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1.第981章 ——胡子哥,咱们走!【四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981.第981章 ——胡子哥,咱们走!【四更】

    这首歌叫做《seeyouagain》,是一首缅怀老友的歌曲。 翟南唱的前面一部分,是英原版的。而后面的,则是歌手陈杰瑞翻唱的版。

    翟南之所以会这么演唱,完全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出自己的情感。他心里其实还有很多话,没有对张大胡子说完,可是当他站在宣讲台,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千言万语,无数的情感与思绪,积累在了一起,最后至变成了一段旋律,那是《seeyouagain》,等待我们再见的那一天。

    翟南的一曲唱罢,在场的众人无论是谁,都是悄然落泪。心被压抑的情感,仿佛找到了一个可以宣泄的地方,瞬间被引爆了。

    翟南的脸,也留下了两道泪痕。背对着张大胡子的遗像,翟南轻声说道:“胡子哥,我真的很舍不得你。”

    旁边的司仪,也是情不自禁的流出了泪水。他在这里工作,面对过太多的生死离别,见惯了生命的无常。

    但是此刻翟南的一首歌曲,却引动了他心的感情。他对张大胡子根本不熟悉,但是却被翟南与张大胡子之间真挚的友情而感动了。

    略带些哽咽的司仪,连忙平复了心情,随即拿起话筒说道:“感谢翟老师送给张先生的这首歌曲,谢谢您!”

    翟南也是缓缓起身,没有说话,而是朝着所有人鞠了一躬,然后便缓缓地走回了座位。

    司仪随即又掌控起了现场的流程,所有人按照司仪的指示,向张大胡子的遗像三鞠躬。最后排着队进入遗体告别室,绕灵一周,瞻仰遗容,做最后的道别。

    当着一切结束之后,追悼会便此结束了。来宾其实在这个时候,可以离开了。后续的火化入土的事情,则都是李化和翟南他们完成好了。

    不过在场众人,却没有谁这么直接离开的,而是都陪着一起完成了最后的流程,陪着张大胡子走完了这最后的路程。

    当翟南等人一起走出了殡仪馆,却看见刘大力的泼妇媳妇,正拉着几个记者,在那里说三道四的,不知道在讲些什么。

    而那些记者看见翟南走了出来,当下有人想要过来采访问话。

    李化见状,直接跟赵罡说道:“赵罡,拦住他们,今天是胡子哥的追悼会,不是他们的采访日。”

    赵罡闻言,也不多说废话,直接带着他的几个兄弟,把那些媒体记者给拦住了。

    而刘大力的妻子见状,当即开始撒起了泼,直接往地一坐,“这没法活了!人都死了,你们还不放过他家孩子啊!翟南你个不是人的东西,那孩子那么小,你下的去手啊!你不得好死啊!”

    一群记者虽然没能采访翟南,但是这恶妇的闹剧,却也成了一大亮点,当即有人把相机对准了她。

    翟南倒是不想搭理她,但是她挡在路间捣乱,这不能不管了。

    翟南沉着脸说道:“你不是想要钱嘛!给你十万,现在滚蛋!”

    翟南这话一出口,那恶妇顿时露出了一丝喜色,不过转下又开始哭喊了起来,“我那表哥大家大业的,何止十万块啊!你是想吞掉我家表哥的财产。”

    她这一番话说出来,有些记者都忍不住想要笑。张大胡子的财产虽然不止十万,但是跟翟南起来,可差太多了。

    现在以天元的市值,翟南少说也是身价十几亿,怎么可能会差她那几万块的。

    大家也都是看的清楚,这女人分明是狮子大开口。看见翟南这么痛快地给了十万,索性继续撒泼,没准还能多捞点。

    这点套路根本是粗鄙不堪,三岁小孩都能看破她的那点伎俩。

    在众人一阵为难,觉得这泼妇也是太棘手,不好处理的时候,翟南又说道:“八万!”

    泼妇闻言一愣,“啥,刚才不还十万吗!你这么翻脸不认人啊!我告诉你,姓张的遗嘱可是要我养着他的孩子,你给我这点钱!”

    翟南懒得废话,只说了一句,“六万!”

    泼妇听到这话瞬间急了,“你你你,我跟你打官司,抢抚养权,孩子是我的,家产也都是我的!”

    翟南沉声道:“四万!”

    泼妇闻言,瞬间脸色变了,十万变四万,她心疼的跟死了亲爹似的,坐地开始哭了起来。

    脸画的大浓妆,瞬间变成了一滩泥沼,看着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刘大力此刻不知道从哪儿跑了过来,拉着他媳妇说道:“媳妇,咱走吧,咱惹不起人家!”

    恶妇当即怒道:“刘大力,你个废物东西,你看着你媳妇让人欺负。我嫁给你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现在什么都没了!你去,你去把孩子给我要回来!”

    刘大力满脸的为难,看了一眼翟南。

    不过不等翟南说话,李化便前一步,直接问道:“你口口声声地说要孩子,那你告诉告诉我,你知道张大胡子的女儿叫什么名字吗?你要是能答得出来,我给你十万!”

    那女的瞬间一愣,当即起身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叫张……”

    话说了一半,却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念念肯定是姓张,但是叫张什么,这泼妇怎么可能会知道。

    泼妇看了一眼刘大力,刘大力刚要说话,翟南便一眼瞪了过去。

    刘大力吓得往后退了半步,只低着头说道:“念念。”

    不过这刘大力声音也不大,泼妇根本没听清楚,只是呵斥道:“你念什么念,我让你说名字呢。”

    李化摇头说道:“你连孩子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说要抚养她长大成人,你根本没有这个资格。”

    泼妇当即喊道:“我咋没资格,我是孩子的婶子,我们是血亲!你把孩子给我,她肯定跟着我走!”

    念念从蒋暮云怀里探出头来,大声喊道:“你自己走吧!我不会跟着你的!”

    泼妇闻言,当即便撒泼怒吼了起来,“你个小畜生,赔钱货。当年要不是我家大力借钱给你们姓张的,你个小畜生早饿死了。你个小东西,还敢不跟我走,我打不死你!”

    翟南当即前一步,“你再说一句试试!”

    泼妇看着翟南,心里也是害怕,扭头又看着刘大力疯狂地厮打了起来,“你个废物东西,你媳妇都被人这么欺负了,你连句话都不说啊!”

    李化此刻也是忍无可忍,不管在场有多少记者拍照,直接大喝一声,“赵罡,清场!”

    早开始撸袖子的赵罡一群人,听到这话,当即冲了去,直接把刘大力这两口子拖到了一旁。

    翟南抱着张大胡子的遗像,轻声说道:“胡子哥,咱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