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楼底查房 (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十九章 楼底查房 (四)

    不带任何犹豫的将门猛地带上,胡王唐三人皆是各倚墙角兀自平复着心底的惊乱。

    “出什么事儿了?”手提着高尔夫球杆,吴超慌慌张张地从过道转角处飞奔而下,巴掌大的塑脸之上擎满了紧张。

    似乎是为了回复他的疑问,那扇刚刚闭死的大门忽然发出了连串的剧烈撞击声。

    “md,这狗屁屋子连着外面的门面房,里面窝了tm一堆丧尸,刚才要不是哥几个闪的快,现在怕是就得成了那帮畜生的下酒菜了!“心有余悸地骂咧着,王强粗喘的气息令其说话都显费劲。

    “好了!这里不是闲聊的地儿,有啥事情,咱回屋再说!"胡晓东适时地打断了二人的对话,同时眼眸警惕地朝楼外瞅了一眼,待确定其间没什么“活物”异动的迹象后,赶忙是招呼众人上楼,以免再生祸端。

    在历经了刚才的一番生死洗礼后,王强此刻也没啥心思搁这楼底多待,当即便是长矛一提,拍拍吴超的肩膀,行上了楼去。

    只不过刚刚待他们行到楼道转角的地方,唐小权略带迟疑的声音却是突兀地响了起来:“那个,胡哥稍微等一下!”

    兀自抬眉瞟了眼凿立于墙壁上的窗眼,唐小权扶肘沉吟了一会儿,继而猛地侧过身子,冲着队列最前排的吴超,出声吩咐道:“小吴,麻烦你去楼上搬个椅子下来,我要用它看看外面的情况!”

    微微一愣,吴超下意识的“啊”了一声,刚待询问对方详情,却闻身侧王强抢先一步揶揄道:“我说我的好哥们啊,你他娘的没鸟事看外面做啥?你y是不是还嫌给那帮畜生折腾的不够啊!”

    面对着王强话锋带刺的嘲讽,唐小权只能是无奈的苦笑。

    他为什么要登高一望?还不是为了给团队找条退路嘛!

    而从刚才所遇到的突发状况来看,已是很好的证明了《生存法则》所提到的条例: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所以提前做好规划与准备,为自己拟定合适的退路是你能否长久存活的关键。

    抬臂打断了王强地戏谑,胡晓东示意后者务要多言。

    虽然他也尚不清楚眼前年轻人究竟想要干什么,但内在的直觉告诉他,对方一定不是再做无用之事。

    所以……

    迈步向前,胡晓东反手卸下了背上的箭囊,继而躬下身子,同时指了指自己的背脊,淡然的说道:“不用拿凳子耽误时间了,直接踏我的背上去看吧!”

    “胡哥~这……”唐小权略显迟疑,胡晓东的动作显然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行了!别废话了!赶紧上来吧!”再次冲着唐小权扬了扬脑袋,胡晓东一双浓眉蹙成了一团。

    见着对方这般肃然的表情,唐小权知道再继续推脱也没甚意思,所以当即不再矫情,很干脆地应了声“好”,便是果断用力,抬脚踏了上去。

    随着身形不断地立起,楼外的一切渐而收入眼底。

    眼眸之中,一条长约20米的狭长甬道夹裹在两栋小楼之间。

    甬道两头各有一扇铁门,靠右的那扇,恰好嵌在“地狱之墙”之中。

    而另一边,唐小权放眼望去,依稀可以瞧见一条笔直马路的样貌,而在马路之上数个摇曳的黑影正在烈日的照射下忽隐忽现。

    一个关乎周遭建筑的平面图纸大致在脑海中规划形成,而随着这张图纸的缮制成功,唐小权已经基本可以确定,如若危机发生时,己方可能地逃生路线。

    缓缓从胡晓东的脊背上跳跃而下,唐小权赶忙是着手弹去后者背上的鞋灰,同时开口道了声“谢谢!”

    胡晓东毫无所谓地咧嘴一笑,与他而言这些根本算不得什么,眼下他所关心的只有一件事情,那便是:“怎么样?想看的东西都看清楚了吗?”

    肯定地点点头,唐小权含笑地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毫无疑问,能够掌握己方所处的位置,团队才可就下一步的行动做出商讨。

    毕竟,此地虽然安全,但却没可能待上一辈子。

    而且在唐小权看来,只有尽快找到政府机构所主持的大型避难所,众人的安全才能得以正真意义上的得到保障。

    回到屋内,阿城依然梦境香甜,他浑然不知外面的几个哥哥刚刚经历完一场生死逃难,还险些丢掉性命。

    唐小权兀自去浴室冲了冷水澡,继而再次换上了一套凉爽的衣服。

    待得沐浴更衣完毕后,他那适才因为过于紧张而暂时忘却的困顿感登时是袭上了心头,令得其一时之间那是哈欠连连,睡意浓浓。

    见得唐小权这般倦怠的模样,胡晓东示意他就此睡去,而其余众人也是识趣地压低了闲扯的嗓音,生怕侵扰到他。

    这一觉唐小权睡的很沉,连日的奔劳已是将他折腾到了极限。

    作为团队中的一员,他不仅历经了与其他人一样的生死搏杀,而且还在各种重要关头为团队的命运做出决断,这对一个刚刚步出校园没多久的年轻人而言,其生理与心理的付出可想而知。

    临近中午,唐小权才从绵绵的鼾声中逐渐醒来,饱饱的一觉叫他如获新生般容光焕发。

    王强撅着屁股,用力地撬开面前的一盒午餐罐头,继而一脸坏笑的回过脸来:“你y终于醒啦,去,把爪子洗洗准备吃饭,顺便看看你强哥是咋做饭的!”

    没好气的白了对方一眼,单是看着那满桌的饭菜唐小权便可得知,对方这是在就着昨日那锅“清汤寡水”做文章呢。

    只不过做文章归做文章,但这满桌的饭菜未免也太过败家了吧!

    不行!待会吃饭的时候,必须就粮食的供给分配再与众人做下强调。

    开玩笑,眼下己方手头的物资虽然较之以往丰富了不少,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

    况且如果众人每餐都似这般毫无节制的消耗,那……

    眉头微微皱起,唐小权可以在别的问题上与自己的兄弟嘻嘻哈哈,退让不管,但在这关乎整个团队前途命运的原则问题上,他是绝迹不会让步半分的。

    毕竟,物资是大家拿命拼来的,不论你是谁,都没有权利如此肆意的进行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