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九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鉴于街道丧尸已在之前打扫荡中被己方队员清理赶紧,所以眼下华表行动并不用担心有畜生袭扰。▲∴,

    他径直行到侧门跟前,拨开门口锁具,然后推开条宽缝,随即迅速窜出。

    “不愧是侦查兵出身,这身手……没话说啊!”

    胡晓东的话同样是引起唐小权共鸣,虽然他们皆不是第一次见尖刀连战士施展本领,但每每见到还是忍不住由衷佩服。

    尤其是胡晓东,同为常年健身人士,他对自身要求那也是非常严格的,可在遇见老徐一行人后,胡晓东一经对比,那当真是相形见绌。

    出了屋的华表借助车体掩护,迅速消失在夜幕之下。

    胡晓东就这么短短走神功夫,便是立马失去了华表踪迹。

    猫着腰,华表一点点朝目标靠近。

    为了不大打草惊蛇,他特意绕路,打算行到目标后方,然后从后给目标一个“惊喜”。

    目标显然没有发觉影藏在黑暗角落窥视的眼睛,他手里持着把长刀,从步伐看,不是太稳,一瘸一拐模样,似是受了什么重创。

    目标的行走不便给华表绕后提供了便利,他依靠掩体掩护以及夜色遮挡正以着肉眼可见速度朝目标后方摸去。

    待到合适地点,华表停下脚步,然后径直朝前扑了过去。

    消无声息,望着华表不断逼近目标身影,胡晓东和唐小权皆是兀自捏了把冷汗。

    心道是,这得亏华表是自己这边人。若是搁对面,那可就……

    华表的突袭堪称完美。可就在他即将扑上,缚住目标的关键之际。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一路病央,拖着步子瘸拐未觉的目标人物竟然在怀抱将要得手的时候,突然反转身子,那时机把握端的是恰到好处,就跟后脑勺装了定位雷达般。

    早一秒,怀表可能还未上手;晚一秒,他估计就被缚住。

    不止如此,目标返身同时,手里长刀也是顺势劈出。

    望着那着力砍来的森寒刀刃。华表多年行走刀尖锤炼出的过硬反应这一刻起到了救命作用。

    他前倾身形本能朝侧旁一闪,待目标刀锋落下,惯性冲前空挡,果决反手一记手刀落下。

    不曾想,手刀刚刚落在目标后颈部,目标便是脚底一软,无力瘫倒在地。

    “我去!怎么会这样!”华表自认下手很轻,毕竟他也急需想透过目标了解之前祥和面馆发生的事情,所以他仅是用了2成力道。可目标也实在太不经打了,根本就是一碰即倒啊。

    望着地上似是昏厥的目标人物,华表无奈的摇摇脑袋,随即俯身卸下后者长刀。然后又仔细检查了下对方随身物品,以防止对方还有武器。

    待确认完毕,华表这才放心将目标背负在肩。

    见得华表这般动作。屋内唐小权,胡晓东皆是着力吐了口郁气。

    开玩笑。就适才目标男人转身一刀,委实是叫二人吓了一跳。

    至少在唐小权看来。若是刚才是在外是自己,那绝对被长刀活劈成两半。

    推开房门,华表径直行到屋内椅凳旁边,接着把背上目标给搁在了凳上。

    你问此人是谁?想必有读者已经猜到,没错,正是少年一直忧虑的那个男人。

    “他怎么样了?”原本是想说“你咋下手那么重呢”,但考虑到目前彼此间微妙关系,唐小权还是选择较为稳妥,不易产生误会的询问方式。

    “鬼知道,我也没想把他怎么招,他自个儿就成这样了。”华表不爽的啐了口吐沫,接着将手里长刀搁到桌上。

    “豁!这刀不错啊,要是我没看错,应该是咱老祖宗有名的唐刀吧。”

    华夏人对唐刀这个词儿都不陌生,但懂行的却没几个。

    胡晓东因为经营体育用品店,平日少不了和一些相关产业朋友有来往。

    所以对冷兵器也算颇有些了解,华表闻言肯定附和了句:“没错,那玩意就是唐刀。”

    “乖乖,华子得亏你反应快,不然刚才被劈中,那可就……”啧啧嘴巴,胡晓东面露出一丝后怕之色。

    “看他样子,一时半会也不会醒来,华表你去休息一下吧,明天搜罗你是主力,得确保精力啊。”见缝插针,唐小权适时规劝一句。

    没办法,华表眼下情绪过激,唐小权担心继续这么下去,他很可能出现问题。

    可惜华表并不打算领唐小权情谊,他直接拽过一张凳子,撂屁股坐了上去,随即剑眉一横,淡漠道:“不用了,你们累就先去休息吧,我没事儿。”

    华表确实没事儿,莫说一天不睡,你就是叫他一个礼拜不正常睡眠,于华表而言,也不是啥大问题。

    这是一个侦察兵必备素质,他所处的环境和常年执行任务要求,注定他必须做到这些。

    见得华表执意,唐小权便也不再坚持。

    索性扯过凳子,与胡晓东一起继续陪华表“大眼望小眼。”

    男人显然是脱力了,望着他身上满是血污的衣服,唐小权能够想象出过去几个小时他经历了什么。

    当时,借助望远镜观测,唐小权那是亲眼见到男人怒劈瘦高个儿场景,也恰是因为此让他没有做出给男人绑缚决定。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况且唐小权还指着男人给他详述祥和面馆发生的事情。

    所以必要的示好是非常需要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屋内气氛变得愈发诡异。

    试想一下,深更半夜,三个男人,守着个满身血污男子目不转睛,这“动人”一幕委实是会叫人浮想联翩。

    就这么,在三名“基友”热切注视半个小时后,昏迷许久的男人终于是蠕动了一下。

    “你醒了啊。”唐小权踱步上前,随口轻语一句。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刚刚靠近男人,男人便是突然从凳上窜起,那灵活架势根本不似个昏迷人应有动作。

    就这么,唐小权在毫无防备下,被男人扣住了手脚。

    随即男人目标落在了搁于桌上的那把唐刀。

    “抱歉,这个东西你暂时不能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