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暂避风头(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暂避风头(一)

    透过探望,老徐瞅见远处两车停放方式。∈↗,

    货车横挡在江淮车跟前,见到这幕,心思活络的徐仁杰立马是推测出个大概。

    他估摸队伍肯定出现了分歧,而事件双方多半是华表和唐小权。

    这的确是个棘手问题,老徐可不希望远处队员因为自己被困起争执。

    先不说己方还指着他们救援。

    单是自乱阵脚这点,就是兵家大忌。

    可眼下他身处丧尸围困的8层建筑楼顶,正所谓鞭长莫及,饶是老徐有心制止队员的莽行,也实在是有心无力。

    “怎么连长?下面情况?”雷瞳见得老徐半天没有动静,不由担心问道。

    闻言的老徐摇了摇脑袋,甩去混杂在脑的杂乱想法,他扭转过身,轻叹口气:“不是太好,底下被畜生堵死了,咱一时半会儿怕是出不去了。”

    “那小胡他们呢?有啥动作吗?”

    又是叹了口气,老徐耸耸肩膀:“哎,我就头疼这事儿,你知道华子在车上,他的性格,肯定想方设法要过来救我,可现在情况,队伍过来就是送死,别说他们几个,就是把驻地人都拉过来,也不够底下畜生撒牙缝!”

    老徐的忧虑,雷瞳感同身受,莫讲华表,倘若今天换做是他在外面,也绝对会和华表心情一样,急急如热锅蚂蚁,管他刀山油锅也要冲来救援。

    “连长,那边事儿咱现在没法插手,关键还是得想法离开这啊!”

    看了眼天色。昏沉的乌云不合时宜的愈聚愈多,眼瞅着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老徐点点头:“没错!咱首要任务先是稳定下来。至于其它容后再看。”

    立足根本。方涂后路。

    老徐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他在听了雷瞳谏言后。马上调转思路。

    “雷子你去这周边搜罗搜罗,看能找到啥有用东西。我去把那小房清理一下。”

    “那……他呢?”雷瞳有些苦恼的指了指怀里少年,说实话,就这小半会儿功夫,他已经被怀里“祖宗”给折腾的要死要活。

    老徐瞅瞅少年,在看看雷瞳苦涩模样,寻思了一会儿。

    反正这8层楼顶,四下封堵严实,大门也被铁链牢牢锁烤。量他少年也弄不出啥幺蛾子。

    于是,老徐移目对向桀骜少年,稍显严肃道:“我知道你对我们有敌意,我也知道男人的情况你很担忧。但是我想告诉你,我们不是坏人,我带你出来只是为了救你,至于那个男人,当时的情况,我们只能在你和他之间二选一。而且我相信如果男人知道我的心思,肯定也会同意我的选择。现在,你,我。他,不论你愿不愿意,咱三儿都得待在一起。如果你真的担心那个男人。那就和我们活下去,因为只有活着你才有机会去寻找那个男人!因为只有活着。才对得起那个男人为你做出的牺牲。当然,你心里若是想找我和他报仇。也必须先活下来才有资本不是吗?”

    话说道这份上,老徐也算是尽了全力。

    他可谓是把所有能想到的理由托辞全都给使上了。

    说完,老徐便是招呼雷瞳离开,至于少年如何抉择,老徐决定交给少年自己。

    毕竟,在彻底脱逃前,他们三个诚如他自己所说那样,是不可避免得生活在一起的。

    在如此紧迫情势下,老徐没功夫也没能力照顾少年情绪。

    他需要少年像个男人样成长起来,即便后者不做对团队有利的事儿,但最起码别扯团队后腿。

    天台上显然少有人来,常年缺少打扫,修理,使得地上瓷砖大都溃烂碎裂。

    当然,这些多余老徐并没啥影响,他径直走向中央处的小屋,抬手轻推木门。

    没有进入,为了防止内藏尸身,老徐推门后,立马快速朝后退了两步。

    然后静待2分钟有余,直待内里没有任何其它异动,方才挺身行了进去。

    借着屋外透射的光亮,老徐能够清楚窥视房内一切。

    房子不大,面积大约9平米的样子。

    由于许久未开屋门,所以内里不可避免透着一股浓烈霉潮味儿。

    一把拖把,一张木椅,还有一堆不知年月的垃圾塑料,这些就是屋内所有。

    老徐取过拖把打算将屋里垃圾全部清除,因为据他估计这座小屋未来多半就是他们的暂时居住地。

    毕竟,时下隆冬时节,到了夜间温度骤降。

    而看头顶云彩,老徐预测不消多久,一场暴风雨就会杀到。

    倒是,若没有个遮风避雨地方,那被淋朝在弄个感冒,可就真是雪上加霜了。

    只可惜,老天似乎是有意要和老徐作对似的,这不,老徐刚提起拖把在地上划拉一下,脆弱的把根便是断成了两截。

    望着地上应为腐烂而碎裂的拖把根部,老徐也是难得的露出了丝笑容。

    啥叫苦中作乐?这就叫!

    也罢,既然老天不给面子,老徐便是终止了清扫行动。

    反正这屋子只要有顶有墙,能遮风避雨就成。

    至于其它,总是比老徐过往在山野丛林那些恶劣环境强多了。

    开小差功夫,雷瞳不期从后走进。

    老徐闻言,扭过身,平淡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收获没?”

    “呐,就这些了。”探过手,雷瞳将自己的“战利品”一一展示。

    “两根木棍,一个泛着油污的空罐色拉油桶,几段细铁丝,还有一些没了成晒的碎布以及碎裂不成样子的泡沫饭盒。”

    无疑,这些都是垃圾。不过对于侦察兵出生的老徐,雷瞳而言,这些搁旁人眼里被视作垃圾的玩意儿,到他们手里却是可以变废为宝,重获价值。

    “待会儿应该会下雨,把油桶口割了,放外面接水,其它先放屋里。”

    领命的雷瞳麻溜将油桶割裂,这般做法是为了更好的接水。

    罢了,老徐接过虎牙,开始着手修正适才拗断的拖把。

    既然拖把已经不能做清扫用,且把头碎裂。

    那他索性将之打磨成更加实用的武器。

    在老徐一番消割后,一把手工打造的长矛应运而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