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你有胆吗(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你有胆吗(三)

    男人竭力的反抗叫得众人吃了一惊,不过很快他便是为自己的举动付出了代价。

    瘦高个儿抬脚照着男人****飞起一脚,挣扎起身的男人还未站稳立马是被这记飞脚踹了个结实。

    瘦高个儿虽然样子消瘦,但脚上力道倒是不小,加上踢的刚好是男人****,后者登时胸口一闷,仰面栽倒在地上。

    然而他的惨境还未结束,他这边刚倒,那些个混混马上围拢上去。

    一时间,拳打脚踹,男人被群殴的毫无还手之力,混混们肆意发泄着他们适才因为惊吓而生气的怒火。

    望着混混们的暴行,雷瞳双眸紧蹙,一双拳头攒的紧紧。

    身为一名军人,眼见着手无缚鸡之力平民被暴打,他委实有些难以接受。

    而比之雷瞳更为激动的是那个15,6岁孩童,自打男人被踢倒那一刻,他便在奋力挣扎,意图用自己娇小身躯去护卫男人。

    只可惜他小小年纪怎能是超哥的对手,后者只用一拳便是立刻叫他失去了战斗力。

    “行了!”拖长音调,超哥抬手叫停手下的动作,随后将手里男孩交到旁侧混混手里。

    然后提步行到男人跟前,啐了口吐沫后,撂起男人头发,将之生拉硬跩了起来。

    此刻的男人满脸血污,浑身上下染满了肮脏的鞋印。

    超哥打量了番半死的男人,接着抬头望向老徐:“看到没,废物就是这个下场!末世还想着保护他人?傻子!”

    着力放下男人脑袋。超哥重新站起身子:“好了,把枪举起来。对准这小孩脑袋,扣动扳机。杀了他。你就能加入我们!”

    何等奇葩的考核方式,饶是老徐料到超哥给枪是叫他杀人,但他还是没想到他所给出的目标,竟然是个小孩儿。

    畜生!真是活脱脱的畜生!你们怎么能狠下心做这种事情!

    老徐头一回觉着自己手里q械这般称重。要知道过往q与他而言那就是朋友,是战友。

    它的q曾在无数次生死险境救过他的命,老徐也用q完成了很多祖国交于的重任。

    他虽然不敢枉称自己过往所杀之人都是恶人,但他却是从未q杀过小孩儿。

    可是眼下超哥给他的选择无疑是明确的,尽管对方没有明说,但从对方眼神透露的异样凶光来看。老徐知道,此时他若是不遵从超哥意思,击杀小孩儿。

    那么超哥一定会就地处决他和雷子。

    不止如此,男人和小孩最终肯定也难逃死亡。

    难得真要杀了小孩保全性命?这是一个相当难抉择的问题。

    按照常理,末世之下,杀个人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末世道德法律体系已经崩塌,你就算杀人也不会有警察上门抓你。

    何况,这还关乎你的生死。

    俗语不是说的好,好似不如赖活着。与其自己死,显然别人死更来的容易。

    但问题是,即便没有法律约束,即便没有警察抓捕。杀小孩儿这档子事儿本身就不是容易做的事情。

    不说别的,首先心里的道德这关你就得跃过。

    当然,对于杀过很多人。见过许多血的老徐来说,这些心里障碍根本不存在。

    但他还是犹豫了。为什么?

    一来,老徐不可能杀平民。

    二来。老徐也不认为超哥会放心到把一把q交到他手上。

    换而言之,以老徐多年行走刀尖的判断,手里的手枪应该是没有子弹。

    超哥不过是以此来试探己方的底细。

    倘若老徐杀了小孩儿,那么啥都好说,因为只要老徐动手,超哥至少可以证实老徐和他们是一路货色。

    而加入老徐是别有所图,他只要朝超哥射击,那无弹的手q立马回暴露他的底细。

    所以综上,超哥这看似简单的试炼,其间内涵的把戏不可谓不高明。

    那么于老徐而言,既然他推断如此,那最为正确的做法,就是遵照超哥指示q击少年。

    只是万一判断失误,q里有子弹呢?

    短短十数秒功夫,老徐的脑海不断在冒险开q还是出声拒绝两者徘徊。

    “哼哼,怎么?下不了手?还是说你后悔了?”

    超哥的话讲老徐从混乱中拉回现实,他看了看超哥,又看了看面前小孩。

    最终他举起了手里枪械,同时给旁侧雷瞳递了个眼神。

    雷瞳常年和老徐在外任务,二人间的默契非常人能比,他们对彼此的特点相当熟悉,大到一个动作,小到一个眼神,他们都能会意对方意思。

    透过老徐眼神里的肃然,雷瞳直到自己的这位连长是打算动手了。

    虽然他不认为这是明智之举,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们除了硬来,似乎也没其它办法可行了。

    斜眼瞄了旁侧瘦高个一眼,后者正持枪倚在墙边,雷瞳有信心在老徐发起攻击信号时,第一时间撂倒瘦高个儿。

    但如此一来,想要确保孩子安全显然就会成个问题。

    毕竟,敌人数量在己方之上,加之后堂面积不是太大。敌人手里握着的刀具很容易发挥作用。

    他们只要随便挥砍,就极有可能伤到孩子。

    而这显然不是雷瞳想要看到的情况,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任务之中很多时候都不能给你完美的行事条件。

    所以常年深入敌后的雷瞳,老徐等人皆是明白一个道理,一个行动任务最终成功与否,除了要看你有没有缜密的行动计划,良好的执行力,而且还有一点也非常重要,那就是运气。

    是的,战斗本身就是一场运气的搏杀。要不也不会有“天时地利人和”这样的古语出现。

    为了让一切看起来更为逼真,老徐故作紧张的颤抖双手,那架势缓抬的手臂就跟打了百字似的晃荡个不停。

    超哥见得老徐窝囊模样,撇嘴嬉笑道:“妈的,是你杀他,又不是他杀你,你慌个毛啊!就这点胆色也想跟我们混?爷们点,对准他脑袋,扣动扳机,解决他!!”

    略带鼓动的话语,好似地上少年不是人类而是一个可以任由他们宰割的畜生。

    听着超哥这席混账话,老徐心底的火气蹭蹭燃烧,他身为军人的尊严正在一点点点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