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章 中埋伏了(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六章 中埋伏了(二)

    无疑,从对方的埋伏布局来看,他们显然不是第一次从事这样事情。+◆,

    老徐有些好奇这些家伙是不是常年在此蹲点守候来往幸存者。

    若真是如此,只能说这帮家伙实在太有耐心。

    毕竟,在末世,这种守株待兔的方法真的很难确保有猎物上钩。

    “你,当老子说的话是放屁吗?把那玩意给老子放下!”

    下车汉子年纪不大,耳朵右侧打着个晃眼的耳钉,一头莫西干显出他的与众不同。

    胡晓东有些犹豫的举着弓,但对方顶在罗宝春脑门的枪口,叫他实在没什么信心松开撒放。

    事实上,胡晓东距离罗宝春不过20来米,如此近的间隔,以胡晓东的能耐,射中耳钉男那是易如反掌。

    可问题就在于,射中不代表射死。

    而如果胡晓东无法做到一击毙命,那耳钉男也同样可以开枪撂倒罗宝春。

    面对这样的抉择,胡晓东略显无措,他下意识移目望向老徐,希望后者能给他些建议。

    毕竟,对付此般情况,徐仁杰那是经验丰富。

    老徐当即冲胡晓东回以颜色沉声说道:“小胡,把东西放下。”

    有了老徐的吩咐,胡晓东立刻行事,缓送弓弦,然后两手分开,以着极为轻缓速度俯身蹲下。

    待将复合弓着地后,他才开口道:“弓已经放下了,这样可以了吧?”

    “你们呢?他妈没长耳朵吗?家伙全搁地上!”

    “听他的。把手里东西全放地上。”老徐清楚,这帮家伙再次设伏主要目的是求财,所以在物资没搞到手钱。他们暂时不会动手。

    那么先行按照对方所言,稳定他们情绪,显然是最稳妥处理方法。

    当然,老徐不会就此坐以待毙,他眼下的退让不过是个幌子。

    事实上呢,自打对方出现后,老徐便是一直在打探几人情况。包括对方站位,年龄,行事风格等等。他需要综合所有来寻找逆转反攻的机会。

    或许是出于对老徐的信任,饶是性子暴躁的魏大壮此刻也未有多说废话,直接是将手里双镰丢在了地上。

    见得被俘队伍皆是听话上缴了武器,耳钉男颇为得意的扭了扭脖子。随即扬手冲着收费站内的同伙发话道:“去!看看他们车里有什么东西?”

    “好嘞!胡哥!”

    一声胡哥叫得老徐基本判断出对方队伍的实力。

    显然。耳钉男多半是面前队伍的头目,而一个以20来岁年轻毛孩作为领队的队伍,其作战实力可想而知。

    至此,老徐心下的紧张顿减了几分,逆转的底气应时上升。

    在仔细观察了几人的站位走向后,老徐终于是主动发话了:“这位老弟,可以吧枪放下,咱们谈谈吗?”

    “我去你妈的!你有什么资格跟老子谈?”耳钉男异常嚣张的瞪了老徐一眼。随后靠近江淮车,准备查看车内物资的另名黄毛一拳抡在老徐腹部。

    应时。老徐惨嚎一声,接着收捂肚子佯作痛苦之色。

    毫无疑问,老徐的种种全部是在演戏,身为一名敌后侦查兵,必要的抗击打能力他还是有的。

    尽管黄毛操使了全力,但就后者那干瘪的身子骨以,打在老徐身上,就跟蚊子瘙痒差不多,根本无法给老徐造成实质伤害。

    “ok!ok!咳咳!”痛苦的干咳两声,重新直起身子的老徐剧烈粗喘:“冷,冷静点,各,各位冷静点,我们所有东西都在车上,那,那些都给你们。如,如果不够,我,我可以在去驻地拿给你们。只,只求各位放我们条生路。”

    有意表明自己的底细,老徐非常清楚这些年轻人的心智。

    这些孩子思维尚不健全,说白了就是时下最为典型的“脑残”代表。

    这些家伙衣食无忧,每日总想着成为世界霸主。

    现在好了,末世给他们提供了施展“抱负”的土壤。

    虽然不知道这几个二货从何获得了手中q械,但他们没脑子的事实却是无法改变。

    所以老徐这才抛出自己有驻地的言论,他要给对方一个期盼。

    他知道这帮屁孩想要什么,他们在这蹲点除了获取物资,更重要是满足他们虐人抢劫的快感。

    是的,末世之下,就是有一种以打劫,杀戮为快的人类。

    而眼下这批心智不成熟的屁孩则是最有可能发展成这样的人。

    果然,在听了老徐话语后,为首的那个所谓胡哥面色陡然变化。

    他先是杨了杨眉毛,然后举枪朝老徐点了点,继而以着命令口吻吩咐道:“你小子给老子过来!”

    屁大点年纪却称呼老徐为“小子”,但从这点就足以看出耳钉男的狂妄及没大没小。

    可是不知老徐底细的他,此般做法无疑是在给自己掘墓。

    老徐正愁没机会靠近耳钉男,眼下后者招呼自己,老徐那绝对是求之不得。

    当即没有任何犹豫快步朝耳钉男靠了过去,靠近同时还不忘继续显摆自己的家底:“老弟,咱们都是人类,时下只要你能放了咱们,我家里的米面粮食全都可以给你。你看怎么样?”

    听完老徐的话,耳钉男笑了:“你是他们的头儿?”

    老徐俯首肯定:“算是吧,我说话还管点用。”

    “好,你说你想拿物资救你们的命……那你能拿多少呢?”耳钉男微眯着眼睛,唇角浮现贪婪笑容。

    老徐想也不想,海口回道:“我们驻地在一家粮仓里面,里面大米,面粉非常充足,老弟若是愿意,我就拿那些换我们的命。”

    “呵呵,是吗?有那么多粮食储备你们还跑出来做什么?你当老子傻吗?”声音陡然爆喝,耳钉男手里q械径直抵在老徐脑门之上。

    “哎哎哎,老,老弟,别,别别……你,你冷静,千万冷静,咱,咱咱有话好好说,你,你问的问题,其,其实……我,我们那只是粮食不缺,但,但过日子你知道,光,光有吃,喝还是不够的呀。这,这大冷天,粮仓温度低,所,所以我们这次就打算来外面高些油料回去发电。我,我说的是真的,我,我可以发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