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麻烦的大雪(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六十九章 麻烦的大雪(九)

    有礼有力有节,唐小权此番言论从根本打消了众人对物资补给的担忧。¤,

    而这恰恰是胡晓东最为担心的事情,所以此事儿一经解决,他那悬着的心立马松了一半。

    至于老徐,雷瞳那头,一则对方补给足够一个月;二则,凭二人求生能力,胡晓东相信对方足够应对各种危机。

    所以这次不待华表出言反驳,胡晓东先行给出赞成意见:“恩,小唐,真别说,你这么一解释倒还真有几分道理。咱们确实没必要太过着急驻地物资补给。以家里存活,省着点用,一个星期还是能撑下来的。这样你就和华表一起去吧。宗旨嘛就六个字:不求快,但求稳。”

    说完,胡晓东没完安抚华表几句:“华子,小唐呢体能上肯定不能和你比,路上你们互相协调下,你也别太着急赶路,刚也说了,家里还能撑上一阵,几十公里路3天时间你们肯定能到,所以该休息就休息,没必要赶的太急。”

    “有道理!有道理!”魏大壮性子耿直,他不会占边,谁说的让他信服,他便附和谁。

    时下,显然唐小权的解释更叫他信服,所以没有二话,他也是同意年轻人随行请求。

    鉴于时间紧迫,华表没工夫继续和唐小权争辩,既然众人对后者同行没意义,他也懒得再行多说。

    “行吧!那就咱两一道。走!收拾东西去!”

    接下来几分钟时间,众人开始替二人装备物资。

    考虑到携带量以及饱食度问题,幸存者们尽量装配卡路里高,容易填饱肚子物资。

    譬如方便面,压缩饼干,巧克力等物。

    待得两包物资打包完毕。华表又提过一便携帐篷。

    原本他独行是不打算带这沉重家伙徒增麻烦的。

    但唐小权跟着,他铁定对方走不了多远体力就会跟不上。

    而在雪地休息,尤其是夜间,没个遮风避雪地方,靠着唐小权那点能耐,绝对挨不过夜晚。

    所以为了确保唐小权活着走完全程。华表只能牺牲体力,多带一顶帐篷。

    “喂!华子,你带这么两大包东西受的住吗?”

    华表没有回答,他背负试了试,感觉还算ok,这才耸肩回道:“没问题,比我们部队负重拉练轻多了,就是小唐估计受罪。”

    苦笑!被人这般轻看唐小权也是有些无奈。

    但无奈归无奈,他的身子骨确实不能和华表相比。

    准备就绪。胡晓东将二人武器给递送过来,想了想郑重说道:“你们这一走,很可能就会和咱们失了联络。不管怎样,务必注意安全。如果情况不对就退回来,千万不要勉强,明白吗?”

    “放心吧胡哥,我们会注意的,倒是你们可得守好这些物资。”

    不论唐小权。华表再怎么努力,倒地驻地一帮人性命还得靠这4车皮物资过活。

    胡晓东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当下用力点了点头。

    告别众人,华表领着唐小权开始了万里长征第一步。

    二人一前一后缓缓向前移动,不多时两人身影便是消失在胡晓东眸前。

    待得雪花彻底遮掩二人身形,他才回身下令道:“将车圈成圈,咱们就地扎营!!”

    由于少了华表这个驾驶员,所以4成停放还着实废了胡晓东等人一番功夫。

    而与胡晓东这边停车麻烦想必。唐小权那边也是被大雪折腾的要生要死。

    仅仅行出500米左右,唐小权便是开始后悔自己决定。

    雪路行进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困难,抛开积雪阻碍不谈,单是冰冷的温度就叫唐小权冻的眉宇结冰,嘴唇发紫。

    因为是乘车出行。所以唐小权他们并未装备专门的防雪护目镜。

    华表倒还ok,可唐小权就苦了去了。

    一脚深一脚浅的踏在雪地,唐小权从未似现在这般觉着走路如此艰难。

    他几乎每一步都得卯足力气前进,没办法,谁叫积雪过膝。

    说的好听点,他在走路。

    说的难听,他那就是在拔萝卜。

    不过说过的话,就是泼出的水,即便再难也得把他咽下。

    况且,这一切之根本都是为了尉泱,唐小权只能咬牙坚持。

    华表一手提着帐篷袋,一手持着竹棍在地上戳倒。

    这么做是为了防止雪水下面藏有丧尸。

    因为就目前幸存者手头掌握情报来看,还没有事实证明丧尸在无氧环境下不能过活。

    所以保险起见,华表每进一步,都会事先着棍在积雪里四下戳倒几下,确认没有异物后,方才落脚入地。

    如此,不可避免又是降低了行径速度,不过鉴于唐小权那慢如乌龟的步伐,华表开路的耽搁全然可以忽略。

    “你怎么样啊?不行就开口,不要勉强!”虽然也是料到唐小权“不中用”,可后者弱到这个地步也是着实出乎华表意料。

    满打满算,唐小权心知己方才走不到3公里,距离目标地点还差“十万八千”。

    就内心而言,唐小权很小找地儿休息,可想想出发时的坚决,他又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毕竟,若是没他当拖油**,华表怕是走就走出老远了。

    “没事儿!华子,我还行,咱们继续吧。”

    摇了摇头,华表轻叹口气,本来打算劝说一下,但想想被困在废城的徐仁杰,雷瞳,他立马打消了心思。

    “好!那咱就继续,记得,不行就开口,自己兄弟没啥不好意思的!”

    反转过身,华表着力将木棍戳进雪里,继而再次开启路来。

    还真别说,华表的冷处理多少起了点效果,一路无话的唐小权虽然累如孙子,但紧跟在后的他,应时凭着毅力持续走了半个来小时。

    半个小时,吃不消的唐小权终于泄气的主动提出休息。

    随后,唐,华二人就在这走走停停节奏中一点点朝驻地挪动。

    到了2个小时样子,唐小权只觉眼前眩晕,华表瞧出后者异样,停下脚步问了句:“怎么了?要不要歇一歇?”

    唐小权喘着粗气,摇摇脑袋:“不,不用,我,我还能坚持,就,就是眼睛有点不对劲,看东西晃晃悠悠。”(未完待续。)