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章 你有胆吗(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三十章 你有胆吗(八)

    “妈的!楼上两****的老子看你们还能往哪儿跑,等老子追上你们,非拔了你们的皮!”

    “砰!”

    哥话音刚落便闻身后一记爆响传来,回眸望去,他不由是愕然大惊!

    “大,大哥,是丧尸!丧尸上来了!”比之哥的愕然,后面手下恐惧的快要尿裤子了。??? ?.??`

    “妈的!怕什么!”反手抽出一记大嘴巴子,叫喝的混混被哥扇打的眼冒金心。

    “几只丧尸而已,杀了不就得了,有啥好慌的?当你手里家伙是玩具啊。你!你!你们两个,给我在这守着,听好,务必给我封死楼道,明白没?”

    抬手指了最下面两个手下,哥随即提起刀枪:“其它人给我继续追,你妈的,今天老子非的干了楼上那俩货不可。”

    疯了!这货绝对疯了!被点名的手下心如死灰,心道是这玩意你叫我们怎么守?拿命守吗?你他妈想死你自个儿死去啊,凭啥拿咱命开玩笑?

    那些未被点名,却要随哥上楼混混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他们暂时逃过一劫,但楼下一旦被堵,他们还是得被堵死在这居民楼你。

    “大哥!现在咱追上去估计就跑不了了,依我看要不这样,咱先撤,让丧尸上去解决他们。”

    事关生死,一个混混斗胆出声谏言,只可惜他的提议刚一出口,便是得到了哥的一顿拳脚。

    “你说什么?跑!?他妈,你见过我胡什么时候跑过?老子自打在道上混,就只有我追人,没有人叫我跑的!你现在叫我跑,你他妈找死啊!”

    抬手举起手q,哥作诗就要扣动扳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楼底突然传来一阵急促脚步,细听之下还能听到连续的粗吼。

    “奔跑者!妈呀!奔跑者来了,快跑啊!”

    顾不得哥是不是拿枪威胁,在绝对死亡压迫下。混混心里哪里还有什么主次之分,眼下再没什么能比逃命更为重要的事儿了。

    哥只觉身子一颤,随即便见手下混混一个个跟失了魂似的撒丫子朝上跑。

    他本来还准备威控制住局面,不曾想。手下刚刚离去,“奔跑者”便是以着迅捷度朝他跑来。

    雌黄的牙齿,腐烂的面庞,尤其面上那对空洞眼神,瞧的哥不禁是抖了个激灵。

    一时间啥报仇。啥面子全都抛到了脑后,哥本能举起砍刀抡空朝扑将上来的“奔跑者”怒砸而下。

    “噗!”

    居高零下,加上“奔跑者”无脑的冲击,哥这一刀没有出现失误,异常准确的劈砍在了畜生的脑门中央。

    只是未及哥回神兴奋自己的壮举,连串比之刚才更为激烈的脚步声紧接从楼下传出。

    恐惧!没有来的恐惧自脚底直冲脑顶!

    哥眼下哪里还有半点上去找场子念头,丧尸的迫近令他狂热头脑立马清醒了过来。

    我他妈这是在干嘛!?我他妈这是在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

    是啊!胡的确是把自己逼上了死路。

    适才他如果能听手下半句提议,何至沦落到这般田地。

    现在好了,就算他真的追上老徐,雷瞳。并顺利将二人解决,可他自己也得被丧尸报销分食在这居民楼内。

    想到这儿,胡有些后怕,有些悔恨,而更多的是对楼上徐,雷二人的气恼。

    要不是他们二人出现,他怎么会被搞到这个局面。

    恶人总是喜欢把责任推脱到无辜人身上。而好人通常会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

    雷瞳,与老徐继续朝楼上攀爬,楼下搞出的动静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俩,必须赶紧找处躲藏地点。

    否则。不管是被哥一伙,亦或是无脑丧尸追上,下场都是不容乐观的。

    可今天老天爷似乎是有心考验老徐,雷瞳二人。因为他们又上两层结果依旧。

    “该死!”望着面前大门紧闭的防盗门,雷瞳懊丧的一拳砸在门板之上,登时沉闷响声在楼栋内回荡。

    “开啊!开啊!你他妈倒是给老子开开啊!”由于没有必要工具,雷瞳不甘心的扯着门把用力晃拉。

    可硬实的防盗门好似一尊插地的门神,自你雷瞳如何折腾,它就是纹丝不动。

    “走了!雷子。赶紧走了!”老徐此刻也是有些着急,一道上来没找着可入的房子,这无疑是令他们的局势愈危险。

    要知道若是再在上面找不着躲避之所,那他们可真就退无可退,被逼绝路了。

    对此,老徐本人倒是并不怎么太过畏惧,雷瞳亦是如此。

    毕竟他们都是在刀尖上滚打的人,什么危机局面他们没见过,没经历过。

    不说别的,就他们二人身上的伤痕,好些处都是死亡的象征。

    所以对他们来说,死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情,若是非要论出个不同,那估计也就是早晚问题了。

    可眼下老徐的心境却是大为不同,别忘了目前在这楼栋可不止他和雷瞳两人,在他怀里那还抱着个少年呢。

    对于这个少年,老徐之前是立过誓言的,他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这孩子性命。

    但事世总是不能遂人意,接连生的事情已经让老徐无法掌控眼前局势。

    倒是少年显得颇为淡定,他丝毫没有露出任何因为死亡迫近而有的恐惧,相反老徐甚至从少年眸中读出了些许幸灾乐祸的神采。

    没错!老徐确定少年在高兴己方“落魄”境地。

    在一联想之前少年种种反应,老徐推断对方估摸着还是把自己当成了坏人。

    所以少年这是期盼己方死在丧尸之手,如此便变相报了他心下仇怨。

    哎!无奈!老徐真的感到一丝无奈!

    倘若今天己方就真这么死了,那还真是窝囊到极致。

    是啊!被自己搏命相救的人诅咒,这种死法能不叫人沮丧吗?

    不过时下还未到最后一步,楼栋还有最后一层没有上去。

    那是老徐,雷瞳最后的希望,只要那里有一个住家房门打开,他们就有生的可能。

    闻言的雷瞳松开手里把手,返身继续朝上行去。

    待得雷瞳离开,老徐也是起身紧随其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