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0.第980章 ——再见那一天!【三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980.第980章 ——再见那一天!【三更】

    翟南这一番话说出来,在场众人无不动容。 这里可是张大胡子的灵堂,在这里做出这样的承诺,绝对不能是说说而已。

    可翟南这边刚说完,那恶妇还在大喊道:“你放屁!姓张的有遗嘱,孩子是给我的,钱也是给我的!你个没结婚的男人,你不可能领养一个女孩。你刚扣着那死丫头,我去告你!”

    恶妇此言一出,有些人也是微微皱眉。

    如果翟南要领养念念,这也的确是个问题。其实当初张大胡子最希望的,是能把念念交给翟南。可是他知道翟南是个艺人明星,工作量也很大,工作时间也跟正常人不一样。

    最主要的他是不想给翟南添麻烦,虽然他知道翟南已经结婚了,完全可以领养念念。但是翟南跟韩夏毕竟是隐婚,如果翟南领养了念念,那不等于爆了翟南的料了嘛!

    所以张大胡子最后的选择,是他这个有点窝囊的表弟。虽然刘大力人窝囊了一点,但却也是个好人。念念在刘家可能会受到一些欺负,但也能有一个家啊!

    只是张大胡子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却会变成这样。刘大力的妻子,居然把他的追悼会当成了一场追星大会,打扮的花枝招展,来这里刷存在感了。

    李化虽然脾气一向不错,但是现在这种场面,他也是有点压不住火了。

    李化直接站了出来,大声说道:“那咱们法院见!赵罡,别再让她进来!”

    赵罡原本看她是个女的,都没怎么好意思动手。现在这种面,赵罡也是怒了。也不管眼前的是不是个女人了,直接抓着她的手臂,直接抗在了肩,给带了出去。

    一场闹剧虽然平息了,但是现在谁的脸色也都不好看。因为这件事儿,到底该如何收场,还是个问题。

    虽然追悼会这边,还没有媒体在。但是在门口,可是聚集了不少媒体记者。谁知道这个三八出去之后,又会乱说什么鬼话。

    不过翟南却没有管这些,而是抱着念念走到了一旁。李化心领神会,随即给司仪打了个招呼,直接说道:“追悼会开始!”

    司仪连连点头,虽然每次办追悼会,都会看见各种哭喊的。但是这种场面,却还是第一次遇到。

    司仪愣了片刻,随即便反应了过来,连忙按照流程表,开始按部班地行动了起来。

    司仪首先在宣讲台前,对着话筒说道:“仪式开始前,为保持灵堂的庄严和肃穆,请带手机的同志暂时关闭手机,吸烟的同志暂时熄灭烟头,谢谢您的合作!”

    众人跟闻言,也都把手机调整到了静音,一个个找到了座位后,都是正襟危坐。

    而在宣讲台不远处,则摆着一家钢琴,一个乐手缓缓弹奏起了一首钢琴曲,这是钢琴曲是张大胡子最喜欢的一首。据说是他过世的妻子,谱写出来的。虽然没有什么名气,但是却很优美婉转。

    司仪随即宣布,集体默哀致敬。众人也都随之起身,低头默哀。

    后面也是按照流程,要人去致悼词。而这个人,则指定了李化,让他来致悼词。

    李化走宣讲台,拿起了话筒,拿出了早准备好的悼词,却又犹豫了起来。

    在众人疑惑,为什么李化一直不说话的时候,李化又把悼词合了。

    李化跟着说道:“本来这份悼词,我准备了一晚。可是今天当我站在这个位置,看着我的老朋友的时候,却觉得说什么都是那么的无力苍白。”

    众人闻言,都是一阵沉默叹息。

    李化接着说道:“其实我跟胡子哥认识时间并不长,两年左右而已,但我们却像老朋友一样熟悉。他不爱说话,但却很喜欢喝酒。而且他也从不多喝,都是点到即止,因为他还要照顾他的女儿。”

    李化说到这里,抿了一下嘴唇,仿佛和老友聊天一般,把他和张大胡子一起经历过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地说了一遍。

    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平凡至极,但却充满了力量。

    因为他所说的这些事,这些话,大家也都一起经历过。在拍摄《万万》的时候,大家一起苦逼地做道具,去天元的大仓库里淘宝,一起蹲在街边吃盒饭,一起无数个夜晚喝一杯。

    下面的不少人,都已经哭了出来。翟南的眼泪一直在眼圈里打转,却一直在强忍着。

    念念亦是如此,和翟南一样,都在忍受着内心的悲痛。

    等到李化的一番话说完,台下已经哭成了一片。

    李化最后说道:“所以我觉得胡子哥只是去了一个更好地方,在那里他一定会过的更幸福的。”说完,便是深深地一鞠躬。

    当李化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都显得很平静。可是当他走下来,坐回位置的时候,泪水却再也抑制不住了。

    这时,司仪继续主持流程,接下来本应该让家属致答谢词。不过张大胡子唯一来的亲戚刘大力两口子,已经被翟南他们赶出去了。现在剩下的只有念念,一个几岁的孩子,能让他说什么。

    当司仪说完让家属致答谢词的时候,念念无助地看向了翟南。坐在旁边的韩夏擦了一下眼泪,随即拉过了念念,对翟南说道:“你去吧!”

    翟南犹豫了一下,但是另一边的李化却拉了他一把,让他站了起来。

    翟南随即走到宣讲台前,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脑海也是一片空白。

    沉默了半晌,翟南说道:“我想送给胡子哥一首歌。”说着,走向了旁边的钢琴。

    原本弹奏钢琴的乐手,也是愣了一下,便连忙让开了位置。司仪见状,则拿着话筒,架在了钢琴。

    翟南缓缓抬手,手指落在了琴键,琴音瞬间充斥了整个礼堂。

    翟南深呼了一口气,随即开口唱道:“it'sbeenalongdaywithoutyoumyfriend。”

    “andi'lltellyouallaboutitwheniseeyouagain。”

    “we'veealongwayfromwherewebegan。”

    “ohi'lltellyouallaboutitwheniseeyouagain。”

    “wheniseeyouagain!”

    “靠!谁料到,曾一起去的地方,美好的时光。”

    “我站在这,跟你说,与你讨论,什么别的路子,我记得我们爱笑着路。”

    “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无奈要改变,换个角度,看事情,更大的画面。”

    “那些日子,努力有成功的一天。看你现在,在更好的世界。”

    “怎么能不提起家人,当家人是所有一切。我经历过大大小小,你站在我这一边,而今天陪我潇洒走最后一回。”

    ……

    “让这道光指引你!牢牢抓住所有回忆,这样子每条路,都会带你回家!”

    “漫长的一天,你不在身边,好多话要对你说等待再见那一天。”

    “走过好远,有你在身边,好多话要对你说等待再见那一天。”

    “再见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