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 派出所之行(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九十三章 派出所之行(十一)

    “小娜,你呢,怎么样,身子骨恢复过来了吗?高烧有没有完全退呀?”

    “谢谢老徐关心,我好多了,高烧已经退了,一切都好,没什么大碍。》,”

    “恩,那就好啊!”会心的点点头,说完老徐下意识看了老赵一眼。

    此时的老赵已是完全没了早前颓废,精气神饱满且充足。

    午饭众人吃的十分香喷,饭罢众人有一个小时休息时间,大家三五一伙各自回屋。

    老徐见状叫住了准备离开的罗宝春,后者闻听老徐唤叫自己,当下挺住脚步,扭转过头:“有啥事儿吗?老徐?”

    老徐笑笑:“也没什么,就是关于车辆方面有些东西需要和你商量,你现在得空和我讨论下吗?”

    罗宝春没有任何犹豫,肯定应道:“当然得空,说吧,要我做什么。”

    “呵呵,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尉泱他们还要收拾,走,去我哪儿,咱们细谈。”

    “成啊!”

    在徐仁杰的引领下,罗宝春随着他一同来到了房内。

    老徐将内里的华表,李小信全给支了出去,唯独留下他和罗宝春两人。

    “哎,小罗啊,别傻站着了,来来,坐坐。”指了指桌旁椅凳,徐仁杰示意道。

    “喝水吗?”

    “不,不了,中午喝了不少汤。”

    “恩!”老徐没有强求。自个儿给自个儿倒了一些热水。

    “老徐,现在能说啥事儿了不?”望着走开的华表等人。罗宝春觉着今天的老徐有点不太对劲。

    老徐倒是显得相当淡定,拉开板凳。端着茶杯,落座后,先是小酌了口掌中热水,罢了悠悠然问了句:“小罗啊,记得上回你和我说过的往事吗?”

    微微一愣,罗宝春不太明白的回问道:“老徐,你指的是?”

    “就是你来我们这儿之前经历的事情。”

    “哦,那件事啊,你……你怎么……不是说讨论车辆问题吗?”罗宝春面露狐疑之色。

    老徐依然保持着固有的表情。一张国字脸肃然叫你看不出他心下在想些什么。

    不过这次老徐却是相当难得的笑了笑,随即开口:“车辆的事情先不着急,关于你上次的事儿我有几个问题想和罗老弟确认一下。”

    “这……老徐,那些事儿还有什么需要确认的嘛?”说这席话时,罗宝春的双瞳有些飘忽,他似是有意躲闪徐仁杰般,四下扫动却是不怎么敢正视老徐的眼睛。

    此地无银三百两,罗宝春的异样自然全都落在老徐眼中,不过老徐并未因此表明什么。只是不徐不缓的继续道:“恩,也没什么,就是有些东西比较好奇,怎么?罗老弟不愿意提这档子事儿?”

    “呃……”吞吞吐吐。支支吾吾,罗宝春在扭捏了半天,才回复道:“老徐。你也知道过去的事情不堪回首,我确实不太想回忆。如果可以。你看咱能不能……”

    抬手打断罗宝春的话语,老徐理解的点点头:“不用说了罗老弟。你的忧虑我明白,这样吧,我想你打听个人可以吗?”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罗宝春若是再行拒绝,那就真的有些过分了。

    对此,罗宝春也是非常明白,所以在踌躇了几秒,最红俯首点头:“行啊老徐,你说吧,想打听谁?如果知道一定告诉你。”

    “恩,这个人我相信你一定知道。”老徐唇角莞尔起一抹弧度,只是这抹弧度罗宝春看了,总觉的不太对劲。

    “谁?”

    “马汝成。”

    “马……汝成!?”闻及这三个字,罗宝春的脸上顿显愕然神采。

    “对,马汝成,这个人罗老弟应该不陌生吧。”似是意有所指,老徐道完这些便是没再多言,而是兀自喝着掌中茶水。

    反观罗宝春这边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浑身上下竟是隐隐发抖,伏膝的双手也是不由自主攒紧了起来。

    随着指尖不断加力,罗宝春裤腿的布料逐渐紧蹙。老徐见罗宝春久未答话,淡淡反问了句:“怎么,罗老弟不认识此人?应该不会吧,敢问你之前和我们说的加油站的老马全名就什么呀?”

    老徐此言一出,更是如晴天霹雳打在罗宝春身上,其原本轻颤的身子愈发剧烈了起来。

    “罗老弟?罗老弟?你怎么……没事儿吧?”见得罗宝春兀自发抖模样,老徐的眉毛不由朝上扬了杨:“罗老弟啊,人这一辈子总会做些错事,但重要的是要坦诚,今天我找你来,把大家都支开,就是希望能和你坦诚谈谈。多的我也不说了,这个东西你认识吗?”

    说话间,老徐从兜里摸出个小本本轻放在桌,然后朝罗宝春推了过去。

    “这,这是什么?”望着面前的记事簿,罗宝春满脸莫名。

    “这是我今天在派出所所长室带回来的,翻开最后一页,你看看。”

    抬手示意罗宝春翻看,老徐继续喝茶。

    按照老徐指示,罗宝春颤抖着双手翻开记事簿最后一页。仅看了一眼,他的面色便是复杂了起来。

    随着时间推移,罗宝春持拿记事簿的双掌青筋微露,起伏的胸膛也是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说来也巧,这个本子我原本只是想带回来看看有没有救援方面线索,没想到在上面竟然看到和你一样名字。当然,我不能确定这人就是你,所以才会请你过来当面确认一下。怎么样?罗老弟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罗宝春沉默了,他两眼紧紧盯着桌前本子冷冷发呆。老徐知道他这是在做心里斗争,也不着急,慢慢补充道:“我开始就很好奇你为什么一听去派出所就表现异样,如果我没估计错,你的腹痛拉稀其实并不存在,你只是不想回到那个地方?当然,如果我的推断错误,或者这上面所提的事情并非是你,我可以向你道歉。但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最终答复。”

    话说到这个份上,老徐把决定权交给了罗宝春。

    虽然老徐确实没有证据证明那本记录簿上姓名所指就是罗宝春,但后者昨日种种和今日表现已然透露了很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