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麻烦的大雪(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六十五章 麻烦的大雪(五)

    搁着以往唐小权可能还会动动心思,可眼下霍元凯好歹是他救命恩人,这个节骨眼要是再耍滑头,委实是不太尽人意。

    所以权衡左右,唐小权想了个折中办法。

    啥办法?拖!!

    “霍哥,华子说的没错,这事儿你烦心也没用,该发生总会发生,但孩子咱现在有线索,比之前没头没脑满大街瞎逛要强上不少。我看这样吧,等吧你儿子救出后,咱们在筹措物资去这个地方和孩子们碰头。你看如何啊?”

    要把雷瞳,老徐救出少说得有个把天,到时时间久了,再给霍云凯找些事儿做,保不齐就能把这档子事儿给晃过去。

    毕竟,2个孩子只是霍元凯学生,唐小权觉着只要叫霍氏父子安稳住下,对方极有可能忘掉救助事宜。

    还真别说,也不知道是唐小权提及儿子起了作用,还是霍元凯真和孩子们感情不深。

    在长叹口气后,霍元凯终于是点头应下了众人的提议。

    见得霍元凯俯首,唐小权也是心弦一松。

    为了避免对方再行多虑,唐小权赶紧岔开话题:“那个,大壮哥,麻烦生火,今天咱们收获不小,绕点米饭,弄点小菜,完了喝点酒暖暖身,呵呵,不知道霍哥酒量如何,倒是咱们多喝几杯。”

    说话同时,唐小权不忘给旁边胡晓东努了努嘴巴。

    胡晓东多聪明的人,怎会看不出唐小权意思?

    当下附和:“恩,是啊。搞点酒压压惊,咱们几个都喝点啊。”

    想要靠着喝酒来放倒霍元凯。唐小权想法奇葩,但这是他唯一能想到办法。

    应景的天气似乎也是听到楼内幸存者安排。罗宝春立在窗口朝外探望,不曾想徐徐雪花凌空飘落。

    一见这情况,罗宝春回头叫了句:“艾玛,下雪了啊。”

    “哦?”闻言的胡晓东等人齐齐回头,随即先后聚到窗前。

    “还真是下雪了啊?”

    “呃,希望别太大,不然路面积雪那就麻烦了。”

    “看着样子应该不会,估计就是飘飘雪片,一会就会放晴。”

    华表没太上心的摆摆手。接着便是朝厨房行去,打算给在内生火的魏大壮搭把手。

    “哎,老赵啊,这天再这么下下去,我担心老徐他们不好开车呀!”

    就在外出小队为晚饭张罗之际,远在驻地的温泉鑫正满心忧虑的和老赵等人唠着磕。

    老赵没有答话,起身行到门前,屋外漫天大雪将整个视野染成了白色。

    自打外出小队离开没多久,一场史无前例的暴雪莅临了村落。

    原本老赵也和华表适才推断一样。觉着雪花顶多飘上一会就会停止。

    不曾想几个小时获取,雪水非但没有减缓迹象,反而是愈下愈大。

    现在整个村落都被厚雪堆积,其间老赵也曾组织过数次铲雪行动。但缺少工具的大门,在和大自然的角逐中最终落败。

    眼下,不仅扫雪工作暂停。饶是理应开展的砌墙行动也不得不半途终止。

    望着户外路面过膝深的积雪,老赵知道老徐他们暂时是没法回来了。

    “没事儿的。老徐他们那么多人,回不来在外找个地方也能兑付。倒是咱们这里。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我看这雪一时半会不会停。那啥尉泱啊,这几天物资供应减半,在老徐他们送回补给前,咱们都省着点用。另外,一会小温你们跟我出去,咱们得把房顶堆积的积雪铲除,防止顶梁承受不住塌了。”

    这绝对不是老赵危言耸听,更不是他说不吉利话。

    作为一个建工系出身的教授,他比在场任何人都有资格对目前局势做出点评。

    无疑,村落房子都是自建房,队伍来时,这里就已经荒废许久。

    饶是幸存者对破损建筑进行了加固改造,但治标不治本,底子不好,再怎么修整也是白搭。

    你说平日靠着这些房子遮个风避个雨倒也没啥大碍,但碰上恶劣天气,譬如这不期而遇的漫天暴雪,那可就……

    “成,赵叔!我这就跟超子取工具。”言罢,温泉鑫就要动作。

    老赵赶紧回过身叫停对方:“不着急,一会儿就开饭了,等吃过饭再说吧。”

    提到吃饭,老赵的面色便是愈发肃然。

    毕竟,屋顶雪多了,还可利用工具清除,可物资没了,老赵可没能力变出。

    老徐离开,可是把家里十几口子托付给他,但现在好了,大雪封门,老徐那边肯定是回不来,他呢,也没法带人出去搞物资。

    长久下去,粮食补给还真会成大问题。

    只希望老天开眼,尽快停了这场大雪。

    虔诚的心下祈祷,老赵没的选择。

    “来来,霍哥,满上,这第一杯酒呢,咱哥几个一起敬你,末世之下,相逢相会不容易,我先干为净啊!”为了放倒霍元凯,唐小权那是真拼了,说话功夫便是一仰而净。

    见得唐小权这般豪爽,霍元凯纵使心绪再乱,也不好推辞,只能是硬着头皮干下了此杯。

    唐小权酒量,胡晓东等人都清楚。

    他虽谈不上一杯倒,但确实不是啥喝酒料子。

    所以在其开了个头后,胡晓东,魏大壮这些个酒篓子立马跟进。

    只是三五杯下肚,霍元凯压根没有半点酒醉势头。

    没办法,废城过夜,安全还是守卫的。

    继续这样比拼下去,最后只能斗个“两败巨伤”。

    唐小权可不希望回头紧急情况发生,自家兄弟全都晕头八脑躺床不起。

    若真是那样,可真就弄巧成拙了。

    “啊呀,看这外面天气势头不太对啊。”有点上头的罗宝春行到窗口,稍稍掀开些许帘布,好让冷风拂进醒醒脑子。

    不曾想外面原本细小雪花俨然变成了瓢泼大雪,饶是此刻夜晚时分,麻密白雪依然将城市印染的透亮。

    本来也没太在意罗宝春的话语,可瞥眼只那么一瞧,华表蹭的从坐上站了起来。

    好家伙,他这一动作,本来还在吃菜的胡晓东,唐小权等人也是陆续起身。

    待众人再次齐聚窗口,早前舒坦的神情登时全无,取而代之的是肃穆与凝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