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章 男人哑巴-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五十章 男人哑巴

    华表反应端的是极快,他人一步,在对面男人动手之前,抢先夺下了搁在桌上的唐刀。√∟,

    “大哥,你冷静点,我们不是坏人,对你没有敌意。刚才外面只是想请你进来谈谈,你没必要这么紧张。”被缚的唐小权竭力保持镇定,只是他费心费力的安慰之言,听起来委实是有些太过苍白了。

    啥叫对你没敌意?啥叫就是想请你进来谈谈?

    你见过有谁请人谈话用华表那种手段的嘛?

    所以男人暴走也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呃,呃,啊啊!”

    嘴中发出难以辨识的哼唧,男人抬手指着华表,胡晓东,眼神透出的凶光清楚的告诫二人莫要轻举妄动。

    “兄弟,有事儿好说话,你把他放了我来做你人质。”华表听不懂男人哼唧什么,但他确信自己的话对方肯定能听懂。

    “不,不不,我们谁也没必要做人质,兄弟,肯定你不清楚,其实我们就是之前你在祥和面馆遇见两新去兄弟的伙伴。这次找你来,也就是想了解下面馆里发生的情况。”胡晓东放下手里弓箭,尽可能让自己表现的和善一些。

    然而胡晓东如何能够想到,就是他的那句“祥和面馆”将事情引向了更加糟糕的局面。

    好似受了刺激般,男人突然变的狂躁,他一边嗯嗯呃呃唤叫不停,一边手舞足蹈比划着什么。

    而唐小权在男人的激烈动作下,也是极不好受。

    其面上血色愈发浓烈,显然是被男人鼓胀肌肉给勒绑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兄。兄弟,你别这样好嘛?凡事儿都好商量。有啥事情你直说,你先冷静下来。”抬着手。胡晓东不断示意男人放松。他实在太过担心唐小权状况,但碍于男人不稳的情绪,他又不敢靠前救援。

    胡晓东还言相劝,可华表却没那心思和男人废话。

    要知道他的心情一直不好,现在男人搞出这档子事儿,无疑是叫华表非常恼火。

    “喂!是爷们就别墨迹,我实话告诉你,你想走,我们不留。我带你过来。就是想问问我俩兄弟状况。但是请你先把人给我放咯!”

    华表话音落下,唐小权再次感受到男人的歇斯底里。

    这让他气短同时,也是觉察到什么,他用力将男人手臂拨开了一点,待气息稍匀,立马出声问道:“大,大哥,面馆里面你是不是和我俩兄弟起了什么冲突?那啥,那两家伙不是坏人。如果真的和你有冲突,想必应该是把你和那些混混当做一伙的了。这点我可以像你保证。”

    “咔!”几乎是能听见男人骨节爆响的声音,唐小权只觉刚刚顺畅的呼吸,又一次被大力阻隔。

    见得男人反复无常表现。华表最后的耐心被耗尽了。

    提步!冲前!没有华丽动作,华表仅是探手在男人腕间一扯,后者立马跟脱力似得向下躬身。束缚唐小权的右臂也应时松开。

    “说好的不听,非得来硬的才行吗?你说你这人怎么好赖话听不进呢?你他妈给我老实点!”

    肚里憋着股火气。华表直接反手撇过男人胳膊,将之牢牢控在自己身下。

    “呼。呼~”脱困的唐小权,捂着脖子剧烈粗喘。

    适才那一刻,他当真觉着自己要气绝身亡了。

    “呃,呀,啊,呃。”死命挣扎,可男人的动作在华表颇有技巧的擒拿下根本就是徒劳。

    缓过劲来,唐小权看了眼面色狰狞的男人,虽然不清楚男人为何听到老徐,雷子事情如此狂躁,但直觉告诉唐小权,此男并非敌人。

    “那个……华子,我没事儿,你松开他吧。”

    毕竟,还得靠男人获知面馆情况,唐小权不想和男人搞僵关系。

    “听到没,他叫我放了你。你最好给我识相点,不然再来一次,我可不会像现在这样便宜你!!”抽过椅凳,华表将男人推了过去,然后掌间用力,直接把男人压在了凳上。

    “大哥,我相信我们之间肯定有误会,你能不能先告诉我祥和面馆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有因才有果,只有摸清源头,才能消除隔阂。

    “你放心大哥,咱们沟通完毕,你随时可以走,我们绝对不拦你。”

    “呃呃,啊啊……”

    又是一阵自喉头鼓荡而出的哼唧之声,男人的独白幸存者队员照旧是搞不清楚。

    顾自相望一眼,唐小权和华表皆是露出丝无奈苦笑。

    男人这是在干什么,耍弄己方吗?还是想靠这种法子和己方周旋。

    就在唐小权兀自思量之际,华表沉声道了句:“你这家伙该不会是个哑巴吧!!”

    此言一出,唐小权慕的抬头。

    哑巴!?对啊,他是哑巴!

    遥想从开始到现在,男人发狂时的种种表现。

    唐小权觉着一个人若是真想耍弄对方,绝对不会在那般歇斯底里状态下还能那般完美不出一字。

    显然,只有不会说话的哑巴才能做到“恩呀”无误。

    想了想,唐小权从兜里取出自己常年携带的小本。

    抽出纸笔,送到男人跟前。

    “大哥,方便的话,请把想说的话写下。”

    哑巴,先天缺陷,亦或后天不幸造成。

    唐小权对于这些人并没有任何歧视之意,相反作为一名在末世求生这么久的过来人,唐小权非常佩服这些较之常人有些残缺的人。

    他们虽然身体残缺,但是心不残缺,能在这艰险末世过活下来,意志品质无意是经过磨打锤炼的。

    而唐小权由于不确定男人是否真是哑巴,所以他很委婉的仅是用了请用笔记录的字眼。

    如此既不显的唐突,也对男人抱有足够理解。

    看了眼面上纸笔,又看了看对侧唐小权,男人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抬手,取过纸笔。

    随即唰唰唰写下一行大字:“祥和面馆两个男的是你们的人?”

    见得此言,唐小权心弦一松。

    不管怎样,男人的确是和老徐,雷瞳见过面。

    更重要是,从对方此刻面色看来,似乎双方真的起过什么冲突。

    既是如此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