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打劫打劫者(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打劫打劫者(五)

    2层楼,4间房,已经排查完3间,眼下就剩最后一间还未查探。??? ? ??.?

    为了保持接下来转移物资的安全,这最后一间房肯定是要彻底检查的。

    按照耳钉男的交待,最后的房间关押着2名女人。

    这当然没什么威胁,但谨慎的老徐还是按照常规战术安排,将耳钉男抵在了最前面。

    “开门!”

    由于之前门已被打开,耳钉男仅是轻轻一拉便是将门给拉扯开了。

    照例是一番战术搜索,不多时老徐,雷瞳就现了耳钉男口中所言的两名女子。

    女子躺在床上,一双手脚均被牢伏床头架上。

    无疑,这是耳钉男一伙预防二人自杀或逃跑用的。

    在看地上散落的面巾,纸屑,老徐不消问,都能想象出二女曾经遭受的非人凌辱。

    “啪!砰!哐!”一记重拳,老徐结结实实给耳钉男肚皮来个猴子掏心。

    这一拳下去,直接是叫耳钉男躬身驼背,嘴角歪斜,暴突的两眼就跟灯泡似的透着骇然的惊恐。

    血水不能自抑喷溅而出,接着耳钉男便是捧腹委顿在地。

    “哎哟,大,大哥,你,你别打了,我,我这不……你要我干啥,我都干啥了,你,你就绕我条活路吧。你还需要啥,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哦,不,只要你开口,我一定都帮你办。”

    生死威胁前,什么尊严意志都是狗屁。

    尤其是似面前这般混混,他们平日仗着人多,仗着手里有家伙。组团出去劫掠欺负落单或实力较弱的幸存者。

    但当遇上老徐这种牛叉人物,立马蔫的跟霜打的白菜。

    别说叫嚣,就连最基本的辩驳都不敢。

    耳钉男现在只希望眼前这位大爷能看在他提供这么些物资份上,手下留情。绕他条狗命。

    要不是待会儿耳钉男还有用处,老徐恨不能现在就把这混球放血,丢外面喂丧尸。

    畜生!活脱脱一个畜生!

    丧尸可恶吗?可恶!但它们的所做所为却非自愿!它们只是病毒的感染者,论道底,它们也是病人。它们本身没有错,真要说起来,只能是时下医学不够达,没有特效药能够救治这些可怜的活死人。

    可似耳钉男这样的混球就不同了,他们身为人类,却做着猪狗都不如的事情。

    可以想象,楼上那些库存的物资,定然是染满了其它幸存者的血。

    所以,你这个时候问老徐丧尸和耳钉男一伙他更恨谁。

    老徐绝对会毫不犹豫告诉你:他恨耳钉男一伙!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他有魂。

    倘若一个人失守他的魂。那他只会沦为活动的畜生。

    耳钉男他们显然已经丢弃了身为人类的魂,他们将自己的魂交给了**的恶魔。

    而对于这些恶魔,老徐在历尽数次劫数后,终于是想明白了一个道理。

    忍让,躲避解决不了问题,既然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法律道德,那么就让他这个曾经的国家卫士来行使裁决的权力吧。

    没错!老徐已是下决心要浇灭这伙恶徒。

    而过往岁月,但凡被尖刀连盯上的目标,从未有过活口。

    不过在此之前……

    看了看躺在床上,面若死灰的二女。老徐重重叹了口气,随即给雷瞳扬手下令:“雷子,去给她们把绳子解开。”

    领命的雷瞳行到二女所躺床边,对于雷瞳的到来。二女压根没有半点反应。

    她们就那么挺直的躺着,双瞳之中瞧不出任何神采,不知道的怕是会误认为她们是两具死尸。

    取出刀,雷瞳小心替两名女子割开腕上的束缚带。

    耳钉男一伙绑缚的很紧,为了避免伤及二女胳膊,雷瞳切割破费了翻功夫。

    待得全部切割完毕。雷瞳能够清楚看到二人被缚腕上的红色勒痕。

    不过雷瞳明白,相较于这**上的痛苦,心里上的折磨才是最叫人绝望的。

    老徐缓步上前,二女看上去至多18,9岁,正值年少花开季节,她们本因在学堂享受人生最为灿烂的时刻。

    但是不曾想,却是沦为一群禽兽的泄yv玩物。

    “你们不要害怕,我们不是坏人。”以着极尽温柔的言语,老徐一改适才的肃杀,祥和好似邻家大哥。

    见得老徐这般模样,耳钉男傻了。

    这他妈什么情况!这男的还真他娘会玩变脸啊!搁老子面前跟个老虎样,在那几个**面前装犊子呢!!

    只可惜老徐的温柔并未换来任何回复,女人两眼直勾勾盯着老徐,眸中却是瞧不见任何生气。

    这是决死的眼神,老徐对这种眼神委实太过熟悉了。

    过往在敌后战区,他见过太多太多这般对生活失去念想的眼神。

    回国之后,每每想起,都不禁是叫他唏嘘不已。

    望着女人呆滞的目光,老徐心底那股怒火便是更甚几分。

    但考虑到接下来的大事儿,他还是攒紧拳头按捺下了把耳钉男给宰了的冲动。

    “她们衣服呢?”咬着牙,老徐竭力压抑心头怒火,可字里行间所透的杀戮之气还是令耳钉男感受到了来自地狱的冰寒。

    他微楞了两秒,赶紧四下找寻,可找了半天也没瞅见一件衣服。

    是啊,这屋里怎么可能会有衣服,女人的衣服早在她们被俘第一天,就被耳钉男这帮畜生给撕扯成了碎片。

    你妈!眼见着没有一件衣服可用,耳钉男真的是晃了,他墨迹半天,最后无奈,只能吞吐着结巴道:“那,那个,大,大哥,她,她们平时都睡床上,所,所以我们没,没给她们安排多余衣服。”

    这叫人话吗!?

    老徐终于是忍耐不住,跃步给耳钉男面颊再添一拳。

    “砰!”伴着一声惨嚎,耳钉男仅存的门牙彻底脱落。

    “大,大哥,楼,楼下估计有衣服,我,我去楼下给你拿吧。”

    抬脚又是踹了耳钉男一下,老徐转脸行到卧室旁的五斗橱前,随手来开厨门,果然内里整齐摆放这一排衣服。

    这是住家,既然是住家里面衣服肯定不会少。

    幸运的是,这间屋子不是宅男所住的单身房,老徐找到了几件女生式样的衣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