有俏夕阳,后有倍儿爽,从这两个节目,就可以猜测到翟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什么意思?翟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翟老师是个不可捉摸的人啊!”

    “之前新闻就有爆料,据说这首歌原本是翟南要唱的,不过最后却让给了袁逸。”

    “男神自讨苦吃吃啊!”

    “我倒是觉得这首歌成就了袁逸,帮他拓宽了戏路啊!”

    “尼玛,难道只有我觉得这首歌很魔性吗?这个魔鬼似的旋律,已经在我脑海里开始无限循环了。”

    “天空飘来五个字!”

    “那都不是事儿!”

    “是谁也就烦一会儿!”

    “一会儿就完事儿!”

    “楼上已经全部中毒,除了我以外,这感觉真是倍儿爽,就是这个!”

    虽然这首歌槽点无数,但是却也是帮助袁逸圈粉无数。几乎所有人都未曾想过,袁逸居然能驾驭这种类型的歌曲,并且表演的如此成功。

    这一首歌仿佛给袁逸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而袁逸下了舞台之后,却是满脸喜色地说道:“爽,爽,爽,爽!”

    还没走远的翟南见状,问道:“真的感觉这么爽吗?”

    袁逸点头道:“这是当然了,唱完了这首歌,我感觉另一个自我被释放了出来。以前跟老师学解放天性的时候,都没感觉这么痛快过,感觉太爽了。”

    翟南笑了笑,“你高兴就好!”

    袁逸则说道:“也要多谢你了,给我这个机会,要不然我也不会发现我还能有这样的一面。”

    翟南闻言,只能是尴尬的一笑。

    原本翟南写这首歌的时候,就不觉得春晚导演组能通过。结果没想到这首歌不但过了,而且导演组还相当满意。

    如果袁逸知道翟南初衷是这样的话,估计现在就已经开始揍他了。

    不过不管翟南初衷如何,现在这首歌的演绎,却是成功的。无论是话题,还是娱乐性,都是满分,绝对会成为本届春晚的一大亮点。

    这也就是在娱乐圈的一向准则,就是不做第一,只做唯一。袁逸只要做到了无可替代,那他就会永远地红下去。

    如果只是一个鲜肉演员,那以后还会出现比他还要鲜的鲜肉,早晚都会被人所替代的。

    只有做到独树一帜,与众不同,才能成为娱乐圈常青树。

    而翟南的这一首歌,也是成功地帮助了袁逸,达到了唯一的标准。至于在这之后,要如何走,就要看袁逸自己的安排了。

    此时,舞台上的节目还在继续,一直到了十点的时候,葛佳吉带领的杂技队伍终于要上场了。

    李成业和凌雪还在主持串讲,凌雪说道:“要说传统,抖空竹,唱大戏也是咱们的传统。”

    李成业随即说道:“说的一点也不错,我们的杂技演员就把抖空竹和唱大戏两种传统化结合在了一起。”

    凌雪跟着说道:“让我们一起来欣赏,抖空竹,俏花旦!”

    直播画面,随即切换到了舞台上。

    而几乎是在同时,在网络上的吐槽模式,也随之开启了。

    “抖空竹还能算是杂技吗?那我每天早上路过公园,看见玩空竹的大爷大妈,岂不都是杂技演员了!”

    “春晚越做越差真是一点也不错,这种小孩玩的玩应,居然也被拿出来了,真是越来越没有看头了。”

    “翻来覆去都是这几样东西,现在这是打算开始卖情怀了!”

    “还是等翟老师的节目吧!”

    “嗯,也就是翟老师编排的节目,还有些意思,其他的都白扯。”

    “哎,不对啊!这节目的导演,怎么就是翟老师?”

    “靠,这个情怀是翟老师买的,必须看看!”

    “火速围观中!”

    舞台上,一群杂技演员穿着亮彩条纹的裙子,脸上画着京剧之中花旦的脸谱,头上长长的翎羽正随着演员的每一个动作,而轻微地颤动着。

    在传统京剧的韵调声中,一个个俏丽灵动的演员,开始抖动起了手中的空竹。那嗡鸣声瞬间在整个演播大厅之中,开始传播了起来。

    一群女演员随即排成一排,手中的空竹跟随着她们的节奏整齐划起。那种活泼俏皮之中,却又有这一种独特的章法存在,看上去也是颇为吸引人。

    不过一个杂技节目,如果只是依靠活泼俏丽来吸引人的话,翟南也不会就这么拿出来的。

    只见一群演员随即分散开,手中的空竹抖动了两下之后,便勐然抛飞。与此同时下面的演员,竟然开始变幻起了队形。

    当队形重新排好的时候,空竹也随之落下,正好被每一个人稳稳的接住。这就不光是个人技艺的展现,更是团队默契的配合,根本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惊险动作。

    如果杂技这两个字,在人们的眼中,一直都是与危险并存的话。那么现在翟南所展现出来的杂技,却给它附加上了另一重意义,那就是优雅和美丽。

    而这个看似平白无奇,就连公园大爷都能玩出花来的空竹,却被这群姑娘们玩出了更多更美更刺激的花样来。

    抖空竹和唱大戏这两种传统的化艺术之中,却在翟南的手中焕发出了新的生命力。

    在京剧韵味的音乐声中,那种俏皮和可爱的感觉,随着空竹的每一次抖动,无时无刻不被释放出来。

    而随着空竹的每一次抛飞,却让人不禁心头一紧,生怕那演员没能接住。

    刺激与优雅,传统和创新,种种截然不同的元素,就这样被翟南柔和在了一起,却又是这么的美轮美奂。

    无数的观众,看着电视机里的节目表演,甚至都放下了手机,忘记了该如何去吐槽了。

    如果说众口难调是届春晚办砸了的借口,那从现在开始,这个借口就已经被翟南给办砸了。

    这样一种反差感强烈的节目,呈现在了所有观众的眼前,却能赢得了每一个观众的喜爱。

    总导演吴同看着舞台,也是忍不住叹道:“这个翟南还真是个鬼才啊!”

    京城胡同里的徐老爷子,正在众多儿女子孙的簇拥下,观看着节目,也是忍不住说道:“好小子,这个节目我喜欢!”

    就连赵芊芊也不得不放下手机,因为她实在是找不到这个节目的槽点了。

    而无数的网友也与此刻的赵芊芊一样,都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手机,把目光投向了电视屏幕上。

    一直到节目结束,网络上再次出现关于节目的讨论时,几乎所有人都像是商量好了似的,统一地发出了一句评论,“毫无槽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