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 ——你俩做了……【三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955章 ——你俩做了……【三更】

    韩夏眼看着越凑越近的翟南,顿时就愣住了。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中了什么魔咒一般,一动也动不了,只能静静地等着翟南的到来。

    翟南缓缓上前,两人越靠越近,直至鼻息可闻。

    感受着对方的呼吸,车厢里的气氛暧昧旖旎,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沼,把两人都拉扯了进去。

    韩夏突然觉得嘴唇上一片温热,温暖而又有力的双唇,仿佛要把她熔化了似的。

    她心中瞬间充满了无限的渴求,可是却又不知所措,只能接受着翟南给她的一切。

    而就在她享受着这种美妙的感觉时,翟南后退了半分,韩夏瞬间觉得一阵失落。

    翟南随即说道:“这一吻可是你欠我的!”

    韩夏微微一怔,刚想问什么时候欠的时,翟南却再次扑了上来。而这一次,却要比先前更加有力,更加的狂野,更加让她欲罢不能。

    狭小的车厢内,翟南一边拥吻着韩夏,一边上下摸索着……车钥匙。

    当翟南在混乱之中,拔掉了车钥匙之后,整辆车瞬间熄火,变得一片漆黑。翟南顺势把韩夏车座的靠背拉到,韩夏瞬间向后仰了过去,而翟南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欺身而上。

    翟南此刻也是意乱情迷,自己与韩夏结婚这么久了,还从来没想过俩人的第一次,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发生。更没有想到,韩夏居然没有反对,还这么的配合。

    只不过就在翟南费力地拉扯着腰带的时候,韩夏却猛地拍了一把翟南的肩头。

    翟南还以为这是韩夏的什么特殊癖好,也就没有多想,而是继续拉扯腰带。

    不过韩夏拍了一下,却没有立刻停止,而是又连续拍打起来了翟南。

    翟南也是拍疼了,忍不住说道:“宝贝,咱换一边行吗?”

    韩夏随即一把推开了翟南,“要死了,那边有人拍照。”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巷子。

    翟南微微一怔,随即隔着车窗望了过去。不等翟南看清楚,那幽暗的巷子里,便闪过一道光芒。

    做了这么久的艺人,翟南几乎是一瞬间,就认了出来,那就是摄相机的闪光灯。

    翟南顿时也被吓了一跳,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兄弟,顿时也跟着偃旗息鼓了。

    翟南虽然很想在此时发生点什么,但他可不想变成小电影男主角啊!那边就有人拍照,等会儿这车在震起来的时候,那还有心情想着车外有没有人了。

    到时候人家隔着玻璃一顿乱拍,别人说是街边野合不要紧,要是把韩夏给拍出一本高清****的影集,那翟南可就受不了了。

    幸好那拍照的人距离有够远,而且翟南的车窗玻璃,也都贴了隔热膜。只要不是贴着玻璃看,根本看不见里面有没有人。

    目前为止那拍照的,应该还不知道车里的是谁,所以现在还不用担心。

    翟南没有多想,直接就拉起了韩夏,说道:“走,先回家。”

    韩夏连忙整了整衣衫,也随即拉起了靠背,跟翟南说道:“你不是说,今晚要去你师傅哪儿嘛!”

    翟南一拍额头,“太着急了,把正事儿给忘了,咱们这就去我师傅家。”说着,立马插上了车钥匙,就把车给开走了。

    开了十多分钟之后,翟南瞄了一眼后视镜,随即便找了个人少的路口,把车停了下来。

    韩夏疑惑地问道:“怎么停车了!”

    翟南一本正经地说道:“刚才我有点东西落在你身上了。”

    韩夏更是疑惑地摸了摸身上,随即说道:“没有啊!”

    不过没等韩夏说完,翟南便再次扑了上去,狠狠地吻了下去。

    韩夏当即就是‘嘤咛’的一声,虽然有点被翟南的举动吓到了,但是这样的翟南,却也让她很享受。

    翟南随即放开韩夏,说道:“落下的就是这个吻。”

    韩夏瞬间满脸羞涩,一副娇羞的小女人模样,抬手作势欲打。

    不过却反被翟南一手扣住,再次扑了上来。刚才被狗仔打断的节奏,瞬间就衔接了回来。整个车厢内的温度,瞬间开始升高,让两个人都是面色红润,呼吸急促。

    而这次翟南表现得要比之前更加的狂野,韩夏则更加迎合着翟南的表现,就像干柴与烈火一般,一触即发。

    只不过这次就在翟南继续撕扯自己那条该死的腰带时,韩夏却再次发现后视镜里,居然再次闪烁了一下光芒。

    韩夏连忙拍打了翟南两下,说道:“又跟上来了!”

    翟南这才刚解开腰带,听到这话,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了。

    你奶奶的,大年三十还特么这么爱岗敬业,你们老板给多少钱啊!

    加班加到你这样,不怕突然猝死啊!

    你特么这么跟着老子,我都要被你吓得猝死了!

    翟南随即抬头朝着车后看去,只见不远处的拐角处,竟然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

    翟南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刚停车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这车啊!

    而且现在是大年三十晚上,谁后半夜零点还这么清闲,来这么僻静的地方啊!除了要为爱而鼓掌之外!

    就在翟南盯着那辆黑色的轿车时,那辆车的车窗突然降了下来,紧接着就看见有个人拿着望远镜探头看了过来。

    翟南见状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韩夏随即问道:“是狗仔吧?”

    翟南点了点头,无奈地苦笑道:“看来我今年想要开门红很难了!”

    韩夏闻言,脸颊瞬间就红透了,随即轻声说道:“你别闹了,快点去师傅家吧。等明天回到魔都,你想怎样都可以!”

    翟南听到这话,顿时感觉比万艾可都有效果,特别是那句‘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翟南随即一笑,“这可是你说的!”

    韩夏满脸羞怯地点了点头。

    翟南咧嘴大笑,当即插上了车钥匙,一脚油门直接就开车走了。车速也是难得开的这么快,直接就奔着徐老爷子家里去了。

    翟南自从拜了这个师傅之后,过年还从来没来过。不过听那些师兄说,老爷子比较传统,过年这天晚上是不睡觉的,而是要守岁整夜,还说什么是他长寿的秘诀。

    反正就是拉着一大票的子孙儿女,在家里吃喝玩乐欢愉整夜。

    等翟南到了徐老家里,整条胡同的人估计都睡了,就只有徐老爷子的院子里,时不时传来一阵笑声。

    翟南随即敲了敲门,四合院的大门随即开启。而开门的也不是别人,正是徐老爷子的外孙女赵芊芊。

    赵芊芊看着翟南和韩夏,第一句就说道:“你俩还知道回来啊!”

    韩夏脸色一红,翟南直接说道:“嘿,怎么跟长辈说话呢!”

    赵芊芊撇嘴,看了看翟南,又瞄一眼韩夏,直接问道:“你俩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