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暂避风头(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暂避风头(三)

    “不过现在雨太大,等雨停了,我下去探探,要是合适,咱想把法把他弄进去。”

    雷瞳,老徐都是军人出身,爬高上低自是没啥问题。

    麻烦就在于救助少年,老徐总不能把孩子丢楼顶,自个儿和雷瞳去楼下“享受生活”吧。

    有了期盼,等待便不再那般煎熬。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老徐心情转变缘故,那看似没着没落的瓢泼大雨在肆虐了20分钟左右,终于是止住了坠势,遮天的乌云也渐渐散去,银色弯月露出了真容。

    行动!老徐是个麻溜的人,他不喜欢拖拉。这不,雨势刚停,他立马行出屋子。

    “连长,这个……带上吧。”抽出虎牙,雷瞳将之递送了过去。

    考虑到眼下已经有了长矛做底,老徐便没推脱,接过咬在嘴中,以便需要用时,方便拿取。

    由于天色已经黑沉,老徐并不担心楼底丧尸发现自己。

    他唯一要做的就是确认墙体周遭没有“攀爬者”。

    小心探头至墙垣之外,老徐以着最快速度瞄了一圈。

    如此往复4,5次,这才彻底确认完墙壁状况。

    “怎么样?连长?”见得徐仁杰撤身,雷瞳赶紧上前一步。

    “没事,附近没有畜生。”

    老徐抬手打了个ok手势,他的话叫的雷瞳悬起的心稍稍落下了些。

    “我走以后,他就交给你了,小孩子不比大人,要是闹啥情绪,你多担待点。”拍拍雷瞳肩膀,老徐交待了两句。随即纵身跃上墙壁,麻溜摸到旁侧下水管道上。

    由于刚刚下完暴雨,所以楼栋所有部件都不可避免粘有雨水。

    这无疑给老徐的攀爬带来了很大危险,毫不客气讲没点能耐,稍有不慎就会坠落楼底,成为肉食。

    不过老徐不是一般人。他攀高上低的本事那绝对过硬。

    只是为了避免引起楼下丧尸注意,他刻意行动缓慢罢了。

    一点点向下挪移,老徐之前透过探查已经确定了行动目标。

    说来也是幸运,也不知道目标住户怎么想的,可能是觉着高楼无忧的缘故,他竟是没有入大多家庭一样安装户外防盗窗。

    而这恰恰给老徐入室解决了不少麻烦,因为事前就选定了目标,所以老徐的行动非常明确。

    在加上目标就在8层,所以他仅稍稍挪移了小会儿。便是顺利攀到了目标小屋架势在外的空调机柜上。

    末世爆发之处,正值盛夏时节,屋子的玻璃窗是打开的。

    老徐甚至连敲窗举动都未做便轻松推开纱窗,继而直捣黄龙。

    小心落在地上,老徐迅速俯下身子,同时将咬在齿间虎牙撂在手里。

    屋内相对昏暗,老徐两只眼闪烁着警惕的寒光。

    借着银月照射,老徐辨识出自己所在位置是间卧室。

    卧室当中一张双人大床。床头墙壁挂着张表了框的男女合照,其下硕大的囍字彰显这对男女多半是新婚燕尔。

    就是不知这对铜铃鸟眼下是否还“比翼双飞”。

    对旁人的死活。老徐这节骨眼是顾不上了。

    为了防止屋内有潜藏丧尸,他提着刀,猫腰缓步前行。

    搞渗透,搞暗杀,老徐绝对是个好手。

    不少国外敌对分子就是在生不知鬼不觉中毙命于他及他所带的队伍下。

    老徐每一步都极为轻便小心,他基本听不出任何他脚步落地产生的响声。

    “猫!”这是你在见识他的潜伏技巧后。唯一能想到的概括词汇。

    只是与猫温顺不同的是,眼下的老徐没有丝毫温柔的感觉,相反他周身上下皆是透着浓烈的杀意。

    行处卧室来到客厅,客厅走完又是厨房,紧接又来领间卧室。最后老徐在厕所停下了脚步。

    安全!两室一厅,老徐用了8分钟时间排查了一遍。

    待得大体检查完毕,他又不放心的就细节走了一遭。

    什么橱柜,什么床底,但凡能藏人的犄角旮旯,老徐基本都给翻了个遍。

    直待确认无误,这才如释重负吐了口气。

    不过他的事情还未完成,时下小屋虽然安全,但老徐得想办法让楼上两人下来。

    雷瞳老江湖他不用担心,问题是救助少年可不具备攀爬能力。

    所以如何能把少年弄下是老徐目前需要考虑且解决的事情。

    对此,老徐似乎早有想法,他搞定排查工作,未有停留直奔适才卧室行去。

    老徐的思路很简单,既然少年没能力自己爬下,那就由他们帮他下来。

    掀开穿上薄被,老徐目标是其下的被单。

    他操着虎牙,麻溜将床单撕扯成数份。

    然后两两捻成一股,接着再将捻好的股绳再捻一遍。这般做法好处,是为了保证床绳的牢靠。

    待得制作完毕,老徐着力拉拉每段,以检查是否有断裂迹象。

    罢了,将之团成圈状,挂在身上。

    什么也没带,老徐就挂着这幅床绳重新回到窗前。

    然后一番折腾,又是返回了楼顶之上。

    对于老徐的回归,雷瞳并未表现出太多讶异。

    因为他十分清楚自己连长的实力,那家伙可是每年都在全军大比武上摘得桂冠。

    所以眼前事情对老徐来说,那根本都不叫个事儿。

    “怎么样?连长,下面情况如何?”

    时下最重要问题无疑就是雷瞳口里这席问话,楼底住宅将直接关系他们的命运。

    老徐当然知道雷瞳的忧虑,所以也没耽搁,直截了当给出三个字:“没问题。”

    说完,他放下身上床绳。

    “连长,这是……”自打老徐上来,雷瞳便是见得对方身上的家伙。

    他清楚那玩意是用来攀爬用的,可雷瞳不认为自己有需要用那东西必要。

    “待会儿给孩子绑这上面,咱们把他弄下去。”

    “哦,”恍悟的点点头,雷瞳这才想起自己这边还有个未成年少年。

    根据老徐的方案,他们将会把绳子一端梆在少年身上,另一端则有雷瞳在顶上操控。

    然后老徐先行下去,双方以接力形式一点点把少年垂降到窗口。

    这过程少年可能会因为绑缚感到些许不适,但只要操作得当,他顺利进入住宅没有任何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