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八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九十八章

    显然老赵对这本本内容并不关心,毕竟类似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那些警员尽管死的很可悲,但已经习惯这些的幸存者们,坦白讲于心而言没什么太过难受的。 ?.

    只是老徐既然这般特别将此事拿出来说,老赵觉着肯定有他的原因。

    所以当下没有耽搁,按照老徐要求,将本本翻到最后一面。

    “这……”预想中的犯人名单并未出现,老赵瞄了眼徐仁杰,他清楚记得适才本本内容提到最后一页罗列的内容就是犯人名单。

    与老赵同样讶异的还有罗宝春,可以这么说,在老徐要求老赵翻看本本最后一页时,他的心几乎是抵在了嗓子眼。

    没有!从最后一页的痕迹来看,上面的页面是被人撕掉的。

    见得此般情景,罗宝春也是瞟了眼徐仁杰。不曾想,后者刚巧同样望向他。

    二人眼神交汇之际,老徐略微点了点头,似是以此安危罗宝春不要紧张。

    “呼~”兀自吐了口长气,看来老徐并非想要“出卖”自己。再一联想之前老徐临别时所说的种种,罗宝春更加肯定了这点。

    “上面的名单被撕了。小胡,还记得我们在所里看到的那具死尸吗?”

    “你说的是监狱那个?”所里的死尸不只一具,胡晓东确认问道。

    “是的,就是他!如果没猜错,他应该就是那家派出所的所长,也是这个笔记本的记录者。”

    有了胡晓东搭茬,老徐便是可以顺势继续自己的编篡。

    “事情的经过我想多半是这样的,所长在和犯人沟通交涉中,被对方下了黑手,夺枪杀了他。然后这些人担心自己身份暴露,就撕了这个本本。“毁尸灭迹”后。他们搜罗了所里的物资装备逃离了那里。所以我们去时才会基本一无所获。”

    “恩,话是什么说没错,可是老徐,咱们现在谈论这些有什么用呢?事情已经生了。那些人的死活似乎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吧。”胡晓东不太理解老徐缘何这个时候谈这个。

    反倒是老赵听出了些许门道:“呵呵,老徐,你是不是在担心这伙人会对咱们造成威胁?你怕他们得知咱们下落,对咱们不利?”

    过往被人背后捅刀的事情已经不止一次,吃过多次亏的老赵本能反应就是老徐再担心那货逃犯。

    “没错!”确定以及肯定的点头应承。老徐面色严肃道:“这伙人既然是被特警押解的,想来都不是什么良善之悲,以前有法律这把刀在他们脑袋上悬着,他们尚且敢胡作非为,眼下末世,更加是他们滋事的土壤。我相信,他们只要知道咱们位置,绝对会动手,所以……”

    “所以你打算先下手?”胡晓东扬眉反问了句。

    老赵也是不太理解道:“咱们连这伙人位置都不知道,老徐你打算怎么做?”

    “不。我可能知道这伙人目前在哪儿。”

    此言一出,不知老赵,胡晓东,在场所有幸存者皆是紧张起来。

    “老徐,你知道他们在哪儿?”

    “他们离咱这儿远吗?”

    “你,你咋知道的,这上面说的?”

    “不对吧,老徐,我看过这本子,上面没提对方去哪儿呀?”

    一个接一个。众人相继对老徐提出疑问,唯独罗宝春颇为淡定的看着老徐。

    作为场上唯一一个知道内情的人士,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最好不要插嘴,以配合老徐的谎言。

    “是的,那个本子上面确实买有提及犯人所在地点。不过我在所长办公室还看到了一则电话记录留言,上面写了两句话,一句是留守待援,另一句是一处地点。地点时在“留守待援”这句后面的。所以我推测,当时派出所方面应该是收到两条上级指示,一则是叫他们留在所里,组织派人营救。后一则,多半事态恶化,救援队伍无法深入村子,便叫所里人到指定地点汇合,以方面救援。”

    “老徐你分析的有道理,怎么着,你是打算去那个地方看看?”

    “是的,我相信如果那个地点存在,犯人保不齐会去那边。”

    “可就算他们会去,现在也未必在呀。”温泉鑫适时反驳道。

    对此,老徐早有预料,他沉着应对:“确实,他们确实未必在,但如果他们得手,也难说不在那附近落脚。”

    “为什么?老徐你凭着那么肯定?他们是犯人,我不认为他们有能力干掉救援人员。”温泉鑫不依不饶,不过老徐的言论也的确不太靠谱。

    “不,我不是肯定他们一定会在。至于他们有没有能力干掉救援人员……别忘了,那些救援人员可不清楚囚犯的样子。如果囚犯足够聪明,他们完全可以假扮警员,然后趁救援队员松懈之时再行下手,倒时配合他们手里的家伙,想要干掉对方,不是没有可能。”

    “可就算他们真有本事干掉救援小队的人,他们也没道理留在原地吧。”

    “一开始我也这么想,但我回来查了所里看到的那处地点……”

    “咋了?”

    “我改变想法了,我认为他们是有可能在那里落脚扎根的。”

    听着老徐一句接一句胡言乱语,罗宝春觉得自己对对方的看法全然改观。

    这还是平日认识的那个老实耿直的徐仁杰嘛,这简直就是江湖卖艺的骗子啊。

    不知老徐是在说谎的温泉芯照旧正紧问道:“说了半天,老徐你说的那个汇合地点到底在哪?你讲出来给咱听听,为啥它能改变你的看法。”

    无疑,老徐的话已经勾起了众人的兴趣,大家伙都对老徐口中那“犹抱琵琶半遮面,久久未有道明的汇合地”产生了好奇。

    见得时机成熟,老徐便是不再做戏,直接道明主题:“那个地方,不在市区,从地图上看是片山林。我粗略估算了下,距离咱这儿的车程大约需要3,4个小时左右。所以我打算这次出去,先去那里确认一下情况,看看那帮混球是否还在那里。怎么样,大家有没有什么意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