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打劫打劫者(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打劫打劫者(八)

    “说简单点,具体步骤怎样。”唐小权上前一步,他可没老徐那般轻松,在他心下,依然是觉着耳钉男的口述不太靠谱,他必须提防后者心存把戏。

    “这个步骤没啥,他们给咱一个网址,我当时登录注册了个号,完了靠着号按照正常发送软件方式就可以进行文字传输。”

    “是吗?那你就试试吧。”

    “老徐!?”听得老徐同意了耳钉男的做法,唐小权扭脸杨眉,面露担忧之色。

    老徐当然知晓唐小权心中想法,他抬手拍了拍对方肩膀,笑着说道:“放心吧,这小子惜命的很,你就是给他个胆,他现在也不敢乱来。”

    “是是,这位大哥说的是,你,你们尽管放心,我,我绝对绝对不会乱来。”见缝插针,开玩笑,难得老徐替自己说话,耳钉男岂会错过这得之不易的保命机会。

    “你废话什么!有让你说话吗?”老徐飞脚怂了耳钉男一下,继而厉声令道:“按照你刚说的给你外面人联系,还是那句话,别耍花样,不然后果你懂的。”

    无用老徐额外提醒,耳钉男自已深刻领教了他的暴行。

    将手机搁在掌中,耳钉男找到短信图标。

    然后双手飞动,快速输入一排文字6∽,..。

    罢了,停下回身把手机递到老徐面前,略显忐忑征询:“大,大哥,短信内容我,我写好了,你。你看一下,行不行?要是行我就发。不行,你说哪里需要改。我马上改。”

    估计耳钉男这辈子都没这么老实过,徐仁杰瞅着耳钉男手里屏幕端详一番后,点头确认可以发送。

    “等一下!你刚不是说发送这信息需要登录注册号吗?可你并没登录,这个怎么解释?”由于心下始终有丝芥蒂,所以唐小权格外关注耳钉男的动作。

    透过适才他对耳钉男操作手机的过程,他注意到后者是直接打开短信,根本没有任何所谓登录网站操作。

    听着唐小权的话,耳钉男脑中也是有股无名怒火,他看出来面前年轻人似乎是有意找自己麻烦。

    因为自打他进入后。已是不止一次跟自己呛声。

    为此,他都不知道挨了老徐几下拳脚。

    不过碍于目前局势,他只能是将满肚气恼搁在肚里。

    “没,没,那个……不是要登录,是,是我刚没说清楚,这,这只是第一次登录需要注册。后面按照正常手法短信流程就可以了。”

    唐小权还是不太信任耳钉男的话,可老徐根本不待他进一步发问,直接了当下达指示:“发吧,就按这个内容发。”

    有了老徐指令。耳钉男不再理会唐小权。

    他不傻,他看出对面一伙老徐说的算。

    再加上之前老徐给他心里留下的阴影,耳钉男自然为老徐的话是瞻。

    敲入同伙手机号码。耳钉男点下了发送键。

    随着屏幕短暂停顿,一则标注“发送成功”的系统提示文字出现在幸存者眼前。

    “发出去了。大哥。”

    老徐点点头,他看到了手机上的文字。

    而唐小权也终于是如释重负的轻吐了口气。要知道就刚耳钉男动手那一下子,他的心几乎是提到了嗓子眼。

    他就怕自己忧虑的事情发生,但老天似乎是格外垂青他,预想的惨剧并未出现,耳钉男没有撒谎。

    “大哥,现在就等我那边弟兄回复了。”

    老徐未去搭理耳钉男,因为就在这个节骨眼,雷瞳从外走了进来。

    “怎么样,她们的情况……”

    “唉!”从未这么郁闷过,雷瞳还是第一次没能妥善完成老徐交待任务。

    “怎么了?”老徐见得雷瞳沮丧模样,心里大致推断出了一二。

    “对不起连长,我,我……哎,她们都不说话,我是在没法跟她们沟通。”

    对于雷瞳的遭遇老徐并不感到奇怪,他拍拍自个儿兄弟肩膀:“没事儿,我知道了,你辛苦了。”

    说话功夫,耳钉男支支吾吾打断道:“大,大哥,这,这有回复了。”

    “哦?上面怎么说?”

    “他们问我怎么搞的,怎么会被丧尸攻击,还有弟兄怎么样。”

    “地点呢?”

    “这个……”老徐联系目的就是为了要知道自己这边人在哪儿,而自己呢,说了半点,却是没有点题。

    望着手机上三个排比问句,耳钉男真想冲到己方队伍那边好好数落下那边队员。

    他妈的,他们这种回复方式,不是摆明叫他难堪吗。

    “这个,大哥,呵呵,他,他们没回答,我,我这就给他要求!”

    “等等!”抬手制止了耳钉男进一步操作动作,老徐仔细回忆了下耳钉男刚才的话语。

    “手机拿来!”话音落下,老徐直接是探手夺过耳钉男这掌中手机。

    拿到后,着目朝屏幕一看,果然如耳钉男所言,上面是三句由怎么组成的排比,并且没有提及余下混混下落。

    平淡无奇的文字,从内容看似乎没什么问题。

    但老徐细细一琢磨,却是觉着不太对劲。

    显然,以耳钉男的地位,若是对方是他的下属,理应使用理解性文字。

    特别是在末世这种情形下,人的自我意识膨胀,年轻人更加注意权力地位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但眼下手机短信回复的内容明显很强势,三个以“怎么”引导的反问排比,质问意思浓烈,这明显是老大才会使用的字眼。

    想到这儿,老徐微眯起眼睛:“看来你不是队里的老大啊?”

    此言一出,耳钉男身影不由一震,整个人就好似被点了穴道般僵定在原地。

    “这,那,我……”身为道上混混一员,耳钉男非常清楚地位这东西的重要性。

    他适才一直没有表明,也是担心对方知道他的实际位置,弃他不用。

    所以当下的耳钉男那是竭力辩解:“大,大哥,你,这个……其实我在对了说话是算数的,你不是要他们位置吗,我,我这就给你弄到。”

    探手伸向老徐掌心,耳钉男急切想要讨回手机,反转局势。

    可老徐却是将手朝后一撤,面色如距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