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十章 打劫打劫者(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十章 打劫打劫者(一)

    正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尽管己方团队已经完全控制了场上局面;尽管耳钉男表明他那边余下人手都在驻地;尽管周遭看起来皆很平静。火然??? ?文w?

    但危机往往就隐藏在危机中,老徐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提着枪,持着刀,老徐及其小心的摸到建筑后方。

    待到地点时,他没有着急现身,而是倚在转角墙壁先行探头朝内窥探。

    果然,诚如耳钉男适才所言,内里的确听着一辆黑色货车。

    只是其上被涂抹的诸如“die”,“骷髅”图案的涂鸦实在叫老徐感到厌恶。

    不用想,这些解释出于外面耳钉男一伙年轻人之手,受国外文化熏陶,在加上放纵乖张性格,让他们在末世还有闲心做这些无聊事情。

    待确认车体那边没甚危险异样后,老徐这才探身继续向前。

    然后以极快度排查完后厢及驾驶室。

    安全!

    预想中的危机并未出现,不过很可惜的是,货车车厢同样是空无一物。

    看来想要顺道搞些物资的想法是落空了,但好在车子本身还能利用。

    毕竟,幸存者小队此次外出任务之一,就是来搞能用车子。

    蹬车,动,老徐兀自驾车驶出了角落。

    与此同时,收费站内的雷瞳,华表也刚好完成了“解决”任务。

    至于解决办法非常简单,雷瞳,华表甚至连武器都没使用,但是靠着一双手臂便是轻松搞定了4个混混。

    1分钟后,重新汇集一处的行动小队成员,各自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非常遗憾,此地油站的油库依然没什么油料。

    这也难怪。作为耳钉男一伙长期蹲点的地点,里面要是还有存货那才奇怪呢。

    不过好在,眼下他们还有驻地,若是一切顺利。老徐相信在那儿肯定会有所收获。

    “雷子把那货捆好押过来!”

    “是!”领命的雷瞳麻溜行事,没多大会功夫,便是将耳钉男给五花大绑捆了过来。

    被押到近前的耳钉男面色惶恐,哪里还有之前的嚣张也蛮横?

    虽然他不清楚眼前这伙人把自己那帮兄弟怎么了,但从目前情况来看。估计是凶多吉少。

    “现在这样,罗老弟,雷瞳,华表,你们三个坐那辆新车。小胡,小唐,强子你们随我坐老车。大家抓紧把东西放车上,咱们现在立刻出。”

    “连长,那这小子呢?”雷瞳指了指手里耳钉男。

    老徐瞄了眼耳钉男,淡漠应道:“他跟我走!”

    交待完毕。众人按照老徐分配各自蹬车。

    前车自然是由老徐领头,他将负责押解耳钉男,在头前引路。

    后车由罗宝春驾驶,车里雷瞳,华表随时待命应急。

    这是相当合理的分配,上车后的老徐未了避免耳钉男途中使坏,又是用麻绳给他梆在了车座上。

    如此,就算对方想动坏心思,也绝迹没那个能耐。除非他有本事似人家逃脱大师那般从乱七八糟的绳绑中脱身。

    “该怎么做不用我多说了吧?车上老实点,到地点提前和我说。路上除非我问你,否则不要出声音,否则……”一掀衣襟,老徐露出内里黑漆的枪把。

    见状。耳钉男忙不迭的脱口应道:“明,明白,我,我会照你说的做。”

    “很好!记住只有合作你才有机会活下来!”

    此时的耳钉男真是连肠子都毁清了,他实在没想到面前这批人竟然真是道上同类。

    是的!耳钉男现在确实是把老徐一行人当做了和他们相同的劫匪。

    没办法,谁叫老徐的种种行为都和劫匪无二。

    况且。就事论事,老徐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的确是要清缴这伙混混。

    搁着旁人显然会觉得这档子事有些不可思议,一队普通幸存者竟然跑去劫掠真正匪徒。

    但别忘了,老徐,雷瞳,华表这些家伙过去干什么的?

    简而言之,其实就两个字:杀人!而且还是合法杀人!为了民族大义,国家安全杀人!

    所以老徐做这些决定,根本没什么好奇怪的。

    他只不过是想透了一些事情,过去,他觉着没必要用自己的能力去危及旁人安全。

    但事实证明,这种保守做法,根本无法保护周遭的家人。

    所以在历经数字劫难后,老徐终于决定用平时所学干些或许不太上得了台面的事情。

    扫平这伙混混,就是他的第一仗。

    耳钉男此刻已是没了半点抵抗意识,全身被牢牢绑缚的他,除了适时点出具体车行方向,其它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下。

    至于说腿部被刀捅的创伤,他更加是咬牙坚持,生怕哼唧一声,就会遭到无妄之灾。

    “那,那个,快,快到地儿了。”好似蚊子哼哼,或许是因为老徐总是肃然着脸庞,耳钉男说话声音那是愈变小。

    “还有多远?”

    “大,大大,大概1公里的样子。”

    闻言,心里有数的老徐拿出手台向众弟兄通报了相关情况。

    罢了,继续驱车前行5oo米左右。

    待在路边找了处合适地点停罢,招呼雷瞳,胡晓东下车。

    情况不明,先行排查,这是身为侦查兵的基本形式法则。

    而排查不能人多,否则就会暴露。

    所以老徐便是挑了雷瞳,胡晓东二人作为左右。

    当然,耳钉男肯定是要随行的。

    因为一旦出现意外,透过这家伙做戏,没准能兵不血刃的打入敌人内部。

    在交待了相关注意事项后,老徐着刀松开了耳钉男的绑缚,同时又从其身上**扯下几块破布给耳钉男尚在流血的大腿包裹了个紧实。

    老徐可不会在乎过紧的包裹是否会导致耳钉男肌肉组织坏死,于他来说,确保血液不招惹丧尸才是最为主要的。

    一番仔细包扎,在确认血水没有外渗之后,老徐这才招呼雷瞳,胡晓东朝目标地点进。

    按照耳钉男手指方向,目标地点是栋2层小楼。

    楼栋墙体结实,右侧后方是条小巷,据耳钉男介绍,他们进入屋子的入口就在那里。

    “干!你们这帮混球还真是奇葩啊!有门不走,非要翻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