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麻烦的大雪(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六十四章 麻烦的大雪(四)

    “喂,我确定孩子们没事儿,不用担心。”

    慕的回过脑袋,霍元凯快步朝强子奔了过去。

    不待强子反应,一把撩过对方胳膊,“呃呃啊啊”嘟囔半天。

    可王强除了上臂感到愈发酸痛之外,根本搞不清楚霍元凯想表达什么。

    “霍哥,你冷静点,这样说不清事情的。”拉开霍元凯缚紧王强的手掌,唐小权适时递过纸笔,这是他们唯一可以交流了方式,霍元凯看了一眼,面无表情接过,早早写画一排文字。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孩子没事儿?根据是什么?”

    看清白纸上文字,王强明白了对方意思。他也不答话,兀自将团在手里的另张白纸给霍元凯递了过去,随即说道:“这是刚在屋里见到的,上面东西你自己看吧。”

    霍元凯望了王强一眼,眼神闪过一抹狐疑。

    当下没有耽搁,赶紧摊开纸团,快速扫过其上内容。

    “霍叔叔,我们回来了,昨天外出搜集物资未归,一定叫你担心了吧。对不起,不过你放心,我们没事儿。我遇到了解放军叔叔,他们吧我们从危险解救出来,杀了坠我们的丧尸,还给我们吃的喝的。本来我们要在家里等你,可叔叔们还有其它任务,就让我们留下纸条告诉你们,他们会带我们去庇护所,那里安全,物资充足。下面是地址,你若是回来看到,记得要来找我们哦。”

    至于后面的地址。霍元凯就没继续详看了。

    正所谓关心则乱,霍元凯此刻的心情极为烦乱,大脑也是有些停滞的不知该如何思考。

    唐小权一直待在霍元凯身边。见得后者反应奇怪,便是小心取过其掌中纸条。

    “小唐,上面写的什么?”胡晓东不知什么时候靠了上来,华表紧随其后跟进一步。

    着目扫过纸条,看完唐小权算是明白霍元凯愕然原因,他在将纸条交给身后华表,胡晓东后。想了想上前一步拍拍霍元凯肩膀问道:“霍哥,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想请问,这字迹是出自孩子之手吗?”

    毫无疑问。纸条内容并无问题,但恰恰是这面面俱到的留言叫人生疑。

    因为孩子在文里多次强调自己安然无恙,同时暗示所谓庇护所非常安全。

    要知道虽然两少年年纪不大,但好歹都是14。5岁。就这般年纪,唐小权可不认为他们会那么在乎旁人感受,更不觉着他们会写那么多强调性废话。

    所以在唐小权眼里,文中的种种倒像是怀揣某种目的的杜撰文字。

    这也是为什么唐小权要问霍元凯,文章是否出自孩子之手原因。

    点了点头,霍元凯木纳给出肯定意见。

    见得此般情景,唐小权有些奇怪了。

    怎么会这样?还真是出自孩子之手啊!

    唐小权并不怀疑霍元凯眼力劲,毕竟后者只是哑巴。不是瞎子。

    他和孩子们求生那么久,没可能不了解他们手写文字。

    同时。唐小权也相信霍元凯不会欺骗,因为如果他有意设局,没必要此刻表现的那么“呆傻”。

    那么问题来了,霍元凯既然没说谎,文字又真出自孩子之手,孩子为什么离开?

    这些孩子既然能在文字那么诚恳表示自己安全,并叫霍元凯莫要着急,还特别嘱咐后者来所谓庇护所。

    这恰恰说明他们与霍元凯感情颇好。

    既是如此,孩子们会因为一些摸不着的“美好”,以及少许糖衣炮弹就跟着“解放军”叔叔走吗?

    孩子不可能那么没良心!难道他们是被逼迫的?

    不是没这种可能,但挟制孩子的人目的何在?

    吸纳?没必要,至少换唐小权不会干这种蠢事儿。

    与其吸纳两个没啥战力的孩子,他更愿意将有限物资填饱自己肚子。

    留下服侍?这大末世的活着已然不易,要孩子服侍吃饱了撑的。

    除非劫持人有特殊癖好,比如虐tong,比如收集癖。

    思绪越飘越远,就在唐小权兀自分析之时,胡晓东很是看开的劝了句:“霍哥啊,不管怎么说,你既然确定字是出自孩子之手,那至少说明他们还活着。不是嘛?”

    “就是啊,这结果比找不到没消息不强多了嘛。”华表适时接茬。

    然而事实,谁都清楚,此时的情况还真不容乐观。

    至少在那所谓庇护所落实之前,谁都不能保证孩子没落入魔窟。

    “都怪我,我要是没离开,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或许是胸中苦闷难耐,呆立了片晌的霍元凯提笔写下这席自责之言。

    “霍哥,坐!”这个时候人是很脆弱的,唐小权适时拉过椅凳扶着霍元凯坐下。

    首要任务是平复霍元凯心情,唐小权可不希望后者这暴雨前夕折腾出啥事儿来。

    “小罗,拿凭水来。”

    “哦,”赶紧卸下物资背包,罗宝春麻溜摸出**农夫山泉,接着晃荡步伐将之递上。

    “霍哥,先喝点水吧。”拧开盖子,唐小权送到霍元凯跟前。

    只是后者此刻显然没有进水意思,当下抬手挡开,蹙眉摇了摇脑袋。

    屋内气氛陡然变的凝重,霍元凯的低落焦躁正如同屋外骤变天气叫的幸存者队员心绪不宁。

    “霍哥啊,这档子事儿咱还得从长计议,最一万步不说,这上面不是有个地址嘛。大不了倒时咱去一趟,你没必要这个样子。”

    华表的话说的相当坦诚,不过落在唐小权耳里却是……

    去那庇护所?或许日后己方团队回去,但绝不会是为了两个孩子。

    毕竟,如果这是个陷阱,而孩子也确实在这个陷阱内,那倒时你是帮着救还是不帮着救?

    显然,无论哪种都不符合利益所需。

    而仅是单纯探查就不同了,因为不管是否是陷阱,对于已经有了庇护所的幸存者团队而言,发现情况不对,大抵不去招惹不就得了。反之,纸条留言不虚,团队还可酌情考虑是否加入大部队庇护之中。

    可华表心直口快已是把话道出,唐小权此时若是唱反调拒绝,那可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