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 ——一线第一【三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960章 ——一线第一【三更】

    翟南看着一圈人都走干净了,不禁笑着对赵芊芊说道:“还玩吗?”

    赵芊芊轻哼一声,“讨厌鬼,跟你玩不到一起去。”说着,就凑到了另一边打扑克的一群人里了。

    翟南随即一笑,把钱盒里赢来的钱,全都塞进了韩夏手中,说道:“媳妇,看看赢没赢回来。”

    韩夏也是满脸的兴奋之色,毕竟她都输一晚上了。现在翟南出手,她也是跟着一起扬眉吐气了。

    韩夏抱着一打钞票,就像个小财迷似的,开始数了起来。

    不过片刻的功夫,韩夏便数清楚了手里的钞票,对翟南笑道:“小南,你真厉害,不但全都赢回来了,还有得赚呢。”

    翟南闻言一愣,“你们玩多大的,一万多这么两把就全都赢回来了?”

    韩夏摇头,“不知道,她们让我拿多少,我就拿多少了。”

    翟南不禁摇头,“你还真是迷糊啊!玩多大的都不知道,居然还跟人家玩了这么久。”

    就在翟南一副前辈高人的模样教训韩夏的时候,徐老爷子则是满脸悲戚之色,“这个小二百五,不也是一样不知道,还好意思训斥别人。”

    而旁边的师兄弟,则是一阵摇头。

    老爷子你也真是够了,就这样的二百五都把你给赢了,还好意思数落别人!

    徐老爷子看着众弟子略带鄙视的目光,也权当是没看见,继续说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事儿。

    这下也没人敢再来找翟南玩牌了,就继续跟在徐老爷子面前,听着徐老爷子讲故事。

    翟南这一帮师兄弟,对于徐老爷子的故事,早就是听过无数次了,现在听着都不断地打瞌睡。

    可韩夏却还是第一次听,而且还是越听越入迷,徐老爷子则是越讲越精神。

    一直到了早上七点多,徐老爷子还是说的意犹未尽的,不过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便催促着儿媳和孙媳们去做饭。

    随后,又带着一群徒子徒孙,在院子里拉开架势,开始练起了拳。如果是在以前都是徐老爷子在前面领拳,不过现在翟南声名鹊起,更是被誉为亚洲最强。

    所以现在就让翟南这个小辈的,站在最前面开始领拳。但其实最主要的是,徐老爷子还没跟韩夏讲完故事,实在是舍不得这个观众。

    往年都是徐老爷子自说自话,现在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愿意听的,徐老爷子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索性一边监督众弟子练拳,一边给韩夏接着讲故事。

    等到一趟拳练完了,那边早饭也就做好了。

    一直到众人都吃过了早饭,徐老爷子还拉着韩夏讲故事呢。若是往年这功夫徐老爷子可能都已经睡觉了,现在却是越说越精神。

    翟南一直等到午饭都吃完了,徐老爷子这还没说完呢。不过现在没说完也不能再说了,飞机票早就订好了,下午就要飞魔都去见韩夏父母了。

    翟南是生拉硬拽,好不容易把韩夏拉出来四合院,徐老爷子还在院门口招呼道:“小夏,有空常来啊!师傅这才跟你说了不到十分之一,等有时间来,师傅再跟你讲。”

    韩夏也是连连挥手,“师傅,我肯定常过来看你!”

    翟南也跟着摆手,“师傅,你快点回去吧,我们自己走就成了。”

    其实翟南是怕徐老爷子跟上来,生怕在误了时间。

    等两人上了车,翟南忍不住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听故事啊!”

    韩夏还有点小激动地说道:“当然了,师傅讲的故事全都是真的,而且都好有意思。他年轻时候走南闯北,经历的事情都是你们想不到的。有一次师傅在香江演出,结果就遇到了一群外国流氓,然后……”

    不等韩夏说下去,翟南就跟着说道:“然后就把那几个外国流氓给修理了,结果没想到那个外国流氓是什么公爵的儿子,还有爵士爵位,是不是?”

    韩夏惊愕地说道:“你怎么知道?”

    翟南挥手,“我师傅都讲了八百多遍了。”说着,启动汽车就朝着机场开了过去。

    而韩夏则跟着问道:“那你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吗?我就听到师傅从当地黑帮朋友的帮助下,他逃到了濠江,后来怎么样了?”

    翟南无奈地轻叹一声,便接起了徐老爷子的活,继续给韩夏讲了起来。

    一直到了机场的停车场,翟南与韩夏两人下车。不过担心被人发现,两人必须要分开行动,这才没有一直讲下去。

    而在两人分开之后,便各自办理了登机手续,分开登机了。为了避嫌,韩夏坐的是头等舱,翟南则选择了经济舱。

    可就在翟南在经济舱刚坐下的时候,空姐却说道:“翟老师,您好。”

    翟南微微点头,“是要合照吗?”

    空姐挥手笑道:“不是,暂时不是。韩女神就在头等舱,无意间看到了您,所以给您升舱到了头等舱,请您跟我过来吧。”

    翟南微微一怔,瞬间就明白了过来。韩夏这根本不是心疼翟南,而是想要继续听故事啊!

    翟南无奈,只好跟着到了头等舱,坐在了韩夏身边,继续讲起了徐老爷子的故事。

    两人一个说,一个听,一点都没有休息,一直聊到了魔都。

    下飞机的时候,翟南都已经头晕脚软了。而现在两人的关系,却还是个秘密,翟南也不能跟着韩夏一起回家。

    韩夏坐上韩父安排的车,就直接回家了。而翟南则还要在机场,继续等着黑车司机老王。

    过了没多久,王师傅终于到了机场,翟南这才坐上了回家的车。

    王师傅看着翟南顶着一对黑眼圈,忍不住问道:“哎,翟老师,昨晚春晚挺辛苦吧!”

    翟南苦笑一声,“春晚不辛苦,讲故事才辛苦啊!”

    王师傅疑惑地问道:“讲故事?”

    翟南也没办法解释,只是说道:“飞机上遇到一个女孩,就给讲了一路的故事。”

    王师傅笑了笑,说道:“小孩子嘛,肯定是不容易安静下来。”

    翟南只好跟着点了点头。

    王师傅则继续说道:“不过您昨晚的节目,真是太精彩了。我和我妻子,都好多年没看完过春晚了,最多也就是看一个小时,就直接睡觉了。但是昨晚的春晚,我可是从头看到尾,就是为了看您的节目。”

    翟南笑道:“多谢捧场啊!其实我也是赶鸭子上架,本来是不想参加春晚的,没想到却机缘巧合的就去了。按理说以我这个资历,上春晚的机率根本不大。”

    王师傅错愕地说道:“翟老师,你可是一线第一了,上春晚的机率还不大!”

    翟南闻言一愣,“一线第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