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章 老徐的转变(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九章 老徐的转变(二)

    将适才说辞重新与众人说道一遍,闻言的幸存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皆是露出丝诧异之色。

    无疑,他们心下想法与胡晓东如出一辙。

    他们是在不明白老徐为什么要趟这泼浑水。

    要知道,就算此次任务是以搞物资为目的,也没必要用这种方法啊。

    虽然在街上搜寻会遭遇丧尸,但显然要不与人正面冲突好上许多。

    毕竟,丧尸是无脑的,它们再怎么厉害也仅是体现在力量和耐力方面。

    可人就不同了,人是有会动脑的,要不也就不会有上兵伐谋的古语了。

    老徐当然看出了众人的质疑,但他这回心意已决。

    “兄弟们,从末世爆发以来,各位想来都经历过被人乒抢劫的事情。不,应该说,咱们这一路基本都是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没错,做人不能丧失本性。但末世里,适者生存,强者为尊!咱们可以不去欺负别人,不去打别人主意。可别人欺负到咱头上,咱们难道就一直这么怂,这么任命下去吗?玉环体育馆的惨叫想来各位都没忘记,我徐仁杰对不起那些惨死的百姓,也对不起我的兄弟,所以我不想类似的事情再上演。我不否认我做这个决定带有私心,一来,我是想去他们◇,..那搞物资。二来,这些混蛋留在世上只会祸害别人!”

    老徐这席话说的相当动容,落在众幸存者耳里也是感同身受。

    是的。他们每个人都经历过这样那样因人而起的惨境,有的失去物资。有的妻离子散,更有甚者险些是老命都丢了。

    这在末世初期。没啥经验,倒也罢了。

    但是现在,他们一群人在末世已然是成长了许多,饶是似王强,唐小权这样的曾经宅男,眼下都已成长为真正的男人。

    他们早已不是早先可以任人鱼肉的软蛋,他们队伍人才齐备,能人出众。

    但即便如此,依然在屡次与匪众对峙中处于下风。

    究其原因。老徐私下想过,就是太过被动。

    每次都是被动防守,被动出击,从未想过与人正面冲突。

    而这样的决策导致老徐失去了偌大体育馆,失去了别墅驻地。

    然,现在,他不想重蹈覆辙。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老徐此次出征调查罗宝春那货匪众下落正是他领导思路上的转变。

    他不打算继续保守防御。他要主动出击,只要发现任何潜在敌人,那不管对方是否与己方有冲突。

    总之,先下手为强。他要把危险浇灭在萌芽之中。

    听完老徐的解释,众幸存者们心绪也在发生改变。

    尤其是老徐适才的几句反问,更是叫他们各自深省。

    待得片刻安静。最终唐小权率先表态:“我同意老徐决定,古语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我们今天放过他们,保不齐下次出来就会遭他们毒手。到时候他们会放过我们吗?”

    “没错!他娘的,老子受够被人骑在头上的日子。这些家伙都不是啥好鸟,端了他们也算为社会造福!”魏大壮虽然和丧尸仇怨颇深,但过去几个月的逃难生活也是叫他感到憋屈。

    华表和雷瞳就更不消说了,军人出生的他们从不畏惧战斗,更何况命令出自老徐之口,他们更加不会有什么异议。

    本着多数服从少数原则,至此老徐的提议已然是顺利通过。

    “可是有个问题,咱们去他们驻地,用不着这么多人领路,带个头头就成,其他人怎么办?”胡晓东俯首同时,还是提出了疑问。

    魏大壮虎眸一扬:“还能咋办,这帮混蛋留着就他娘是个祸害,他们今天能害咱,明个儿就能抢别人。依我的意思,一不做,二不休,宰了他们!”

    魏大壮的话显然有些暴虐,要知道幸存者团队求生至今,所杀之人基本是异变丧尸。而眼下论及杀却是人涉及到伦理道德。

    老徐,雷瞳,华表,这些军人权且不说,毕竟他们本职工作就是杀人。

    可胡晓东,王强,唐小权等人不同,他们只是普通百姓,尽管末世逼迫,做了许多超出常理的事情。

    但无论怎样,也为曾杀过人。

    老徐没有符合魏大壮的言语,他招过雷瞳,华表随即吩咐:“除了那个耳钉,其它人你俩进去处理下。”

    处理一词,老徐格外重音。

    和老徐行动许久的雷瞳,华表当即明白老徐意思。

    不止雷,华,饶是胡晓东等人也知晓老徐这是下了杀手令。

    之所以不明言,主要是不想给他们负担罢了。

    雷瞳,华表对此没啥异议,几个混混早就被他们五花大绑。

    见雷,华二人过来,皆是一脸畏惧样。

    “你,你,还有你,起来!”面如虎煞,雷瞳手指连点,继而低声喝令。

    由于不清楚面前男人要干什么,黄毛打着胆子问了句:“你,你,那,那个……叫我们进去干啥啊?”

    雷瞳没有回复半个字眼,直接抬脚抡在黄毛身上。

    拳头永远是最好的降服手段,雷瞳这脚轰出,剩下还愈开口的混混立马识趣闭嘴。

    紧接一个接着一个老实搀扶而起,继而齐齐朝向收费站行去。

    目送混混离开,老徐这才继续道:“王强,小唐你们过去收集油料,小胡,你盯着周围,小罗发动车子。咱们马上出发。”

    交待完毕,老徐瞄了眼还在远处地上诚惶诚恐的耳钉男:“喂,你们过来这里应该有车吧,车子呢?停哪儿了?”

    考虑到接下来行程及任务,老徐急切需要车辆补给。

    而耳钉男一行6人驱车来到此油站蹲点,想来车子不会太差。

    眼下的耳钉男那绝对是唯老徐的话是瞻,他指了指收费站:“车,车我给停后面了。”

    老徐望向收费站方向,随即唤过唐小权:“盯着他,我去后面看看。”

    “当心点!”唐小权适时提醒。

    老徐闻言点点头,接着将适才从耳钉男手里缴获的54掏了出来,退出弹夹,确认了下内里弹药数量。

    罢了重新插入,并且拉动枪栓,继而迈步朝收费站后方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