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9.第989章 ——领养念念【二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989.第989章 ——领养念念【二更】

    赶走了刘大力夫妻俩之后,翟南便立刻把所有心思都投入到了工作。 在他前世虽然看过柴静的穹顶之下,但是这个世界与前世有着很大的不同。概念可以模仿,但是很多实际情况,却要翟南亲自去调查清楚。

    翟南立刻联系了几个预订好的成员,先是带着他们开了一会儿,探讨了一下大概的流程。随后开始不断地打起了电话,开始找起了各种关系。

    翟南虽然不介意花一百万做调查,但却不想用一年的时间,来做这一件事儿。所以翟南首先要找的,是那个在贴吧发帖的吧友,想从他手里了解第一手的资料。

    不过络只是一个id,想找到这个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了。所以翟南只能通过各方面的关系,去找到这个id的主人。

    还有很多的环境检测机构,以及各方面的专家,以及污染地区的当事人等等。

    需要去做的事儿太多了,翟南只能一步步地进行。

    翟南本来打算是直接开通宵工作的,可是在晚的时候,韩夏却突然赶来了。

    现在翟南与韩夏之间的关系,应该算是处于半公开的状态。至少在天元内部,大家是都知道的,但是在外界却只是有传闻而已。

    所以韩夏赶来的时候,也没有怎么避讳,直接找到了翟南。

    翟南看着突然来到的韩夏,也是微微一怔,“你怎么赶过来了?”

    韩夏直接说道:“你跟我商量的事儿,我已经跟咱爸商量过了。他有一个老朋友,是在京城民政部门的。我已经联系过了,要咱们晚去他那边先填一份资料。”

    翟南想了想,说道:“好吧,你先等我一下。”

    跟韩夏说完之后,翟南又跟制作组的人交代了两句,便让他们全都下班了。

    处理完了这些事儿,才找到了已经开始打瞌睡的念念,跟着韩夏一起离开了。

    韩夏看着已经打起了瞌睡的念念,忍不住说道:“你能不能把念念照顾好啊!”

    翟南犹豫了一下,“差不多吧,以前胡子哥也是这样的。”

    韩夏无奈地摇了摇头,“等到手续办好之后,让念念跟着我吧。”

    翟南想了想说道:“这不好吧。这毕竟是我的主意,不能让你给我擦屁股啊!”

    韩夏却轻哼一声,“说什么呢?念念这么可爱,居然被你形容的这么脏。”

    翟南无奈地咧了咧嘴,韩夏跟着说道:“念念的事儿,你别管了。如果我要是照顾不好的话,送到我爸妈那边,交给他们好了。”

    翟南想了想,说道:“这倒也是个办法,那听你的了。”

    两人一路聊着,便到了韩夏父亲的老友家里。这位老人家也是十分慈祥友善,大概知道了念念的情况后,也是十分心疼。

    当即拿出了一打申请资料,交给了翟南和韩夏,先是让他们填。随后又跟他们说了一下大概的流程,需要先申请,在经过审查,最后才能办理领养的协议。

    不过现在有了这位老领导的帮忙,也是走了个后门。流程虽然不能缺少,但是时间却可以缩短很多。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位老领导能尽量保护翟南和韩夏的**,而不被外界所知道这件事儿。

    毕竟两人一个超一线,一个是一线第一,现在突然领养一个孩子,必然会引起整个娱乐圈的轩然大波。

    有良知的媒体,或许还会尊重事实,怕那些无良媒体。这个消息要是传了出去,翟南和韩夏被说成是不孕不育患者,这都算是轻的了。

    两人处理好了相关件之后,便离开了这位老领导的家里。车之后,翟南坐在驾驶位,韩夏则是带着睡着的念念,坐在了后面。

    翟南想了想,问道:“晚你去哪儿?”

    韩夏直接答道:“回家吧。”

    翟南犹豫了一下,便没有再问什么,直接开车回到了四合院。

    四合院里也是异常的冷清,蒋暮云已经回家了,只给翟南留下了一张字条,“老娘回家了,小雪跟我一起走了,你小子把院子给我照顾好了。等我回来之后,要是少了一砖一瓦,小心我把你腿卸下来!”

    翟南看着字条无奈地摇了摇头,随手放下字条,回头跟韩夏说道:“你带着念念住云姐那屋吧,她回家照顾她爸去了,现在屋子空着也没人。”

    韩夏想了想,“在这儿不行么?”

    翟南微微一怔,摆手道:“我房间太小了。”说着,抱着念念去了云姐的房间。

    蒋暮云虽然走了,但是只是带走了一些随身衣物,床铺和一般生活用品,却都留在了这里。

    一眼看去,仿佛她未曾离开一样。

    安顿好了念念和韩夏之后,翟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灯之后,翟南却依旧没有睡着,而是睁着眼睛发起了呆。

    过了许久,翟南悄然摸出了手机,给公司法务部的律师打过去了一个电话,“喂,小张,睡了吗?”

    电话那边传来张律师疑惑的声音,“小南哥,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儿?”

    翟南顿了顿,说道:“我现在要你帮我办一件事儿,但是不能跟任何人说,你能做到吗?”

    张律师也是一愣,“不能跟任何人说,包括化哥他们吗?”

    翟南答道:“对,包括他们所有人,连公司扫地大妈都不能说,甚至说梦话都不行。”

    张律师为难地说道:“小南哥,你这不是难为我吗!我说我现在睡着了行不行?”

    翟南直接说道:“不行,这件事儿我只能找你了。”

    张律师长叹一声,“那好吧,你先说到底什么事儿?”

    翟南却说道:“你先答应我,要不然你先跟我签一份保密合约,保证不跟其他人说的。”

    张律师不禁苦笑一声,“小南哥,现在半夜十一点多了!咱能不能明天早,回到公司之后再说!”

    翟南却说道:“公司人太多,我怕被人知道。在电话里说,先说保密协议的事儿。”

    张律师为难地说道:“大晚的,聊这个也不合适吧。要不你把电话录音,我要是给你泄密了,你随时可以告我,这总行了吧。”

    翟南想了想,说道:“那好,我开始录音了,你现在答应我了,要是敢告诉别人,我可不给你面子了。”

    张律师无奈地说道:“行行行,你说什么都行,到底什么事儿,说吧!”

    翟南长呼了一口气,“我要你帮我清算一下我在天元,有妖气,还有汉风游戏的股份,然后给我做一份转让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