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太邪门了【二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九百五十九章——太邪门了【二更】

    徐老女儿此言一出,众人都是一愣,齐齐朝着徐老的牌看了过去。

    是条子清一色一条龙的牌,看着就感觉赏心悦目,也没看出什么问题来。

    徐老爷子也是说道:“不可能,我看的真真的,我这怎么炸胡了!”

    赵芊芊凑了过去,轻轻把一张四条挑了出来,说道:“姥爷,这张是五条。中间的那条掉色了,你仔细摸摸看。”

    徐老顿时一愣,“什么?”说着,拿起了那张牌,然后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翟南见状,当即就笑了出来,没想到守护天使还有这个效果。就算是自己拿了一手烂牌,居然还没输!

    徐老爷子当即怒道:“这牌都掉色了,怎么不早点换张新的!”

    徐老女儿低头说道:“还不是你舍不得花钱换新的。”

    徐老爷子又是一阵尴尬,随即把牌一推,说道:“不算,不算,这把不算。”

    赵芊芊当即便撒着娇说道:“姥爷,你不能欺负人啊!怎么这把就不算了,你可是炸胡,要赔三家的!”

    这么多人看着徐老爷子,徐老也是一阵尴尬,不过却依旧硬撑着说道:“先欠着,下把再给。下把我就赢回来了,钱都不用掏。来来来,再来一把!”说着,就又开始洗牌了。

    翟南嘿嘿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就继续陪着徐老爷子开始玩了起来。

    这次翟南再把牌掀开,又是满手的烂牌,就连一对都没有。翟南随即一声轻叹,又是随手打出去了一张幺鸡。

    徐老的女儿见状,当即尖叫一声,“胡了,胡了,七对子!”说着,便把手里的牌掀开了。

    众人都忍不住伸长了脖子,翟南也没想到这才第一张就放炮了,这不应该啊!守护天使还开着呢,不会这么倒霉吧!

    就在这时,徐老爷子嘿嘿一笑,“慢着,截胡,单吊幺鸡”说着,也把手里牌掀开了。

    徐老女儿随即一愣,跟着就满脸不高兴地说道:“爸,你是不是故意的啊!太小心眼了吧!”

    徐老爷子满脸坏笑,“就是凑巧而已!”

    不过赵芊芊却歪着头,看着徐老爷子的牌,说道:“姥爷,这四条你又看错了,这次还是炸胡!”

    徐老顿时一愣,“什么!又看错了!不可能啊!”说着,便仔细地低头看去。

    只见他的牌里,果然是还是那张掉了色的五条,这次徐老又是炸胡。

    徐老看了看手里的牌,有抬头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翟南,满脸的不可思议。

    翟南无奈地摊开双手,“跟我没关系。”

    徐老爷挠了挠头,“我就不信邪了!来来来,咱们再来一把!”

    赵芊芊却撒着娇说道:“姥爷,你要是不给钱,我可不跟你玩了,怎么总是赖账呢。”

    徐老爷子闻言,自然是一阵尴尬。连着两把炸胡,也是把这点脸面丢干净了。刚才还跟一群小徒弟吹嘘,跟什么千王赌王学过赌术,结果真开始玩上了,居然连着两把炸胡。

    只不过这炸胡也是太邪门了一下,居然全都是以为你掉了色的五条。

    徐老爷子随即翻出钱包,直接把欠账给抹平了,随即说道:“来来来,咱们接着玩。”

    跟着又是洗牌,码牌,抓牌。这次的牌掀起来之后,翟南终于露出了一丝喜色。因为这一把牌是条子的清一色,而且牌型极佳。

    翟南这边还带着满脸笑意,那边徐老爷子便开口说道:“四条!”说着,就打出了一张。

    旁边徐老的女儿刚想抓牌,翟南便挥手道:“等一下!”

    翟南看着手里的牌,也是一阵头疼。因为他本身打麻将的技术就不好,全是靠着运气使然。

    现在徐老打出了四条,他隐约觉得自己可以胡牌。但是却没那么快可以算清楚,所以这才叫停,自己看了看自己的牌。

    翟南看了一会儿,赵芊芊就忍不住说道:“行不行啊!到底要不要碰,怎么这么麻烦啊!”

    就在她说话的功夫,翟南总算是把自己的牌型看清楚了,随即把牌推到,跟着说道:“胡了!”

    徐老爷子皱眉说道:“不是吧,这都能胡牌!”

    其他几人也都伸长了脖子,看了过来。仔细地看了看翟南的牌型,是最小的胡牌而已,但也是胡了。

    徐老不禁一阵皱眉,而就在这时,徐老女儿突然说道:“爸,不对吧!你打的这张好像还是五条!”

    “什么?”

    徐老和翟南同时大喊了一声,齐齐看了过去。

    只见桌面上这张四条的中间,的确是由一道凹痕,显然就是之前那张掉了色的五条。

    徐老爷子当即笑道:“好,这掉色掉的好,现在翟南不是胡牌,是炸胡了吧!你也炸胡了,好好好!”说着,更是大笑不止。

    徐老女儿也是一阵尴尬,无奈地说道:“小师弟,这可不怨我。这张真的是掉了色的五条!”

    而此刻的赵芊芊,却是一言不发,还在看着翟南的牌型。

    翟南无奈地轻叹一声,“赢了这么多次,输一两次也无所谓。”

    身后的师兄安慰道:“这也不怪你,主要是这五条掉色了。要不咱们换一桌玩吧!”

    翟南挥手说道:“没事儿的,别人还在玩呢。我们仔细看着点就行了,不至于要换桌那么麻烦。”

    就在众人都安慰翟南,徐老爷子大笑不止的时候,赵芊芊突然抬手说道:“等一下!”

    众人随之一愣,同时朝着赵芊芊看了过去。

    赵芊芊随即伸出手来,把翟南的这把牌重新排列了一番,随即说道:“你们看这样,是不是就是胡五条了?”

    众人随即看去,只见赵芊芊重新排列出来的牌型,果然是胡五条的牌。

    翟南也是一阵发懵,随即笑道:“你不说,我还真没看出来,原来还可以胡五条的啊!”

    徐老爷子也是不断地揉着眼睛,“这么邪门吗?”

    徐老女儿随即一笑,“爸,这就是命啊!这把你是注定要输钱了!”

    徐老满脸无奈地说道:“真是见了鬼了!”

    翟南摊开双手,“我真的没注意到。”

    众人此刻也都看出来了,翟南这是真的不太会玩,全是靠着运气呢。要不然也不能看不出来,自己还能胡五条。

    徐老随即掏钱出来,跟着说道:“不能跟你小子玩了,你这运气实在是太邪门了。”说着,就起身准备离开了。

    赵芊芊则说道:“这怎么能行,姥爷不玩了,可就三缺一了!”

    徐老女儿也跟着说道:“这运气,我也不敢玩了。”

    赵芊芊无奈地说道:“小姑,你怎么也跑了。大伯,二伯,三伯你们玩吗?”

    翟南的一群师兄闻言,全都是齐齐摇头,想都没想就跟着徐老去一旁接受思想教育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