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七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巷道内一座2层民居,周围隔有矮墙,虽然不是很高,但防备普通步行者那是绰绰有余。 ?.??`

    胡晓东简单看了眼周遭状况,拿起手机吩咐说道:“华子,小唐,大壮,强子,你们四个陪霍哥上去探探情况。我和小罗在底下守着。”

    必要的防备还是要有的,尽管种种迹象都表明霍元凯是个好人,但这年头好人也是会使坏的。

    毕竟,幸存者这边可是有着两车皮物资,相信单是这些东西就足以叫任何一个末世求生幸存者动容。

    有华表,唐小权二人带队,胡晓东还是比较放心的。

    他相信即便霍元凯真有异心,凭着唐小权的头脑,以及华表的军事素养也绝对有逃生能力。

    得到指示的华表一行人立马从车上跳下,这厢胡晓东也打开车门,示意霍元凯:“霍哥,下面车子都有人看,我就不陪你上去了。”

    点点头,霍元凯显然没胡晓东这么多心思,他抽过长刀,马上招呼后车魏大壮一行人。

    这边!抬手朝前指了指,霍元凯先人一步当起了排头兵。

    巷子很深,七拐八绕,纵横交错,倘若没人在内领路,唐小权确定凭他这路痴尽头,绝对十之**会在里面迷路。

    这道还真是个藏匿求生的好去处。

    一来,交错的道路可以把丧尸分散开。

    二来,一旦有危险,逃跑路线也不拘一格。

    三来,当然是最重要的,寻常人很难找到这里幸存者。

    全神贯注,唐小权尽可能记录下来时路途,以便待会遇到紧急情况方便逃脱。

    一路之上,唐小权见着不少死尸横七竖八倒在地上。

    从伤口截面分析,不消说肯定是出自霍元凯之手。

    这个家伙还真是不简单啊,能把一溜巷子畜生都给解决。足可说明我的判断没错。

    思量功夫,唐小权已然是在霍元凯带领下在巷子内绕了4,5个弯儿。

    就在唐小权觉着何时是个镜头之际,一直快步行走的霍元凯突然停下了步子。

    “是不是到了?”见得霍元凯止步。华表凑身询问。

    点了点头,霍元凯没有废话,再次提步朝楼栋内走去。

    如料想一样,楼栋昏暗无光,老旧的墙面墙皮翻卷。尽管只有一个过道,但内里依然被堆的满满当当。

    在一番艰难“攀越”后,一行人总算是来到了楼栋2层。

    “咚咚,咚,咚咚。”手指有节奏的叩击在防盗门之上。

    三长两短,唐小权默默记下。

    只是这番敲击过后,预想中的门开并未出现。

    静待十来秒,霍元凯再次叩击,但是这回……

    “咚,咚。咚咚!”

    三短两长!

    霍,这霍元凯警惕性还真强,居然用了两层暗号。

    果然,在霍元凯第二次敲击结束没多久,挡在众人面前紧闭的防盗门缓缓打开了猫眼窗。

    双手连动,窗口之内一个少年模样男孩不停摆动手掌。

    随即霍元凯也是连连动作。

    一瞅这架势,唐小权立马明白,里面男孩想来也是哑巴,而他和霍元凯显然是在用手语进行沟通。

    “霍哥,你们在说什么呢?”面单笑容。唐小权上前一步来到霍元凯身旁。

    当然他并非真的好奇霍元凯与少年的谈话,只是他觉着对方久不开门,似乎有什么隐情。

    没有回答唐小权,霍元凯手上动作愈加快。在他加快手催促下,内里少年打开了房门。

    摊开手臂,霍元凯做了个请的手势。

    见状,唐小权略微迟疑,最终还是迈开步子行了进去。

    “你先进吧!”华表也是个老江湖,他当然不会傻不拉几在不知情下贸然进入屋内。

    虽然和霍元凯表面上称兄道弟。但华表潜意识却是始终对霍元凯保持着足够的警惕。

    让过霍元凯,待得他和少年全部进屋,华表才招呼魏大壮,王强进去。

    进去后,华表也总是有意无意靠在霍元凯身旁。

    如此,只要屋内只要有任何异动,华表便可在第一时间将之制服。

    小屋不大,是那种紧凑型住宅。

    面积最多6o平,不过内里倒是打扫的干干净净。

    就是不知是霍元凯等人的杰作,还是本身原主就是这样。

    拉过板凳,霍元凯示意众人休息。

    完了,叫过少年去准备茶水。

    鉴于不清楚双方手语动作,唐小权等一众只能干瞪眼睛,静静等待两人沟通完毕。

    只是叫幸存者队员万万没想到的是,原本看似简单的手语交谈,不知为何霍元凯突然变的焦躁了起来。

    不妙!有情况!

    霍元凯突兀的转变引起了唐小权注意,他下意识与华表对视一眼,现后者右手已然摸向口袋。

    口袋有啥,不言而喻,见得华表这个动作,唐小权悬着的心稍稍落下了些。

    他是见识过华表枪法的,所以有华表在此坐镇,唐小权相信就算待会出啥幺蛾子,凭华表的实力也绝对能搞定场面。

    “霍哥,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明知故问,唐小权试探问道。

    闻言,霍元凯转过身子,在一番摸索后,将之前胡晓东交给他的纸笔给掏了出来。

    这是他唯一能与唐小权等人沟通的方式,所以……

    奋笔疾书,霍元凯手极快的在白纸上飞画。

    写完,霍元凯大手一拍,随即朝幸存者所做方向推去。

    “我昨天没有回来,两个孩子自己出去搜罗粮食,但一整宿过去了,还是没回来。”

    原来如此,难怪霍元凯会这般紧张。

    想了想,唐小权提笔写道:“霍哥,事情已经生,你先别急,你说两孩子昨天出去寻粮,那他们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下午3点样子。”

    3点……摸着下巴,唐小权若有所思。

    “他们离开时有说去哪儿搞物资嘛?”

    “这个倒没有,但两孩子都未成年,他俩不可能跑的太远,而且我走时还特别交待过,叫他们不要外出乱跑。唉……”

    写到这儿,霍元凯重重叹了口气,随即无力将笔拍在桌上。

    显然是在懊恼自己昨晚没有及时回来搞出的过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