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中秋到来-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01章 ——中秋到来

    等到翟南和何乐儿到了京城卫视,直接找到了马导演。

    此刻的马导演还在京城卫视忙碌着,除了一些节目,还要再过一遍之外,还有一些现场的布置,设备的调试,还需要他亲自来调整。

    马导演看见翟南来了,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让一个副导给翟南拿了一打的入场卷。

    其实入场卷早就已经下发到了各个单位,不如有一部分是特意留下来的。就是因为每次晚会,都是有不少翟南这样的关系户,从各种门路来要票。

    所以入场卷也会多留一部分,准备送给这些关系户的。

    翟南接过送来的入场卷,查了查,一共十七张。两章留给宋定国,剧组八个人,一人留了一张。剩下的全都交给了何乐儿,除了何乐儿预定的两张,剩下的就当是送给天元的福利了。

    毕竟以后拍戏,会经常麻烦天元公司的人。现在有好处,自然也不能落下人家这一份。

    不过剩下的七张票,何乐儿怎么分配,就是她自己的事儿了。

    翟南先后给宋定国和剧组的几个人,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票已经到手了,让他们明天晚上在京城卫视门口等着。

    安排好了一切,翟南这才准备回家。何乐儿也是投桃报李,直接有开车把翟南送到了胡同口。

    跟何乐儿道别之后,翟南便大摇大摆地朝着四合院走去。不过刚走没多远,就被一人一把拉住了。

    翟南随即一愣,就听到耳边传来了蒋暮云的声音,“小子,行啊。这姑娘开天马的,肯定是个有钱的主儿啊。说说,怎么泡到手的?”

    翟南挠了挠头,“原来这车叫天马啊!”

    蒋暮云闻言,当即给了翟南一个爆栗,说道:“你小子少跟我打马虎眼,天马这么大的牌子,你不认识!”

    翟南摇头,“真不认识!”

    蒋暮云随即一摆手,“去去去,都让你给我带偏了。谁跟你说什么天马了,我问的是那姑娘?你哪儿认识的?富二代吧?看上去挺漂亮的,怎么泡到手的?”

    翟南苦笑一声,“云姐,您别逗了。我泡她?我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嘛?我是那种注重外表的人吗?我是吗?”

    蒋暮云郑重地点了点头,“是!”

    翟南顿时觉得一阵尴尬,“您说是就是吧。不过我跟她真没关系,就是一朋友,今天才刚认识的。”

    蒋暮云坏笑着说道:“唬谁呢?刚认识的就开车送你回家,你是小姑娘啊,还怕有人把你拐去?”

    翟南无奈地解释道:“就是我送了他两张京城卫视中秋晚会的票,所以他才送我回来的。没你想的这么严重?”

    蒋暮云微微一愣,“快中秋了吗?”

    翟南也是一脸无奈,“大姐,明天就中秋了,您老这脑退化又严重了吧?”

    蒋暮云随手给了翟南一巴掌,“滚远点。”说完,就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快步朝着四合院走了过去。

    翟南跟在后面,一路小跑地跟着问道:“云姐,慢点啊!等等我!哎,晚上做饭了吗?给我带一份啊!别走那么快啊!”

    说话间,两人便前后脚回到了四合院,不过蒋暮云则是脸色阴沉,关上房门就没再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赶上中秋,她大姨妈又来串门了。

    好在院子里其他几家,都是欢天喜地准备庆祝中秋。翟南就挨家走了一遍,倒也是顺了不少的月饼。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些月饼全都是五仁的。

    回家之后,翟南啃着五仁月饼,又更写了几章射雕。前些天翟南也攒了不少的存稿,按照目前这个更新的速度,足够他更新一个月的了。

    写完了射雕之后,翟南上网订了一张,明天最晚一趟去魔都的机票。随后,才安心睡去。

    第二天早上,翟南设置的闹铃还没响起来,就有电话打过来了。翟南迷迷糊糊地接过电话,带着起床气不满地说道“谁啊!正睡觉呢!”

    就听电话那边,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都几点了,还睡,不彩排了!快点过来接我!”

    翟南顿时一愣,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竟然是徐老爷子打来了。

    翟南不禁苦笑,您老睡不着,也不能祸害我啊!

    翟南对着电话说道:“师傅,我被绑架了,等会儿我挣脱了绑匪,再去接你行不?”

    徐老闻言一惊,连忙问道:“谁把你绑架了?在哪儿呢?”

    话说了一半,徐老也觉得不对,哪有被绑架了,还能随便接电话的。而且就翟南这个穷丝,谁没事儿闲的绑架他啊!这连成本都收不回来,抓他一趟都不够油钱的。

    徐老当即说道:“你被绑架了还能接电话?你小子少糊弄我!”

    翟南无力地说道:“真的,我被我的床绑架了,它现在不让我走。我已经挣扎过了,但我失败了。”

    徐老听到这话,也是气得想笑,随即骂道:“你这小子也太懒了,再给你十分钟。十分钟之后,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让小金子去把你抓过来。”

    翟南应了一声,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不过翟南光闭上眼睛,手机就又响了。

    翟南欲哭无泪,“这又是谁啊!能不能让我安心睡觉了。”

    翟南接通电话,就听到魏金良说道:“我说小师叔,你怎么惹到老爷子了,大早上的就让我过去抓人。”

    翟南无力地说道:“跟你开玩笑呢。没事儿了,我接着睡觉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不过翟南眼睛才闭上,电话就又响了。这次翟南也是被折腾的睡意全无,直接做了起来,咒骂道:“这特么又是谁啊!找骂的是吧!我师傅我不敢骂,就抓你这个倒霉的了!”

    翟南带着怒气,一把抓起了电话,一看手机屏幕。

    擦,闹钟响了!

    这上哪儿出气去?骂自己?

    最后,翟南只能叹了口气,起床刷牙洗脸,穿好了衣服。回头看了一眼桌子,竟然没有云姐给准备的早餐。

    翟南摸着肚子,拍了拍蒋暮云的房门,也没人回应。

    翟南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好像从昨晚蒋暮云知道今天是中秋之后,脸色就一直没有好过。

    翟南也没敢再触这个霉头,直接出门打车,去了徐老爷子家。

    到了徐老爷子家门口,翟南也没跟这个师傅客气,直接推门就进去了。刚进院子,就看见徐老爷子穿这件汗衫,正在院子当中练拳。

    虽然老爷子都八十了,可是这拳打得也是虎虎生风,刚猛有力。看上去那像是八十的,不知道都还以为十八的小伙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